全文檢索
 
若欲搜尋佛法問答的內容,請至佛法問答的網頁搜尋

水月閣


閣主法師專欄

法務活動

衛視• 電台弘法時間

法海一滴


僧團共住理念

僧團影相館

沙彌教育

佛教兒童教育施行要點

通俗佈教


線上佛法問答

線上佛法開示

線上請訂影音法寶

線上請經書

線上請求師父晚課回向


線上法會牌位登記

覺性關懷——臨終照護

佛號下載

來電答鈴

世界佛教通訊

供養功德
 
【法海一滴】 天台學淨土學戒律學佛教史無量壽經會本經論選錄其他
 
 

其他試述大乘菩提心之發起 】◎釋法默

   
 

一、前言

 長久以來,不知起於何時,「發心」這個字眼便廣泛的流傳於佛教徒之間。發心辦事,發心吃素,發心印經,發心蓋廟,發心持咒念佛,乃至發心吃飯……等。似乎只要與善法相應而無傷大雅,並為大眾所接受之事,皆可因加上〝發心〞二字,而令人覺得冠冕堂皇,理由充份。因此,對於佛法中發心的真正義涵之理解,便顯得含糊而不確定。當然,佛法中論發心,有種種不同。如說發增上心,發歡喜心,發慈悲心,發信願心,發無所得心等等。而其中最常用來表示發心含義的,是指「發菩提心」而言。如《涅槃經》云:「發心畢竟二不別,如是二心先心難」,「發心已為人天師,勝出聲聞及緣覺」等是。且究竟的說,此「菩提」更是不共於二乘與權乘的菩提,唯指大乘之「無上菩提」而說的。

 「無上菩提」即指「佛果」。要想成佛,必得修大乘菩薩行,而菩提心正是大乘法的核心所在。菩提心是徹始徹終的,其內涵貫穿從菩薩初發心到成佛的一切過程。一般將發菩提心,分為「世俗」與「勝義」兩種菩提心,或者在世俗菩提心中又分「願」、「行」兩種菩提心,也有依「二道五菩提」來說明發心之轉勝的。向來東土的佛教徒(包括筆者在內),對於菩提心的理解,大多僅止於「願心 — 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層次,至於「佛道」的究竟義涵,及為何要「化度眾生」,可說是一片茫然。而不知菩提心其實可透過教理的深入認識,從而成為一種具體的修心法門。這種短暫的願心,甚不牢固,往往導至菩提心的忘失與退墮,相心追求,造種種有漏業。如《華嚴經》云:

  「忘失菩提心,修諸善法,是名魔業。」

 有鑑於此,是故撰寫本文的重點,不在於談論發心的行位,而是探討菩提心真正的內涵及其發起(指凡位而言)的機制與要素,並略述正發菩提心的觀法,俾有利於發起真正大菩提心的意樂。

  再者, 曹魏康僧鎧 所譯《無量壽經》下卷中有提到「三輩念佛往生,皆須發菩提心」之文,為了配合此文的實踐,故不得不針對個人欠缺的部份(對菩提心內涵模糊及不了發心機制)作一補足,以激起發菩提心的動機,這就是撰寫本文的目的了。 寂天 菩薩在其著作《入菩薩行論》所云:

  「詩韻吾不善,豈敢言利他?撰此為修心。循此修善故,信亦暫增長,善緣等我者,見此容獲益。」

 二、菩提心的名義

 梵語「菩提」,舊譯為「道」,新譯為「覺」。具足稱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也就是「無上正等正覺」,或「無上佛道」的意思。《大般若經》云:

  「善現言:如來常說菩提,以何義故,名為菩提?佛言:證法空義,證真如義,證實際義,證法性義,證法界義。假立名相,施設言說,能真實覺,最上勝妙,故名菩提。不可破壞,不可分別,故名菩提。」

  又羅什大師註《維摩詰經》曰:

  「菩提者,蓋是正覺無上之真智乎。」

  故知,〝菩提〞即是「覺證真實」之義。

〝心〞者,梵語〝質多〞,即是「慮知之心」(《摩訶止觀》)《述記》云:

  「此心雖妄,菩提道心,悉由此發。」

  綜上「菩提」與「心」的定義可知,所謂〝發菩提心〞,即是「發起求證無上佛果,覺證法界實相之心」的意思。

  而所謂的「法界實相」,即是「一法界大總相法門體」,本是不可以妄心而直接緣慮的。然而,卻可以透過聽聞正法、如理的作意,而緣念「最清淨法界等流似法似義而生似所取事有見意言」(《攝大乘論》),進而契入法界中道實相理體。至於緣念之法,《大乘起信論》有云:

  「若知一切法雖說,無有能說所說,雖念亦無能念可念,是名隨順。若離於念,名為得入。」

《觀無量壽佛經》亦云:

  「諸佛如來是法界身,入一切眾生心想中, …… 諸佛正Z知海從心想生。」

  因此,菩提心的修行證悟,是要在言說思念中去修觀的,決非閉口不說,抑心無念,而「妄想取一空」的。又《大般若經》云:

  「善現白佛,初發菩提心菩薩何所思惟?佛言:琤翰銆岸@切相智。」

  這說明了初發心菩薩,不應只停留在上求下化的願心(事)層次,而應對一切法之實相(理)智做思惟觀察,方能契入菩提覺體。至於如何是「一切法之實相智」,將於下一章節探討。


三、菩提心的心體

  此一章節的獨立提出,乃因若對菩提心的理解,若僅只是事相上的上求下化,則見理不深,或能適合信行人的修持。然對於凡事追根究底,重於思惟的法行人來說,這是不夠的,甚且不能引發生起真正菩提心的意樂的。如《發菩提心經論》卷下云:

  「若人發菩提心,以有所得故,於無量阿僧祇劫,修集慈悲喜捨、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當知是人不離生死,不向菩提。何以故?有所得心 …… 終不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若人發菩提心,應當觀察是心空相。」

  為了這個緣故,實有必要對菩提心的真正、究竟內涵做一較深入之理解的。

  菩提心的心體,若依《起信論》來判攝,古來大德或就「真如門」邊說是以「真心」為自體,或就「生滅門」邊說是以「信、精進、正念、正定、正慧」五根為自體。「真心」是約果位菩提心的「真實平等」說的,而「信等五」則約凡夫位菩提心的「修行增上」說的。綜合上面二種說法,菩提心的心體其實可以「眾生心」來說明。《起信論》的「一心二門」即圓滿地代表了菩提心從發心到成佛過程中的自體。

 菩提心是大乘法的核心,沒有菩提心即沒有大乘法。本論以「眾生心」為大乘的法體,如文云:

  「一切諸佛本所乘故,一切菩薩皆乘此法(指眾生心)到如來地故。」

  這與一切諸佛菩薩皆因發菩提心而成就佛道,意義相近。因此,菩提心以「眾生心」為心體,實是理所當然的了。

  論中又云:

  「所言法者,謂眾生心;是心則攝一切世間法出世間法。」

  「眾生心」能「攝一切世出世間法」,這不就是「法界」義嗎?如此說來,「眾生心」即是「法界」了。 天台宗 認為「心即法界,法界即心」,「一念即是三千,三千在一念心」,這正好說明了《起信論》所說的「眾生心」即是 台宗 所指的「法界心。」

天台宗 明「法界心」是以一念三千之不思議境心來表示的。以不思議一心三觀之智,觀一念三千不思議之境,皆是不思議之圓融三諦,最後會歸於境(三諦)智(三智)不二之中道實相。如《摩訶止觀》卷五〈觀不思議境〉云:

  「夫一心具十法界,一法界又具十法界,成百法界;一界具三十種世間(三世間與十如是相乘),百法界即具三千種世間,此三千在一念心;若無心而已,介爾有心,即具三千;亦不言一心在前,一切法在後;亦不言一切法在前,一心在後。 …… 祇心是一切法,一切法是心;故非縱非橫,非一非異。玄妙深絕,非識所識,非言所言, …… 言語道斷,心行處滅,故名不可思議境。」

  眾生介爾陰妄之心,任運琩膉T千世間,這三千世間是百法界、十如是和三世間(五蘊、眾生、國土等三)相乘的不可思議境,皆是「實相」。如《法華經》〈方便品〉云:

  「佛所成就第一希有難解之法,唯佛與佛乃能窮盡諸法實相。謂諸法如是相、如是性、如是體、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緣、如是果、如是報,如是本末究竟等。」

  是故,「十如是」皆是「實相」,一切法希皆攝入此十如是中。因此,「三千世間」與「一念」咸是實相。實相之義,玄妙深絕,難以意會,不假言宣,唯證相應。中論云:

  「空則不可說,不空不可說,空不空叵說,但以假名說。」

  實相之體,離一切相,覓之了不可得,而不可言無;即一切法,具造百界千如,而不可言有。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非過去、非現在、非未來,非青黃赤白、長短方圓,非香、非味、非觸、非法,說似一物即不中。亦不離內、外、中間乃至一切法而別有自性。非寂非照,而復寂而皕荂A照而痡I,寂照不二。不可思議,無名可擬,無法可媲,只能以「假名」勉為說之。又如《法華玄義》云:

 「實相之相,無相不相,不相無相,名為實相,此從不可破壞真實得名。此實相者,諸佛得法,故稱妙有。妙有雖不可見,諸佛能見,故稱真善妙色。實相非二邊之有,故名畢竟空。空理湛然,非一非異,故名如如。實相寂滅,故名涅槃。覺了不改,故名虛空佛性。多所含受,故名如來藏。寂照靈知,故名中實理心。不依於有,不附於無,故名中道。最上無過,故名第一義諦。」

  實相隨種種義邊,故有種種名,實則其體是一。眾生現前一念心性,即是實相,佛所證悟亦不離此。在聖不增,在凡不減,故《華嚴》云:

  「心佛與眾生,是三無差別!」

慧文 禪師依於 龍樹 菩薩所著《中論》「眾因緣生法,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亦是中道義」的偈文,建立一心三觀的觀法,智者大師則用「三番轉讀」(此不贅述)來解釋《法華經》「十如是」即是圓頓之「一心三諦三觀」的實相。因法法皆具十如故,以圓融三諦三觀歷一切法,則法法皆是不思議一心圓融三諦三觀。《摩訶止觀》卷五對此亦有詳細的說明。彼文云:

  「若解一心一切心,一切心一心,非一非一切; …… 一眾生一切眾生,一切眾生一眾生,非一非一切; …… 乃至一究竟一切究竟,一切究竟一究竟,非一非一切。遍歷一切,皆是不可思議境!」

  又云:

  「若法性無明合,有一切法陰、界、入等,即是『俗諦』;一切界、入是一法界,即是『真諦』;非一非一切,即是『中道第一義諦』。如是遍歷一切法,無非不思議三諦。」

以上歷諸妙境,結成圓融三諦。《止觀》又云:

  「若一法一切法,即是因緣所生法,是為假名,假觀也;若一切法一法,我說即是空,『空觀』也;若非一非一切者,即是『中道觀』。一空一切空,無假中而不空,總空觀也;一假一切假,無空中而不假,總假觀也;一中一切中,無空假而不中,總中觀也;即中論所說不可思議一心三觀;歷一切法亦如是。」

  以上結成三觀。

三觀是能觀之智,三諦為所觀境,能觀智即是所觀境 (一念即是三千),境智不二,皆是不可思議中道實相!

  由以上的分析可知,菩提心的心體即是「眾生心」,「眾生心」的「一心二門」與 台宗 的「法界心」、「一念三千」、「一心圓融三諦三觀」的意義相同,其究竟處,無非是「中道實相」。大乘經皆以「實相」為正體,菩提心是大乘法的核心,所以菩提心的心體即是「不可思議中道實相」可以明矣!


四、菩提心發起的機制

 《攝大乘論》云:

  「諸菩薩於諸法因(所知依)要先善已,方於緣起應得善巧。」

  上一章節談到菩提心的心體,了知菩提心的「根本依」即是「眾生心」,也就是菩提心的正因,善知因相,即能獲得緣起正見。菩提心的生起即是依此「一心二門」之心體而得熏發。如《起信論》云:

  「云何熏習起淨法不斷?所謂以有真如法故,能熏習無明,以熏習因緣力故,則令妄心厭生死苦,樂求涅槃。以此妄心有厭求因緣故,即熏習真如,自信己性,知心妄動,無前境界,修遠離法。以如實知無前境界故,種種方便,起隨順行,不取不念,乃至久遠熏習……。」

 這段引文可以用來說明,菩提心(淨法)的發起,是依於「一心真如」(真如門)熏習無明為因緣力,於妄心(生滅門)中發起厭離生死,樂求菩提的動機。因此,生死凡夫能頃向於正覺。這當中是以真如為根本淨因的,而真如的熏習,本論說有二種,文云:

  「一者自體相熏習,二者用熏習。」

  前者的熏習義,是由內法力的熏習。論云:

  「從無始世來,具無漏法,備有不思議業,作境界之性。依此二義,痡`熏習, …… 自信己身有真如法,發心修行。」

  真如法具足無量無邊的稱性功德,有不可思議的業用,為眾生作見佛、聞法等境界的可能性。這是從眾生心自內發的,是眾生之所以能向上、向善的潛在因素,發菩提心的根源亦從此而來。接著論云:

 「又諸佛法有因有緣,因緣具足,乃得成辦。 …… 眾生亦爾,雖有正因熏習之力,若不遇諸佛菩薩善知識等,以之為緣,能有斷煩惱入涅槃者,則無是處。 …… 若因緣具足者,所謂自有熏習之力,又為諸佛菩薩等慈悲願護故。能起厭苦之心,信有涅槃,修習善根, …… 。」

  眾生遇諸佛菩薩善知識等外緣力,大悲願力攝受,而得增長善根,屬「真如用熏習」,這看起來好像是在外的,而實際上是清淨法界的等流,一心真如的大用。因為佛菩薩之所以能為眾生的外緣力,乃因證悟真如實相,故能現起三業不思議用,作眾生的「境界性」。由此可之,外緣力其實是自心真如作用的。是故菩提心的熏發,必須在因(真如自體相熏習)緣(真如用熏習)和合的情況下,方能成辦的。這種以真如為本,任運顯現出內外因緣和合熏習而發起菩提心,實在不可思議。因此, 智者 大師於《摩訶止觀》〈發大心〉一章,即從推揀四性(自生、他生、共生、無因生)無生中,以不可思議之「感應道交,而論發心」。眾生能妙感,諸佛能妙應,這與《起信論》的說法大同,實在是高論。

  以「感應道交」來論發心機制,是總說。若分別顯示,則有種種不同因緣。《摩訶止觀》所舉甚為齊全,今特列出:

「諸經明種種發菩提心,或言推種種理發菩提心,或睹種種相發菩提心,或睹種種神通,或聞種種法,或遊種種土,或睹種種眾,或見修種種行,或見種種法滅,或見種種過,或見他受種種苦而發菩提心。」

  又《發菩提心經》云:

  「若菩薩親近善知識,供養諸佛,修習善根,志求勝法,心常柔和,遭苦能忍,慈悲淳厚,深心平等,信樂大乘,求佛智慧,若人能具如是十法,乃能發於無上菩提之心。」

  這是就發心菩薩自身所必須具有的內在德行而言,以此為必備條件,再遇種種外緣,如上《摩訶止觀》所說,即能發起無上菩提之心了。

五、趣發菩提心的要素

 發菩提心,本是為了成就佛道的,然而卻有眾生在修行的過程中,成為敗壞菩薩,或退回二乘,甚至邪知邪見,毀謗大乘經的,這是什麼緣故呢?若不了這其中原因,是無法發起真正大菩提心的。

大乘經論中明菩薩發心,大致依止三心,明菩薩行,其內容略有不同, 但歸趣是一樣的,今特列表說明如下 :

大乘三心比較表:

 

 

 由上表可知,菩薩發心,總合的說,約有四事。即「菩提心」、「大悲心」、「般若見」、「種種行」。此四事皆是發起菩提心的內容與要素,開之為四,合而為一。菩提心是總,其它三心是別,發菩提心,須不離開餘三心的。就凡夫位啟發菩提心,修「悲」、「智」、「行」三心,能得圓滿菩提果。因修「直心—般若見」的正念真如法,而證得法身;「深心—種種行」修集一切善行,能成報身,以「大悲心」饒益眾生,能起化身。三身合一,即是圓滿佛陀了。

 然發心內容有淺有深,有的偏重於正念真如法。如說「所言菩提心者,離一切性」,「自心本來不生,自性空故」(《菩提心離相論》,這重於般若無所得。若因此而沈空滯寂,不能起悲心悲事,發自度度他的宏願,則易墮入二乘窠臼。若說「但念真如,不必修種種善行」,如此執理廢事,則成外道邪見,入惡取空中。這正如《起信論》的問答文云:

  「問曰:上說法界一相,佛體無二。何故不唯念真如,復假求學諸善之行。」

  「答曰:譬如大摩尼寶,體性明淨,而有X穢之垢。若人雖念寶性,不以方便種種磨治,終無得淨。如是眾生真如之法,體性空淨,而有無量煩惱染垢。若人雖念真如,不以方便種種熏修,亦無得淨。以垢無量,遍一切法故,修一切善行以為對治(天台云:斷塵沙惑者,正指此)。若人修行一切善行,自然皈順真如法故。」

  修善法來對治煩惱惡習,以歸順於真如,能消除三障,增長福慧。故 天台宗 之《法華三昧懺》,即依此原理,修「逆順十心」,以達到淨除諸障,增長善根,明靜智慧的目的。

 又有的人偏重於度化眾生,而卻不能平等慈念眾生,致入愛見大悲,成敗壞菩薩。有的雖修種種廣大善行,做種種教化事業,欲成佛道。然內心缺少對一切眾生平等悲濟的同體心,亦無般若空慧的方便,故僅成人天二道福行,還是凡夫一個,二乘尚且不成,何況佛道呢!

  因此,發菩提心,決心成佛,須具足大悲心、般若見、廣大行三種要素的。初學者或可能因宿世所栽培善根不同,而有所偏重,然若能不捨其他要門,隨緣補足,則菩提心必定能日日增長,不會退轉了。

六、發菩提心與眾生之關係

發心修行佛道,為的只是要斷惑證真,還我本來面目。那末,何不直接正念真如呢?諸經教人發大菩提心,除了「上求佛道」外,還教人要「下化眾生」,這是為何呢?「佛道」不就是成佛嗎?為何還要度眾生呢?《金剛經》中,佛教發菩提心菩薩住心及降伏心的辦法,文云:

  「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 …… 若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侉n而減度之,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

  又《信力法門經》中云:

  「諸佛因中設有苦惱,爾時乃緣眾生作意,轉復多作增長不退。」

  諸佛在因中修菩薩行時,是緣眾生作意,來消除苦惱,增上道心的。佛這麼作,亦教諸菩薩這麼作。這麼說來,「眾生」與「成佛」必有很大的關聯。《普賢行願品》中有云:

「諸佛如來以大悲心而為體故,因於眾生而起大悲,因於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因,成等正覺 …… 是故菩提屬於眾生,若無眾生,一切菩薩終不能成無上正覺。」

  這說明就更直捷了當了!原來菩提是屬於眾生,而不在諸佛。故《無量壽經》斷然的說:

  「佛心者,大慈悲心者是。」

  佛心就是大慈悲心,那「與眾生樂,拔眾生苦」的慈悲行,更是理所當然的了。

  本來,佛這麼說,我們就照著作,信順佛語就可以了。然而佛陀也教弟子們不要隨便就相信未經「自覺」(如理作意)過的話,即使是佛說的也一樣(《羯臘摩經》)。再者,如理思惟(四預流支)是入道的前方便,它幫助我們能夠更加敏銳且精準地認識真理,並下決心去實踐真理。因此,對「菩提心與眾生之關係」的問題,實有再深入思惟的必要。

 由前面第四章節知道,眾生在凡位,為無明所覆蓋,流轉於生死中,卻無時無刻不受真如的熏習,而終能成就佛道。真如的熏習,是遍一切法(有情無情境)的,這是怎樣的互動關係呢?《摩訶止觀》舉喻云:

  「如子墮水火,父母搔擾救之。」

  「父母」喻「諸佛」(真如等流,故同於真如),「子」喻「眾生」,母子天性,故能感應道交,任運慈濟。《止觀》又云:

  「淨名云:其子得病,父母亦病。大經云:父母於病子,心則偏重。」

  父母的關愛子女,是無條件的。茹苦含辛,鞠養殷勤,推乾就溼,毫無怨言。子女若病,父母必悶悶不樂,對子女更是照顧有加,無微不至。諸佛之對待眾生,亦是如此。故能「動法性山,入生死海」,「不起真際為眾生」,做闇夜之明燈,苦海之舟航了。同樣的,子女若得快樂幸福,父母亦滿心歡悅。如《普賢行願品》云:

 「菩薩若能隨順眾生,則為隨順供養諸佛。若於眾生尊重承事,則為尊重承事如來。若令眾生歡喜者,則令一切如來歡喜。」

  諸佛與眾生,同一真如。以同體的緣故,所以能興大慈悲,拔苦與樂,毫不勉強。故說「諸佛無心,以眾生心為心;真如無相,以諸法相為相。」

  博地凡夫,發菩提心,欲證真如,則必須隨順真如法性,常念真如,觀真如德行(慈悲濟物,感應道交等),起而隨學,如《起信論》云:

  「觀一切法自性無生,離於妄見(真如體相),不住生死,觀一切法因緣和合,業果不失(真如用),起於大悲,修諸福德,攝化眾生,不住侉n。以隨順法性無住故。」

  這是教眾生要隨順真如法性的無所住而行,不落於二邊,正處中道而發菩提心。論中又云:

 「所謂發願盡於未來,化度一切眾生使無有餘,皆令究竟無餘侉n。以隨順法性無斷絕故。法性廣大,遍一切眾生,平等無二,不念彼此,究竟寂滅故。」

  真如法性,具有無盡義、周Z廣大平等義、究竟寂滅義,故菩薩隨順法性,依此三義而發願度生。

  菩薩觀察真如法性有無量無邊的稱性功德,起而隨學,以此為趣向,於自心建立一切菩薩行,則無量無邊的發心要素,皆攬入其中。在歷經無數大劫的精勤修持,難行能行,難忍能忍,終於功圓德滿,熏入法性,與真如無二無別了。

七、正發菩提心之觀法

 正發菩提心之前,須先對前面所說與發菩提心有關之項目作深入的理解與思惟,以幫助發起菩提心的增上意樂。若行者於菩提心體(即不可思議一念三千境智不二的中道實相理),發菩提心的機制及趣發要素,有了決定的勝解,對眾生產生真實的悲憫,決心隨順真如無邊性功德,而發起殊勝(隨順勝義)之菩提心,應當作這樣的觀想與發願。(以下依《摩訶止觀》)

  先緣想現前介爾一念妄心,即具三千性相,無非不思議圓融三諦之中道實相(不思議境)。既深識不思議境,知一苦一切苦(含苦因苦果 — 俗諦)一切苦一苦(真諦),非一非一切(中諦)。「自悲昔苦」,造種種惡業,淪落三界,備歷辛苦。「自惟若此,悲他亦然。思惟彼我,鯁痛自他(指悲願習成,傷之至甚),於是起大悲心,依三觀智,發起「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數誓願斷!」的宏願。

  「眾生雖如虛空,誓度如空之眾生;雖知煩惱無所有,誓斷無所有之煩惱。」(空觀願)

  「雖知眾生數甚多,而度甚多之眾生;雖知煩惱無邊底,而斷無底之煩惱。」(假觀誓)

  「雖知眾生如如佛如,而度如佛如之眾生;雖知煩惱如實相,而斷如實相之煩惱。」(中觀誓)

  又識不可思議心,知一樂心一切樂心(俗諦),一切樂心一樂心(真諦),非一非一切(中諦)。「我及眾生, 昔雖求樂,不知樂因,今方始解」,於是興起大悲心,發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的宏誓。

  「雖知法門永寂如空,誓願修行永寂;雖知菩提無所有,無所有中吾故求之。」(空觀誓)

  「雖知法門如空無所有,誓願畫繪,莊嚴虛空;雖知佛道非成所成,如虛空中種樹,使得華得果。」(假觀誓)

  「雖知法門及佛果,非修非不修;而修非證非得,以無所證得,而證而得。」(中觀誓)

  以上解說發願,雖有空、假、中三觀的次第,但真正修發時,一心即具三諦三觀。慈悲的誓願與不可思議境智,非前非後,同時俱起。慈悲即智慧,智慧即慈悲;無所緣念,而能普覆一切,這就是真正發菩提心了。

  這樣的發菩提心,並不局限於何時、何地,日常生活,行住坐臥,語默動靜,出入往返,皆可依之而發。然初學行人或有業障,昏沈散亂,人、非人擾亂等因素,無法修發,則須有前方便。應先懺罪(如修法華三昧懺)集福(如修普賢十願),至心歸投三寶,念眾生恩,思惟法界一切有情,皆曾是自己無數世之母親,思報母恩。如此則能使業障消除,福慧增長,悲心湧現,無上道心勃然而發了。


八、結語

 發起真正大菩提心,是很難得的。如《華嚴經》中云:

  「發心畢竟二無別,如是二心前心難;自未得度先度他,是故我禮初發心。」

  其功德是無量無邊的廣大(參閱《四十華嚴》〈發心功德品〉)。經由菩提心的念念薰修,則一切所做所修,皆能時時任運地滋長成佛的功德,即使「睡眠放逸時,功德亦不斷,其量等虛空」(《入菩薩行論》)。這是因為「菩提心的修習重點,是以強而有力的徹底利他之觀想與實作,來轉化自身的無明。因此能根本地減低行人的我、法二執,趨向中道實相的法界體性,從而使行者能快速地證入圓滿佛慧。」(《菩提心修要講綱》序)

  本文的寫作格式,有事有理,初則「為事以尋理」,末則「因理而圓事」。在事修的發心雖是全依《摩訶止觀》,在說理的部份,則兼引《起信論》之文及用 台宗 之教理來解析,這是因為此二者的立論較嚴謹,且內容豐富而完備,最是能發起行者大乘的信心。尤其在「發菩提心機制」部份,二者竟有異曲同工的結論。以「真如體相用的熏習」與「佛的感應道交」來鬥合,自力與佛力,兩者皆「不可思議」。因不可思議故,只好用「母子天性」,「鯁痛自他」的譬喻來描述菩薩的發心,使行者油然的生起同體大悲心,從此心甘情願,無怨無悔地,任運發起大菩提心,利益一切有情。而這一切的大心大行、大慈大悲、大智大願,無非是為了隨順真如法性的無量稱性功德,從而證入法界的大總相法門體—真如中道實相,開顯心性本具的無邊德用而出發的,這就是「萬善同歸」的真實意義了。

  前面說過,本文對菩提心的探究,是為了配合《無量壽經》之「三輩往生淨土皆須發無上菩提之心」的聖訓,從而瞭解並方便發起菩提大願心,以利淨業的成就。透過對發菩提心內涵的詳究,及「自他不二」的理解知道:「徹底的自力(自心的真如實相),即是徹底的他力(諸佛 — 證真如故),相信自心故相信彌陀,念佛即是念自心。發菩提心與念佛其實內涵是一樣的,皆是為了開發心性的實相。透過如此的正知,必能對念佛法門生起真切的信願而無疑惑了。最後,做個總迴向 — 普願法界眾生皆能發起無上菩提之心,同歸一實大道。

    願以此功德,普及於一切;

    我等與眾生,皆共成佛道。

參考書目:

一、《發菩提心經論》(天親菩薩造、大正 32 冊)

二、《廣釋菩提心論》(蓮華戒菩薩造、大正 32 冊)

三、《入菩薩行譯注》(寂天菩薩造、如石譯注、諦聽)

四、《摩訶止觀述記》(智者大師著、寶靜老法師主講、顯明長老補述、止觀弘法印經處)

五、《大乘入道次第》(唐智周法師撰、大正 45 冊)

六、《菩提心義》(唐潛真法師撰、大正 46 冊)

七、《大乘起信論講記》(印順長老講、正聞)

八、《成佛之道》(同右)

九、《攝大乘論講記》(同右)

十、《佛說無量壽經講義》(性梵老法師著、無量壽)

十一、《安樂集講義》(性梵老法師著、世樺)

十二、《菩提心修要講綱》(法藏法師編講、諦聽)

十三、《天台宗入門講義(下)》(同右)

十四、《法華三昧懺儀軌》(法藏法師編註、僧伽)

十五、《普勸僧俗發菩提心文》( 唐斐休 居士述、卍續 103 冊)

   
   
  點擊此處或最上處“其他”標題,即可回到其他總綱
 



■萬佛寺:台南市楠西區照興里興北73之5號 電話︰06)5751800  傳真︰06)5751411 郵撥帳號:31552013 萬佛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