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檢索
 
若欲搜尋佛法問答的內容,請至佛法問答的網頁搜尋

水月閣


閣主法師專欄

法務活動

衛視• 電台弘法時間

法海一滴


僧團共住理念

僧團影相館

沙彌教育

佛教兒童教育施行要點

通俗佈教


線上佛法問答

線上佛法開示

線上請訂影音法寶

線上請經書

線上請求師父晚課回向


線上法會牌位登記

覺性關懷——臨終照護

佛號下載

來電答鈴

世界佛教通訊

供養功德
 
【法海一滴】 天台學淨土學戒律學佛教史無量壽經會本經論選錄其他
 
 

其他 敦煌寫卷所揭彌勒禪之初探 ◎釋宗舜(戒幢佛學研究所)

   
 

內容提要

北京圖書館藏敦煌遺書中,月 091 ( 7119 )號被著錄為「八婆羅夷經」。其中抄錄八波羅夷法結束後,又抄寫一段 500 餘字的短文。文中不僅談到了「彌勒禪」法,也提到了唐代中葉西藏吐蕃贊普「乞奡ㄗ活v的名字,在現存敦煌卷子中極為罕見。本文依據其內容,將其定名為「彌勒禪」,並結合相關的佛教文獻,對「彌勒禪」卷子所揭禪法,從禪定與禪觀、慈悲與彌勒禪法、彌勒與彌勒禪法等幾個方面進行了考察。卷子中所明,即為大乘慈悲心的修法。據其內容可知,其將彌勒禪法,分為彌勒慈悲禪(彌勒慈心三昧)和彌勒無分別禪兩種。彌勒慈悲禪和世親《阿毘達磨俱舍論》談到的四無量心中慈心的修法是完全一致的,而所謂無分別禪,就是安住於中道觀的禪觀。這些原本是大乘修行的根本方法,之所以冠以「彌勒」的名義,主要有這樣的兩個原因:其一,彌勒乃修慈心三昧成就者,其二,彌勒代表的無緣大慈即中道正觀。

關鍵詞敦煌遺書 彌勒 禪 慈心三昧 無分別禪

一、引 言

北京圖書館藏敦煌遺書中,收有 12 件「八婆羅夷經」寫卷,按《敦煌劫餘錄》編號為北 7114 -北 7125 號。其中,月 091 ( 7119 )號被著錄為「八婆羅夷經」。 [1] 在「隨舉戒第八」一段後,有「以上波羅夷文」一句,表示抄錄的 2000 餘字的八波羅夷法結束。下文另起一行,抄錄了一段 500 餘字的短文。文中不僅提到了西藏吐蕃贊普「乞奡ㄗ活v的名字,而且談到了彌勒禪法的修行方法。這兩個內容,都是敦煌卷子中極為罕見的,很有展開研究的必要。現據《敦煌寶藏》本錄文、標點如下:

有敕頒下諸州 , 令應坐禪人,先為當今聖神贊普乞奡ㄗ珍晼G聖躬遐遠,聖壽延長;國界安寧,普天清謐。

其坐禪人,最初稽首十方諸佛、三世如來,如對前, [2] 深心作禮,然後安坐。如曾聞師訓,或通彌勒禪者,依法修行。如未聞訓道者,依此方法,指 [3] 點規謀。旦 [4] 某修行條令如後。

夫坐禪時,先發廣大 [5] 慈心。依閑淨處,端身正坐,收攝根門,唯觀目前,心無掉 [6] 舉,身心安泰,加趺而坐。

一,等觀眾生,如父母想,無愛無憎,無高無下,親?平等。下至施其半食,上極濟拔全身,各隨前人所須,惠施內外財寶。使一切眾生,世出世間,從凡入聖,人天果報,無上菩提,自及彼身,普皆圓滿,方稱彌勒慈悲之禪。

一,初心修行,於怨親境未能調伏者,怨、親各分三品,無怨無親分為一品,都合七心。先從至親起慈悲,行而淳熟已,而調次親。次親淳熟,如調下親。下心淳熟,如調平人。平心淳熟,如調下怨。下心淳熟,而調中怨。中心淳熟,而調上怨。如是怨親平等。復於鄰堳悜砥A [7] 乃至村邑而淳熟者,後乃遍於四方八表、海內海外、有情無情、有相無相、無邊世界,悉皆平等。此禪既爾,福祚亦然。如是修行,是彌勒修行之法。

一,如上所說,蓋為初心調心方便,故云彌勒慈心三昧,蹔用防禦眾生狂心。若其行者欲得真實無分別禪者,當須悟解:一切諸法,不從自生,不從他生,不從自他生,亦不是無因而生,眾緣和合而生起者。蓋是眾生自心現流,而於本性實無生者。無生亦不分別,了了知心,不住分別。無分別者,是名彌勒無分別禪。

由於原卷此段未單獨揭出,而且內容也與八波羅夷法毫不相干,故依據內容擬名為「彌勒禪」。 [8]

最早注意到月 091 號卷子中提到吐蕃贊普 「乞奡ㄗ活v的 ,是 陳寅恪 先生。 1930 年,他在 《吐蕃?泰贊普名號年代考》一文的附錄中說:

予近檢北平圖書館所藏敦煌寫本,見《八婆羅夷經》附載當日吐蕃詔書中有「令諸州坐禪人為當今神聖贊普乞奡ㄗ珍椓t壽延長祈禱」等語。案,乞奡ㄗ珍晪Y khri-gtsug-ide-brtsan 之音譯,提足二字當是傳寫誤倒。此乃關於?泰贊普之新史料,可與茲篇互證者也。 [9]

其後,雖有學者研究、引用過這個卷子,但都未直接涉及「乞奡ㄗ活v及「彌勒禪」問題。日本學者上山大峻在 19 年發表「敦煌漢文寫本中之《佛教綱要書》」,對此卷中的這兩個內容作了一些探討,他在引用和訓讀了「彌勒禪」這段文字後說:

上文所述,是我們的知識所完全不瞭解的,故不知道它到底意味著什麼。首先,敕令修禪人應修「彌勒慈悲之禪」的那個「聖神贊普乞奡ㄗ珍晼v,到底是吐蕃的哪個贊普?如果依據由敦煌資料復原的當時敦煌地區的發音,則「乞奡ㄗ珍晼v之「乞」對應 qi ;「堙v對應 li ;「提」對應 de ;「足」對應 tsug ;「贊」對應 tsan 。由此可以推定該贊普應為赤德祖丹(K hri lde gtsug brtsan )。

本文內容為:勸修「彌勒慈悲之禪」,要求先起七慈心,再一直修到「觀怨親平等」的「彌勒慈悲之三昧」;但這仍然只是方便法門,如修習究竟的禪,則應修習「真實無分別禪」,亦即「彌勒無分別禪」。

但筆者完全不明白這裡的「彌勒禪」或「彌勒慈悲之禪」到底是什麼。筆者寡聞,也不知道中國有那種禪。我認為那是吐蕃特有的禪法,也許敦煌出土的藏文禪資料中也有這樣的記載,故需要進一步調查。無論如何,至今還沒有發現與此相當的內容。

有敕頒下諸州,令應坐禪人,先為當今聖神贊普乞奡ㄗ珍晼G聖躬遐遠,聖壽延長;國界安寧,普天清謐。

根據這段文字,該禪法在「聖神贊普乞裡提足贊」的時代通行,因此,該文章也是那時寫的。但是,如按音譯推定,該贊普是赤德租丹(K hri lde gtsug brtsan ),則其年代在西元 704 年至 754 年。而從寫本的特徵看,月 91 號全卷的書寫年代約在吐蕃統治敦煌之西元 8 世紀末期以後。我們固然不能不考慮「彌勒禪」早已出現,其後被插入並組織成現在形態的可能性。但是,如果這個寫本書寫於赤熱巴巾贊普(K hri tsug lde brtsan , 815 年至 841 年在位)時代,為何把以前的贊普赤德租丹(K hri lde gtsug brtsan )稱為「當今」?再說,從吐蕃佛教發展情況來看, 8 世紀初是否真有這種禪,仍然有疑問。問題至此仍舊未解決,只是介紹了記載著吐蕃佛教某些未知領域的珍貴資料。諸位如瞭解「彌勒禪」或「彌勒慈悲之禪」,請不吝賜教。 [10]

上 山大峻 先生是對「彌勒禪」問題進行研究的第一人,儘管他謙稱自己不懂什麼是「彌勒禪」,但其文章已經提出了很多值得深入探討的問題。下面,本文將對「彌勒禪」問題作一初步的解讀,期望對關心者有所裨益。上 山大峻 先生提到的吐蕃贊普問題,我們將在另一篇文章中間進行討論。

二、「彌勒禪」卷子所揭禪法的考察

(一)禪定與禪觀

這個卷子中 「 彌勒慈悲禪 」 、 「 彌勒無分別禪 」 的提法 , 在佛教文獻中極為少見。從內容看,這堛滿u禪」,不是禪宗的「禪」,而是「禪那」的「禪」。 [11] 禪 , 東漢許慎《說文解字》解釋作 :「 禪 , 祭天也。從示,單聲。」 [12] 可知「祭天」乃是禪的本義,讀ㄕㄞ(善音,去聲)。後來在翻譯佛經「D hy ? n ? 」時被借用,變讀ㄔㄞ(慚音,陽平)。梁 / 顧野王在《玉篇》「示部」解釋說:「禪,靜也。」 [13] 可知此時「禪」已有「靜慮」的意思。其後,《廣韻》等韻書解釋均同。 [14] 「 禪 」 是梵語 D hy ? n ? 的譯音 「 禪那 」 的略稱 , 意譯則為靜慮。宋 / 法云在《翻譯名義集》中解釋說:

(禪那)此云靜慮。《智論》云:秦言思惟修,言禪波羅蜜,一切皆攝。 [15]

在中國,「禪」與「定」二者常相併稱為「禪定」,隋 / 慧遠《大乘義章》解釋「禪定」時說:

第一釋名,辨其體性。先辨其名,名別不同,略有七種:一名為禪,二名為定,三名三昧,四名正受,五名三摩提,六名奢摩他,七名解脫,亦名背捨。禪者,是其中國之言,此翻名為思惟修習,亦云功德叢林。 [16]

「 禪 」 也常與 「 觀 」 併稱為 「 禪觀 」, 即禪定和止觀。 在原始及部派佛教的學修中,慈悲觀與不淨觀、緣起觀、界分別觀、數息觀合稱「五停心觀」,因為可以憑藉這五種觀法,以停止心中貪、瞋、癡、我執、散亂等五種惑障。五停心觀又作五停心、五度觀門、五門禪等名。所謂「慈悲禪」,指的就是修慈悲觀的禪定。蕭齊僧伽跋陀羅譯《善見律毘婆沙》云:

入禪定者,入第一禪定、第二、第三、第四禪定;慈悲禪定、不淨觀禪定、阿那波那禪定、聖人禪、凡夫禪悉入。 [17]

對於「慈悲觀」,隋慧遠在《大乘義章》中解釋說:

慈悲觀者,普緣眾生作其與樂拔苦之想,名慈悲觀。於中廣有七品修習,如前四無量章中具廣分別。 [18]

可見所謂「慈悲觀」,乃是指對其他眾生作拔苦與樂想,其修習目的是為了對治瞋恚障。唐 / 義淨譯《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記載,有一比丘,因無法控制淫欲之心,而折磨自己的肉體,被佛呵斥:

佛因此事告諸苾芻:豈我先時不為汝說,若染欲心起時,應修不淨觀;若瞋恚心起時,應修慈悲觀;若愚癡心起,應修十二因緣觀。若應修不修,應打不打,而更打餘者,得越法罪。 [19]

(二)慈悲與彌勒禪法

大乘佛教的修行,以成佛為目的。而要成佛,必須首先發菩提心,然後修六度、四攝、止觀以圓滿福德和智慧兩種資糧。菩提心就是「為利眾生願成佛」之心,《大智度論》卷四十一說:「菩薩初發心、緣無上道,我當作佛,是名菩提心。」 [20] 而菩提心的生起,根源在於大悲心。能海上師在《菩提道次第科頌講記》中設為問答解釋說:「問:如何謂圓滿菩提心?曰:一個眾生不捨。」 [21] 所以大乘修行,特重慈悲心的培養。這種慈悲心的培養,即需要通過觀修和實行兩方面來完成。大乘菩薩修習慈心禪,除了對治瞋恚外, [22] 根本的目的,乃是為成佛積集資糧。所謂慈,即慈愛眾生並給與快樂;所謂悲,即憐憫眾生並拔除痛苦。所以,《大智度論》云:「大慈,與一切眾生樂;大悲,拔一切眾生苦。大慈,以喜樂因緣與眾生;大悲,以離苦因緣與眾生。」 [23]

《彌勒禪》卷子中所明,即為大乘慈悲心的修法。據其內容可知,其將彌勒禪法,分為彌勒慈悲禪(彌勒慈心三昧)和彌勒無分別禪兩種。

其一:彌勒慈悲禪

彌勒慈悲禪(也被稱為慈心三昧)的內容,可分為兩個部分:

第一,前行:

1 、發心:發大慈心,為利有情。

2 、擇處:依閑靜處,遠離憒鬧。

3 、調身:端身正坐,結跏趺坐。

4 、調心:收攝根門,心無掉舉。

第二,正修:

1 、修平等心:視眾生如自己的父母,消除愛憎、親疏的分別。

2 、修佈施法:根據眾生所需,佈施給他們內財(如自己的頭、目、腦、髓等等,為正報所攝)、外財(妻子、兒女、財富、地位等等,為依報所攝)。

3 、修解脫法:令其從人天福報直至無上菩提,悉皆圓滿。

這兩段,乃是對彌勒慈悲禪極為概括的說明。但初心行人,下手最難處,就是如何以平等心觀視眾生。凡夫由於習氣及未證悟諸法平等之理,一定是愛其親而憎其怨,於一切眾生無法不起怨親等差別見解。對此,《彌勒禪》卷子中提出了具體的對治方法:

一,初心修行,於怨親境未能調伏者,怨、親各分三品,無怨無親分為一品,都合七心。先從至親起慈悲,行而淳熟已,而調次親。次親淳熟,如調下親。下心淳熟,如調平人。平心淳熟,如調下怨。下心淳熟,而調中怨。中心淳熟,而調上怨。如是怨親平等。復於鄰堳悜砥A乃至村邑而淳熟者,後遍於四方八表、海內海外、有情無情、有相無相、無邊世界,悉皆平等。此禪既爾,福祚亦然。如是修行,是彌勒修行之法。

這堿O說,對於所緣之境,從親疏關係來分,可以分為七種:上親(父母師長)、中親(兄弟姊妹)、下親(朋友知識)、中人(非怨非親)、下怨(害下親者)、中怨(害中親者)、上怨(害上親者)。「無怨無親」,即指沒有什麼利害關係的普通人,也稱為中庸、中庸人。 [24] 對於仇人,要發起慈悲之心,作為凡夫,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凡夫對於親人的痛苦,覺得不堪忍受;而對於仇人的痛苦,則往往心生歡喜;對於普通沒有利害衝突人的痛苦,往往覺得無所謂,多半捨棄不顧。 [25] 如果一開始下手就從怨者來修慈悲心,難以奏效。而對親人的感情就不同,從至親入手發起慈悲心,等到訓練淳熟,再推廣到次親、下親、中庸、下怨、中怨,最後纔是上怨。進而從身邊的人推廣到一村、一城、一國乃至整個法界一切眾生。這一修法,和世親所造《阿毘達磨俱舍論》談到的四無量心中慈心的修法是完全一致的:

初習業位云何修慈?謂先思惟自所受樂,或聞說佛、菩薩、聲聞及獨覺等所受快樂,便作是念:願諸有情一切等受如是快樂。若彼本來煩惱增盛,不能如是平等運心,應於有情分為三品,所謂親友、處中、怨?。親復分三,謂上、中、下。中品唯一。怨亦分三,謂下、中、上。總成七品。分品別已,先於上親,發起真誠與樂勝解。此願成已,於中、下親,亦漸次修如是勝解。於親三品得平等已,次於中品、下、中、上怨亦漸次修如是勝解。由數習力,能於上怨起與樂願與上親等。修此勝解既得無退,次於所緣漸修令廣。謂漸運想,思惟一邑、一國、一方、一切世界,與樂行相無不遍滿,是為修習慈無量成。 [26]

此卷子中也稱此種修法為「慈心三昧」,所謂慈心三昧,即住於慈心、離瞋恚怨憎之念、遍念令眾生受樂之三昧。《禪法要解》解釋說:

問曰:如阿毘曇說,何等是慈三昧?觀一切眾生悉見受樂。又,經中說慈心三昧,遍滿十方,皆見受樂。云何但言願令眾生得樂?答曰:初習慈心,願令得樂。深入慈心三昧已,悉見眾生,無不受樂。如鑽燧出火,初然細軟乾草,火勢轉大,濕木山林,一時俱然。慈亦如是。初入觀時,見人受樂,願與苦者。慈力轉成,悉見得樂。 [27]

其具體之修法,見東晉 / 佛陀跋陀羅譯《佛說觀佛三昧海經》:

淨飯王等一切大眾白佛言:「世尊,云何名為慈心三昧?惟願世尊為我略說。」佛告大眾:「夫慈心者,應當起想,先緣所親。繫念之時,念己父母受諸苦惱。有不孝者,念己妻子、所愛眾生受諸苦惱。有見眾生癩病?瘡。見已作念,當云何救?一想成已,應作二想。二想成已,應作三想。三想成已,滿一室想。一室想成已,滿於僧坊。一僧坊成已,滿一由旬。一由旬成已,滿一閻浮提。閻浮提成已,滿弗婆提。弗婆提成已,滿三天下。如是漸廣滿十方界。

見東方眾生盡是其父,見西方眾生悉是其母。見南方眾生悉是其兄,見北方眾生悉是其弟。見下方眾生悉是妻子,見上方眾生悉是師長。其餘四維悉是沙門、婆羅門等。見是眾生皆受苦惱,或遇重病,或見在於刀山劍樹,火車爐炭,一切苦事。見已悲泣,欲拔其苦,自作我想。乘寶蓮華,詣諸人所,調身按摩,為洗癩瘡。見地獄火,憂悲雨淚,欲滅其火。見諸餓鬼,刺身出血,化作乳想,供給餓鬼,令得飽滿。既飽滿已,為其說法。讚佛、讚法、讚比丘僧。作是讚已,益更憂悲,心無暫捨。如是慈心,極令通利。事事廣說,如慈三昧。如是慈心,名習慈者。 [28]

《坐禪三昧經》則更具體說明,修習方法,要分三個層次:對於從未修習過慈心三昧者,要教他以親人為對象,修願與親人安樂。對於已經修習過慈心三昧者,要教他以中人為對象,修習願與之安樂。對於已經久修慈心三昧者,要教他以怨憎者為對象,修習願與之安樂:

若瞋恚偏多,當學三種慈心法門。或初習行,或已習行,或久習行。若初習行者,當教言慈及親愛。云何親及願與親樂?行者若得種種身心快樂:寒時得衣,熱時得涼,飢渴得飲食,貧賤得富貴,行極時得止息。如是種種,樂願親愛。得繫心在慈,不令異念。異念諸緣,攝之令還。若已習行,當教言慈及中人。云何及中人而與樂?行者若得種種身心快樂,願中人得,繫心在慈,不令異念。異念諸緣,攝之令還。若久習行,當教言,慈及怨憎。云何及彼而與其樂?行者若得種種身心快樂,願怨憎得,得與親同。同得一心,心大清淨。親中怨等,廣及世界。無量眾生,皆令得樂。周遍十方,靡不同等,大心清淨。見十方眾生皆如自見,在心目前,了了見之,受得快樂。是時即得慈心三昧。 [29]

對於為什麼要憐憫怨憎惡人,而願與之安樂這一問題,經中也作了解答。這其實也解決了在修習中,如何對治對怨憎者難以生起慈心的問題:

問曰:親愛、中人願令得樂,怨憎惡人,云何憐湣復願與樂?答曰:應與彼樂。所以者何?其人更有種種好清淨法因,我今云何,豈可以一怨故而沒其善?復次思惟:是人過去世時,或是我親善。豈以今瞋,更生怨惡。我當忍彼,是我善利。又念行法,仁德含弘,慈力無量,此不可失。復思惟言:若無怨憎,何因生忍?生忍由怨,怨則我之親善。復次,瞋報最重,眾惡中上,無有過是。以瞋加物,其毒難制。雖欲燒他,實是自害。復自念言:外被法服,內習忍行,是謂沙門。豈可惡聲,縱此變色憋心。復次,五受陰者,眾苦林藪,受惡之的。苦惱惡來,何由可免。如刺刺身,苦刺無量。眾怨甚多,不可得除。當自守護,著忍革屣。如佛言曰:以瞋報瞋,瞋還著之。瞋恚不報,能破大軍。能不瞋恚,是大人法。小人瞋恚,難動如山。瞋為重毒,多所殘害。不得害彼,自害乃滅。瞋為大瞑,有目無?。瞋為塵垢,染汙淨心。如是瞋恚,當急除滅。毒蛇在室,不除害人。如是種種,瞋毒無量。常習慈心,除滅瞋恚。是為慈三昧門。 [30]

其二:彌勒無分別禪

所謂「無分別」,乃相對於「分別」而言。分別,佛教指思量識別一切事理。也譯作思惟或計度,即心、心所法對境而思惟量度。它是心、心所的自性作用,也被作為心、心所之異名。一般分為三種分別,即自性分別、隨念分別、計度分別。 [31] 凡夫所起的分別,乃由迷妄而生,無法如實悟證真如之理,故稱為「虛妄分別」。《正法念處經·生死品之三》云:「如是一切愚癡凡夫,虛妄分別之所誑惑。」 [32] 要想證得真如,必須捨離凡夫之分別智,依無分別智方可。 [33] 無分別智,也稱無分別心、無分別慧,指離主觀、客觀相,平等地運作的智慧。也是超越概念式思維的真實觀智。玄奘在回答唐太宗問「未知先代所翻文義具不」時,舉《金剛經》為例說:

今觀舊經, [34] 亦微有遺漏。據梵本具云「能斷金剛般若」,舊經直云「金剛般若」。欲明菩薩以分別為煩惱,而分別之惑堅類金剛。唯此經所詮,無分別慧乃能除斷,故曰能斷金剛般若。故知舊經失上二字。 [35]

唐 / 玄奘譯《攝大乘論釋》解釋無分別智云:

爾時菩薩平等平等,所緣能緣,無分別智,已得生起者,所緣謂真如,能緣謂真智。此二平等,譬如虛空。即是不住,所取能取二種性義,由不分別所取能取,是故說名無分別智。 [36]

據此卷中所云,要想證得真實無分別禪,必須悟解:「一切諸法,不從自生,不從他生,不從自他生。亦不是無因而生,眾緣和合而生起者。蓋是眾生自心現流,而於本性實無生者。」 這「不從自生」、「不從他生」、「不從自他生」、「亦不是無因而生」四句,也被稱為「四不生」、「四句推撿」,乃是龍樹在《中論》中用以推證諸法不生不可得之四句,即以自因、他因、共因、無因等四句推撿有為法,以證諸法無生的道理。 [37] 《中論》云:

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故知無生。

不自生者,萬物無有從自體生,必待眾因。復次,若從自體生,則一法有二體。一謂生,二謂生者。若離餘因,從自體生者,則無因無緣。又生更有生,生則無窮。自無故他亦無。何以故?有自故有他,若不從自生,亦不從他生。共生則有二過,自生、他生故。若無因而有萬物者,是則為常。是事不然。無因則無果,若無因有果者,佈施、持戒等應墮地獄,十惡、五逆應當生天,以無因故。 [38]

所謂不自生,是說一切萬法不以自己為因而生成。所謂不他生,是說一切萬法不以他因而生成。所謂不共生,是說一切萬法不以自與他為共因而生成。所謂不無因生,是說一切萬法不以無因而生成。由此可知,世間萬法乃是眾緣和合而安立的假名。所謂自心現流,指眾生無始來由遍計所執熏習所起的「現行」「流注」。此乃是虛妄心識,必須淨除。 [39] 以四句遣除這種對自性的妄執後(即觀無生之理以破生滅之煩惱),還要進一步對於「無生亦不分別,了了知心,不住分別。」這堜珨﹛A也就是《入楞伽經》中的「觀真如禪」:

復次大慧,有四種禪。何等為四?一者,愚癡凡夫所行禪。二者,觀察義禪。三者,念真如禪。四者,諸佛如來禪。……

大慧,何者觀真如禪?謂觀察虛妄分別因緣,如實知二種無我,如實分別一切諸法無實體相,爾時不住分別,心中得寂靜境界。大慧,是名觀真如禪。 [40]

如能觀察諸法之非有非無,離人、法兩種執著,體達一切法無相平等之理,則能伏滅諸煩惱,成就佛道。卷中指出:「無分別者,是名彌勒無分別禪。」按,「無分別禪」的提法,在佛經中也曾提到。元魏 / 月婆首那譯《摩訶迦葉會第二十三之二》中有偈說:

令住阿蘭若,修於空解脫,亦不生分別,常勤行佈施,不生於分別,此是無垢際。遠離諸名字,說清淨屍羅,令行寂滅處,此是第一戒。覺知寂滅處,常修行於忍,不分別眾生,此是清淨忍。離一切分別,修堅固精進,離一切有為,佛說此精進。能成遠離法,焚燒一切事,斷於諸有無,此無分別禪。不起諸煩惱,非此亦非彼,中間亦不住,此第一智慧。……作生一切法,作者不可得,諸法從緣生,無自性自性。 [41]

這堛熊L分別禪,乃就六度的禪波羅密而言。其內容與卷中所說,基本是相同的。可知,所謂無分別禪,就是安住於中道觀的禪觀。

(三)、彌勒與彌勒禪法

  從上面的論述可知,所謂彌勒禪,乃是大乘的禪觀,其中既有初心行者修習的慈心三昧,也有安住中道的無分別禪觀。這些原本是大乘修行的根本方法,何以冠以「彌勒」的名義?我們認為,這是和下面二個原因有密切關係的:

其一:彌勒乃修慈心三昧成就者

彌勒,梵語 Maitreya ,音譯作彌帝隸、梅怛利耶、末怛唎耶、彌帝禮等,意譯慈氏。經典中亦常稱之為阿逸多。 [42] 彌勒之所以稱為慈氏,即與其發大慈心、修慈心三昧有關。《賢愚經·波婆離品第五十》說,彌勒過去生為國王,名曇摩留支,因見一比丘修慈心三昧,光明巍巍,故發心學修,後號彌勒:

是時如來,大眾圍繞,各悉靜然,端坐入定。有一比丘,入慈三昧,放金光明,如大火聚。曇摩留支,遙見世尊,光明顯赫,明曜踰日;大眾圍繞,如星中月;為佛作禮,問訊如法。見此比丘,光明特顯,即白世尊:「此一比丘,入何等定,光曜乃爾?」佛告大王:「此比丘者,入慈等定。」王聞是語,倍增欽仰,言:「此慈定巍巍乃爾,我會當習此慈三昧。」作是願已,志慕慈定,意甚柔濡,更無害心。……爾時大王曇摩留支者,今彌勒是,始於彼世,發此慈心,自此以來,常字彌勒。 [43]

《華嚴經·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二十》亦云:     

或見彌勒,最初證得慈心三昧。從是已來,號為慈氏。或見彌勒,修諸妙行,成滿一切,諸波羅蜜。或見得忍,或見住地。或見成就,清淨國土。或見護持,如來正教。為大法師,得無生忍。某時某處,某如來所,受於無上菩提之記。 [44]

其二:彌勒代表的無緣大慈即中道正觀

隋 / 智顗在《妙法蓮華經文句》中指出:

  彌勒者,此云慈氏。《思益》云:若眾生見者,即得慈心三昧,故名慈氏。《賢愚》云:國王見象師調象,即慈心生,從是得名慈氏。《悲花》云:發願於刀火劫中,擁護眾生。今觀解者,中道正觀即是無緣大慈。慈善根力,令諸心數皆入同體大慈法中,離諸不善,故稱慈氏。又云慈乃姓也,名阿逸多,此翻無勝。 [45]

慈悲原分為生(眾生)緣慈、法緣慈、無緣慈三種。龍樹在《大智度論》中說:

慈悲心有三種:眾生緣、法緣、無緣。凡夫人眾生緣;聲聞、闢支佛及菩薩,初眾生緣,後法緣;諸佛善修行畢竟空,故名為無緣。 [46]

所謂眾生緣慈,是緣一切眾生及眾生相的認識而起慈悲心。所謂法緣慈,是聖人破除我相,滅一異相,觀眾生僅僅是五蘊假和合者而起慈悲心。此卷中所明的彌勒慈悲之禪(慈心三昧),即屬眾生緣慈和法緣慈。所謂無緣慈,乃是不住有為、無為性中,不住過去、未來、現在世,知諸法不實、顛倒虛誑之相,心無所緣,通達一切法空之後而起慈悲心。這堛熒O悲心安住於空性之中,但法性空並不障礙緣起有,所以依然可以看到眾生的痛苦,只是不將它執以為實有。以中道正觀,以諸法實相,發菩提心,拯濟一切。 [47] 這是般若與慈悲的統一,即空性而起慈悲,所以稱作無緣慈。此卷中所明的彌勒無分別禪,即屬無緣慈。

四、餘 論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隋唐以來,從印度傳來的禪觀方法(無論是大乘禪觀還是小乘禪觀)普遍被漢地忽視。其指導思想與實修方法,被各宗各派融入自己創立的理論體系之中,如宋 / 贊寧於其所撰《宋高僧傳》卷十三「習禪篇」後指出:

論曰:梵語禪那,華言念修也。以其觸情念而無念,終日修而無修。又云正定也,正受也。正則廓然冥而定矣。正受簡邪思惟,增?計故。所以奢摩他以寂靜故,三摩提以觀如幻故。若禪那者,俱離靜幻故。故云菩薩不住此岸、不住彼岸,而度眾生令登彼岸也。若然者,諸聖住處既如彼,諸聖度生復若何?稽夫法演漢庭,極證之名未著;風行廬阜,禪那之學始萌。佛陀什,秦擯而來。般若多,晉朝而至。時遠公也,密傳坐法,深斡玄機。漸染施行,依違祖述。吳之僧會,亦示有緣。俱未分明,肆多隱秘。及乎慧文大士,肇尋龍樹之宗;思大禪翁,繼傳三觀之妙。天臺智者,引而伸之。化導陳隋,名題止觀。 [48]

唐 / 道宣撰《續高僧傳》,將智顗歸入「習禪篇」中, [49] 而且在「論」中說:

當朝智顗,亦時禪望。鋒辯所指,靡不倒戈。師匠天庭,榮冠朝列,不可輕矣。 [50]

尤其在禪宗大行其道之後,類似彌勒禪的禪觀方法在漢地可謂日見式微。在早期僧傳的「習禪篇」中,尚能看到的修習「四禪八定」行者的身影, [51] 而後期僧傳的習禪篇,往往是禪宗的天下。唐 / 宗密《禪源諸詮集都序》卷上之一即說:「達摩未到,古來諸家所解,皆是前四禪八定。」 [52] 南朝梁 / 慧皎《高僧傳》的「習禪」篇末《贊》堣]提到:「五門棄惡,九次叢林。」 [53] 可見達摩傳其禪法之前,有不少人修習五停心觀等大小乘禪觀。而到了宋 / 贊寧撰《宋高僧傳》,「習禪篇」共六卷,其中正傳 103 人,附見 29 人,始於唐代禪宗五祖弘忍,終於宋代天臺山德韶( 891 ∼ 972 ,為青原下第八世法眼文益門下,永明延壽之師),完全在為禪宗張目。到了明代,如惺撰《大明高僧傳》,「習禪篇卷」共四卷(五至卷八),明河撰《補續高僧傳》,「習禪篇」共十一卷(卷六至十六),記錄了大量的上堂、問對等語錄,簡直成為變相的公案語錄彙編。 [54] 從現存文獻來看,「彌勒禪」卷子所揭的禪修方式,沒有漢文資料可以與之對應。我們推測,這應該是從印度直接傳入吐蕃的東西,再由吐蕃傳入敦煌地區。上 山大峻 先生說「彌勒禪是吐蕃特有的禪法,也許敦煌出土的藏文禪資料中也有這樣的記載,故需要進一步調查。無論如何,至今還沒有發現與此相當的內容。」對這一推斷,我們是完全贊同的。

儘管漢地是這樣的情況,而在八世紀左右的敦煌,由於受吐蕃佛教的影響,相關禪觀方法,仍在流行。「彌勒禪」卷子的存世,為此提供了有力的證明。不僅如此,類似的修行方法,在以後的一些重要修法中,仍可以找到被貫徹的印記。如明代宗喀巴造《菩提道次第廣論》,根據阿底峽傳來的金洲法稱大 師的 教授,在上士道菩提心的「七因果」 [55] 修法中,也採用了《俱舍論》所示親友、處中、怨?三類七品的漸進方式。其敘修念恩(念母親養育之恩)的方法時說:

二修念恩者。修習一切有情是母之後,若先緣於現世母修,速疾易生。如博朵瓦所許而修,先想前面母相明顯,次多思惟非唯現在,即從無始生死以來,此為我母,過諸數量。如是此母為母之時,一切損害悉皆救護,一切利樂悉皆成辦。特於今世,先於胎藏恆久保持,次產生已黃毛疏豎,附以暖體十指捧玩,哺以乳酪授以口食,口拭涕穢手擦屎尿,種種方便,心無厭煩而善資養。又飢渴時與以飲食,寒時給衣,乏時給財,皆是自己未肯用者。又此資具皆非易得,是負罪苦及諸惡名,受盡艱辛求來授與。又若其子有病等苦,較其子死寧具自死,較其子病寧肯自病,較其子苦寧肯自苦,出於自心實願易代。用盡加行除苦方便,總儘自己所知所能,但有利樂無不興辦,凡有損苦無不遣除,於此道理應專思惟。如是修已,若念恩心非唯虛言、真實生者,次於父等諸餘親友,亦當知母如上修習。次於中人,知母而修。若能於此生如親心,則於怨敵,亦應知母而正修習。若於怨敵,起同母心,次於十方一切有情,知母為先,漸廣修習。 [56]

這一方法,是承上「知母」而來。所謂知母,就是把一切眾生觀作自己的親生母親,從而消除對一類眾生親愛(對親人),對一類眾生憎惡(對仇怨),對一類眾生捨棄(對中人)的不平等心。 [57] 等此心發起後,再修「念恩」。所謂念恩,就是在把一切眾生觀作自己的親生母親之後,進一步感念他們對自己生生世世的生育、長養大恩,從而激發自己的報恩之心。修念恩,就要從最親近的母親觀察思維起。因為一般人對母親的養育大恩,往往身有體會,對父親的感情就要略顯隔膜。對一般人就更是如此。從思維母親懷胎時的辛苦,扶養的勞累,以及對子女的「總儘自己所知所能,但有利樂無不興辦,凡有損苦無不遣除」的種種做法,從而對母親產生真實不虛的感恩心。緣母親(此處為上親)修成之後,再觀想父親(此處為中親)、親友(此處為下親),然後緣念中人、仇人(由淺入深),最後遍於十方一切眾生。念恩修成後,再修報恩。而最圓滿的報恩,就是自己成佛,同時也以種種方便教化一切眾生,使成佛道。

從《菩提道次第廣論》開示的修菩提心法來看,彌勒禪卷中的內容與之頗多暗合之處。如「初心修行,於怨親境未能調伏者,怨、親各分三品,無怨無親分為一品,都合七心。先從至親起慈悲,行而淳熟已,而調次親。次親淳熟,如調下親。下心淳熟,如調平人。平心淳熟,如調下怨。下心淳熟,而調中怨。中心淳熟,而調上怨。如是怨親平等。復於鄰堳悜砥A乃至村邑而淳熟者,後乃遍於四方八表、海內海外、有情無情、有相無相、無邊世界,悉皆平等」,即是知母、念恩所攝,「下至施其半食,上極濟拔全身,各隨前人所須,惠施內外財寶。使一切眾生,世出世間,從凡入聖,人天果報,無上菩提,自及彼身,普皆圓滿」,即是報恩、慈心、悲心、增上意樂所攝。其間關係如何,尚待更多的文獻予以揭示。

除了彌勒禪法的考察之外,此卷中提到的吐蕃贊普「乞奡ㄗ活v也有非常重要的研究價值。「乞奡ㄗ活v即是漢地史書中記載的「可黎可足」(也叫赤熱巴金,唐時吐蕃第八代贊普),他不僅與唐王朝定立了著名的「唐蕃會盟碑」(又名「長慶舅甥和盟碑」),也是西藏佛教的大力弘揚者,被藏人稱為「三法王」之一(另為松贊幹布、赤松得贊),在唐史和西藏佛教歷史上都是非常重要的人物。有關他的情況,我們將在「敦煌寫卷所載吐蕃贊普‘乞奡ㄗ'初探──北京圖書館藏月 091 ( 7119 )號卷子解讀之二」中予以考察。

2002 年元月下旬初稿於蘇州戒幢佛學

研究所無盡燈樓; 2002 年 5 月初定稿

[1] 按:收錄於黃永武編《敦煌寶藏》第 104 冊中。台灣新文豐出版公司印行本。

[2] 按:「如對」後,疑脫「目」字。

[3] 按:原文作「恉」。敦煌寫卷中,豎心旁與提手旁以形近而常常混用,今據文義改。

[4] 按:「旦」,疑通「但」。

[5] 按:原文作「七」,似為「大」字磨去撇筆者。今據文義改。

[6] 按:原文作「悼」,為豎心旁與提手旁混用者。今據文義改。

[7] 按:「巷陌」之「巷」,原文寫作「?」旁加「巷」字。此乃「巷」字的增旁字。

[8] 按:如原卷中謂:「如曾聞師訓,或通彌勒禪者,依法修行。」又曰:「方稱彌勒慈悲之禪。」又曰:「是名彌勒無分別禪。」

[9] 見 1930 年 5 月刊印《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二本第一分,江蘇古籍出版社 1999 年 3 月第一版影印本第 5 頁。又見《金明館叢稿二篇》(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0 年 10 月第一版)。

[10] 見「敦煌漢文寫本中?‘佛教綱要書'」,《龍穀大學論集》第 300 頁至 315 頁。此文乃上山大峻先生寄贈,承羅麗容教授譯、方廣錩教授校,對以上諸先生,一併表示感謝!

[11] 按:原文有「夫坐禪時,先發廣大慈心」的說法。

[12] 見《說文解字注》「一篇上」,第 7 頁上。

[13] 見《玉篇》卷第一「示部第三」,第 5 頁上。中華書局 1998 年 11 月印行《小學名著六種》(景印《四部備要》本)。

[14] 見《廣韻》下平「二仙」,第 34 頁下。中華書局 1998 年 11 月印行《小學名著六種》(景印《四部備要》本)。

[15] 見卷第四「辨六度法篇第四十四」,《大正藏》 54 卷第 1116 頁上。

[16] 《大乘義章》卷十三「八禪定義四門分別」之「釋名辨性一」。見《大正藏》第 44 卷第 718 頁上。

[17] 見卷第十二,《大正藏》第 24 卷第 756 頁下。

[18] 見卷第十二「五停心義四門分別」,《大正藏》第 44 卷第 698 頁上。

[19] 見卷第四「第一門第四子攝頌之餘」,《大正藏》第 24 卷第 220 頁下至 221 頁上。

[20] 見《大正藏》第 25 卷第 362 頁下。

[21] 見《菩提道次第科頌講記》「肆、上士修法」,《能海上師全集之二》第 138 頁。台灣方廣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1994 年 11 月第一版。

[22] 如梁 / 曼陀羅仙共僧伽婆羅譯《大乘寶云經》卷第五「安樂行品第五」說:「云何菩薩多修慈悲觀?菩薩摩訶薩獨居閑靜具如前說,依前次第而作是念:是諸眾生多諸瞋恚、怨憾、忿恨,造諸惡業,結搆怨家,無緣責主。若於過去現在未來,一切瞋恚究竟滅已,我方得坐菩提道場。作是甚深觀察思惟,真實慈悲,非但口說。」 見《大正藏》第 16 卷第 269 頁中。

[23] 見姚秦 / 鳩摩羅什譯《大智度論·釋初品大慈大悲義第四十二》卷二十七,《大正藏》第 25 卷第 256 頁中。

[24] 按:中庸,如唐 / 玄奘譯《瑜伽師地論·攝決擇分中菩薩地之三》卷第七十四:「云何心清淨十相?一憐愛心而行惠施,謂任自性於諸有情。二珍寶心而行惠施,謂於施所(按:原文如此,疑有脫文)。三平等心而行惠施,謂於怨親,及中庸所。四調伏垢心而行惠施,謂於慳垢,及蓄積垢。當知不施於他名為慳垢,自不受用名蓄積垢。(後略)」見《大正藏》第 30 卷第 709 頁中。

中庸人,如唐 / 玄奘譯《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智蘊第三中他心智納息第三之七》卷第一百五云:「如佛知其念,告阿難言:由我多住空三摩地,汝起城邑想處,我起阿練若想;汝起親屬想處,我起中庸人想;汝起有情想處,我起圓滿法想故,我安靜不動如山。」見《大正藏》第 27 卷第 542 頁中。

[25] 如明 / 宗喀巴造、民國 / 法尊譯《菩提道次第廣論·共上士道》卷第八云:「總欲離苦,數數思惟其有情苦即能生起。然令此心易生猛利及堅固者,則彼有情先須悅意愛惜之相。如親有苦不能安忍,怨敵有苦心生歡喜,親怨中庸若有痛苦多生捨置。其中初者,因有可愛,此復隨其幾許親愛,便生爾許不忍其苦。中下品愛下品不忍,若極親愛,雖於微苦亦能生起廣大不忍。見敵有苦,非但不生欲拔之心,反願更大願不離苦,是不悅意相之所致。此亦由其不悅大小,於苦歡喜而成大小。親怨中庸所有痛苦,既無不忍亦無歡喜,是由俱無悅非悅意相之所致。」見藍吉富主編《大藏經補編》第 10 冊第 679 頁下。台灣華宇出版社版。

[26] 見唐 / 玄奘譯《阿毘達磨俱舍論·分別定品第八之二》卷第二十九,《大正藏》第 29 卷第 150 頁下至 151 頁上。

[27] 見姚秦 / 鳩摩羅什譯《禪法要解》卷上,《大正藏》第 15 卷第 290 頁中。

[28] 見卷第六「觀四無量心品第五」。第 15 卷第 674 頁中至下。

[29] 見姚秦 / 鳩摩羅什譯《坐禪三昧經·第二治瞋恚法門》卷上,《大正藏》第 15 卷第 272 頁中。

[30] 同上。見《大正藏》第 15 卷第 272 頁中至下。

[31] 如唐 / 玄奘譯《大乘阿毗達磨雜集論·本事分中三法品第一之二》卷二云:「三分別者,謂自性分別、隨念分別、計度分別。自性分別者,謂於現在所受諸行自相行分別。隨念分別者,謂於昔曾所受諸行追念行分別。計度分別者,謂於去來今不現見事思搆行分別。」見《大正藏》第 31 卷第 703 頁上。

[32] 見 元魏 / 瞿曇般若流支譯《正法念處經》卷五 , 《大正藏》第 17 卷第 25 頁中。

[33] 唐 / 義淨譯《金光明最勝王經·分別三身品第三》卷第二云:「聲聞獨覺已出三界,求真實境不能知見。如是聖人所不知見,一切凡夫皆生疑惑,顛倒分別,不能得度。如兔浮海,必不能過。所以者何?力微劣故。凡夫之人,亦復如是,不能通達法如如故。然諸如來無分別心,於一切法得大自在,具足清淨深智慧故,是自境界不共他故。是故諸佛如來,於無量無邊阿僧祇劫,不惜身命,難行苦行,方得此身。最上無比,不可思議,過言說境,是妙寂靜,離諸怖畏。」見《大正藏》第 16 卷第 410 頁中至下。

[34] 按:指姚秦 / 鳩摩羅什譯的《金剛經》。

[35] 見唐 / 慧立本、彥悰箋《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卷第七,《大正藏》第 50 卷第 259 頁頁上。按:這堥銋穄A及到一個很重要的理解問題。按照鳩摩羅什的譯本,金剛,乃是對般若的修飾,即明般若如金剛一樣,無堅不摧,無煩惱不斷。故古來註疏,多作是解。而按照玄奘所說,則金剛乃是對分別惑的修飾,明此惑如金剛般堅固,必須依靠無分別慧方能斷除。

[36] 見卷六「入所知相分第四」,《大正藏》第 31 卷第 351 頁下。

[37] 按:龍樹的思想,也還是來源於佛陀所說大乘經典。如北涼 / 曇無讖譯《大般涅槃經·迦葉菩薩品第十二之五》卷第三十七即云:「復觀是受不因自在天生,不因士夫生。不因微塵生,非時節生。不因想生,不因性生。不從自生,不從他生。非自他生,非無因生。是受皆從緣合而生。因緣者,即是愛也。是和合中,非有受非無受,是故我當斷是和合。斷和合故,則不生受。」見《大正藏》第 12 卷第 584 頁上。

[38] 見龍樹造、青目釋、姚秦 / 鳩摩羅什譯《中論·觀因緣品第一》卷第一,《大正藏》第 30 卷第 2 頁中。

[39] 按:由此曾引出頓、漸問題的討論。如唐 / 實叉難陀譯《入楞伽經·集一切法品第二之二》卷第二云:「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為淨心現流故,而請佛言:世尊,云何淨諸眾生自心現流、為漸次淨?為頓淨耶?佛言大慧:漸淨非頓。如菴羅果,漸熟非頓。諸佛如來淨諸眾生自心現流,亦復如是,漸淨非頓。如陶師造器,漸成非頓。諸佛如來淨諸眾生自心現流,亦復如是,漸而非頓。譬如大地生諸草木,漸生非頓。諸佛如來淨諸眾生自心現流,亦復如是,漸而非頓。大慧,譬如人學音樂書畫,種種伎術,漸成非頓。諸佛如來淨諸眾生自心現流,亦復如是,漸而非頓。」見《大正藏》第 16 卷第 596 頁上至中。

[40] 見元魏 / 菩提留支譯《入楞伽經·集一切佛法品第三之二》卷第三,《大正藏》第 16 卷 533 頁上。

[41] 見《大寶積經》卷第八十九,《大正藏》第 11 卷第 509 頁中至下。

[42] 按:如新羅 / 憬興撰《三彌勒經疏》云:「彌勒者,亦名彌帝隸者,古所傳皆訛也。今正梵音,云梅怛利耶,此云為慈。慈有二義:一從母慈故,二據自慈故。初慈即梅呾利尼。梅呾利尼是女聲,謂從母姓慈,故因名慈氏。如《賢愚經》第六十云:初生便有三十二相,身紫金色,姿容挺特。輔相歡喜,召相師。相師既見貌,轉讚其善,因欲立名。問云:生時之相矣。父(按:原作‘文',據校注改)答云:其母素性不調,懷子以來,慈矜苦厄。相師占曰:此兒者,因立名,名梅呾利耶。後慈即梅呾利曳耶,梅呾利是男聲,以自性修慈。如經說:佛云,過去此贍部洲,有大國王,名達摩流波,此云法愛。爾時有佛,號曰弗沙。有一比丘,入慈心三昧,身相安靜,放光照耀。王問:此僧何定致此?佛言:入慈定。王倍生欣躍,云:此慈定巍巍乃爾,我當修習,生生不絕。彼時法愛王今慈氏,謂從彼發意,常號慈氏。久習性成佛,亦稱彌勒。彌勒,波羅門種姓。父姓母姓俱有慈,故名為慈氏。復《婆須密經》云:阿羅彌勒,此云慈氏。語轉異而義亦無違。又解,阿羅即阿逸多。阿逸多是名,彌勒是姓,姓字俱唱故,故不相違。」見《大正藏》第 38 卷第 305 頁中至下。

[43] 見元魏 / 慧覺等譯《賢愚經》卷十二,《大正藏》第 4 卷第 436 頁中。

[44] 見唐 / 實叉難陀譯《華嚴經》卷第七十九,《大正藏》第 10 卷第 435 頁中。又,東晉 / 佛馱跋陀羅譯《華嚴經·入法界品第三十四之十六》卷第五十九云:「或見彌勒,隨本種姓,壽命知識,長養善根。諸劫世界,一切佛所,及諸眷屬,因諸大願,初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或見初得慈心三昧,因以為名。或見彌勒,行菩薩行,滿足一切諸波羅蜜,諸忍諸地。淨佛世界,見諸如來。聞法受持,守護正法。為大法師,得無生忍。知某方處、某如來所,劫數多少,而得受記。」見《大正藏》第 9 卷第 780 頁中至下。

[45] 見卷第二下,《大正藏》第 34 卷第 23 頁中。

[46] 見姚秦 / 鳩摩羅什譯《大智度論·釋往生品第四之下》卷四十,《大正藏》第 25 卷第 350 頁中。

[47] 如隋 / 智顗說《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卷第一之上云:「第一云何名菩薩發心之相?所謂發菩提心。菩提心者,即是菩薩以中道正觀,以諸法實相,憐湣一切,起大悲心,發四弘誓願。」 見《大正藏》第 46 卷第 476 頁中。

[48] 見《大正藏》第 50 卷第 789 頁中。

[49] 見卷十七之「隋國師智者天臺山國清寺釋智顗傳三」,《大正藏》第 50 卷第 564 頁上。

[50] 見第二十「習禪五」的「論」。《大正藏》第 50 卷第 597 頁上。

[51] 按:如梁 / 慧皎《高僧傳》「序錄」卷十四云:「始於漢明帝永平十年( 67 ),終至梁天監十八年( 519 ),凡四百五十三載,二百五十七人,又傍出附見者二百餘人。」其時菩提達磨已來中國,其書未能收錄。見《大正藏》第 50 卷第 418 頁下。

[52] 見《大正藏》第 48 卷第 399 頁中。

[53] 見《大正藏》第 50 卷第 400 頁下。所謂「五門」,即是小乘七方便中所說之「五停心觀」,指不淨觀、慈悲觀、因緣觀、界分別觀、數息觀。所謂「九次」,即是指次第無間所修的九種禪定。又稱「無間禪」或「煉禪」,即色界的四禪定(初禪次第定、二禪次第定、三禪次第定、四禪次第定)、無色界的四處(虛空處次第定、識處次第定、無所有處次第定、非想非非想處次第定)以及滅受想次第定。

[54] 見《高僧傳合集》,上海古籍出版 1991 年 12 月第一版。

[55] 按:《菩提道次第廣論》卷第八「共上士道」云:「七因果者,謂正等覺菩提心生,此心又從增上意樂,意樂從悲,大悲從慈,慈從報恩,報從念恩,憶念恩者從知母生,是為七種。」第 680 頁下。

[56] 見《菩提道次第廣論》卷第八「共上士道」,第 682 頁下。

[57] 按:修平等心的次第與此不同,其從中人入手,然後纔是親、怨。《菩提道次第廣論》卷第八「共上士道」云:「又若此中不從最初遮止分黨,令心平等,於諸有情一類起貪一類起瞋,所生慈悲皆有黨類,緣無黨類則不能生,故當修捨。又捨有三,行捨、受捨、及無量捨,此是最後。此復有二,謂修有情無貪瞋等煩惱之相,及於有情自離貪瞋令心平等,此是後者。修此漸次為易生故,先以中庸無利無害為所緣事,次除貪瞋令心平等。若能於此心平等已,次緣親友修平等心。若於親友心未平等,或由貪瞋分別黨類,或貪輕重令不平等。此亦平已,次於怨敵修平等心。此若未平,專見違逆而起瞋恚。若此亦平,次當遍緣一切有情,修平等心。」見第 682 頁上。

   
   
  點擊此處或最上處“其他”標題,即可回到其他總綱
 



■萬佛寺:台南市楠西區照興里興北73之5號 電話︰06)5751800  傳真︰06)5751411 郵撥帳號:31552013 萬佛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