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檢索
 
若欲搜尋佛法問答的內容,請至佛法問答的網頁搜尋

水月閣


閣主法師專欄

法務活動

衛視• 電台弘法時間

法海一滴


僧團共住理念

僧團影相館

沙彌教育

佛教兒童教育施行要點

通俗佈教


線上佛法問答

線上佛法開示

線上請訂影音法寶

線上請經書

線上請求師父晚課回向


線上法會牌位登記

覺性關懷——臨終照護

佛號下載

來電答鈴

世界佛教通訊

供養功德
 
【法海一滴】 天台學淨土學戒律學佛教史無量壽經會本經論選錄其他
 
 

無量壽經會本是非批會集本之非 ◎王永元

   
 

  蓋聞如來金訓、龍宮寶藏,乃出世之階梯、度生之船筏,是故九界皈依,十方讚歎,雖補處菩薩,亦不能輕易一辭。而今末世凡夫,乃敢妄事增損改易,以至舉世無人提出反對意見者,此則甚怪而令人不可解者也。

  《大般若經》集佛十六會所說而為一部,《大寶積經》則集四十九會為一部,而《百緣經》則集百則因緣為一部,《陀羅尼雜集》則集諸陀羅尼咒為一部,亦有經抄,抄集諸經要義為一部。如是會集,則如藏各 種珍寶於一篋,栽各種名花於一園,不但無咎,有大功德。

  夏蓮居〝會集〞《無量壽經》等經典則不然,乃是將一部經文各種譯本,斟酌導同,編為一部。最初從事〝會集〞者,乃趙宋王龍舒居士,會集《大阿彌陀經》是也。

  印光法師云:「《無量壽經》有五譯。初譯於後漢月氏支婁迦讖,三卷,文繁,名《佛說無量清淨平等覺經》。次譯於吳月氏支謙,有二卷,名《佛說阿彌陀經》;以日誦之經亦名《佛說阿彌陀經》,故外面加一〝大〞字以別之。又有趙宋王龍舒居士,會前二譯及第三譯並第五趙宋譯四部,取要錄之,名《大阿彌陀經》。當時大興,後因蓮池大師持其有不依經文之失,從此便無人受持者;大藏內有此經,各流通處均不流通……。第三譯,即《佛說無量壽經》二卷,現皆受持此經,即曹魏康(國名)僧鎧譯。第四即《大寶積經》第十七《無量壽如來會》,此經王龍舒未見過,乃唐菩提流志譯。……第五譯名《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經》,趙宋法賢譯,原本二卷,……今刻書本作一卷。就中《無量壽如來會》文理俱好,而末後勸世之文未錄,故皆以康僧鎧之《無量壽經》為准則焉。」

  印光法師於此詳列《無量壽經》五種譯本,並且指出王龍舒會集之非,說明今人流通魏譯本的原因。

  印光法師指斥龍舒之誤,在於〝死執三筆即是九品,此是錯誤根本〞。〝以下輩作下三品,其錯大矣〞。又云:「王氏尚有此失,後人可妄充通家乎!既有《無量壽經》,何無事生事?」觀印光法師所說,可知夏蓮居乃〝妄充通家〞、〝無事生事〞,其咎難辭!

  節會經典,實為印光法師所不讚同,恐開啟世人妄自改經之門,乃至曲解經義,壞亂佛法,因此不與認同也。

  《無量壽經》經王龍舒會集後,復有清彭二林、魏承貫二人,亦曾會集,因今時不復流通,且置不論。 今唯論 夏蓮 居會集本, 因其流通甚廣,誦者不察,竟欲廢棄魏譯而流 通夏本, 故不 得不詳加辨析,以正視聽。

《無量壽經》是淨土宗最根本之主依經典。佛於此經之末,祥說此經難聞以及聽聞此經的功德,復云:「當來之世,經道滅盡,我以慈悲哀愍,特留此經,止住百歲,其有眾生,值斯經者,隨意所願,皆可得度」。由此可知此經之重要。而末世凡夫多欲竄亂,豈不促人長思也哉!

  或言夏本會集諸譯,〝只是會集舊有的精華,而不是出於自意的新作,字字句句本于原譯〞。果真如此嗎?我等不妨詳校諸譯,觀其是否〝會集舊有精華〞?是否〝不是出於自意的新作〞?是否〝字字句句本于原譯〞?若非詳勘諸譯,安能識其謬誤之處耶?

  先看經名,舉正報即攝依報,舉化主即攝徒眾,舉果位即攝因行,魏譯〝無量壽〞三字,實已盡攝經中因果、依正、主伴乃至人法、事理,無余蘊矣,義理圓滿,文字簡潔,復何憾乎!而夏本題為《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乃是截取漢宋二譯之名,復削去漢譯〝無量〞二字而成,由此可知夏氏不辨依正事理。

  今且據魏譯與夏本對勘,即可發現夏本之謬。

  經初法會聖眾,魏譯詳列〝尊者了本際〞等三十一位尊者名,而夏本只列〝憍陳如、舍利弗、大目犍連、迦葉、阿難〞五名。復觀漢、吳、唐、宋諸譯,皆不如此。不知夏氏有何身份,憑何證據而削之也?

  復觀魏譯,列〝賢護〞等十六正士名。經中〝善思議菩薩〞,夏氏改為〝善思惟菩薩〞;〝空無菩薩〞改為〝觀無住菩薩〞;〝智幢菩薩〞改為〝寶幢菩薩〞;〝慧上菩薩〞改為〝智上菩薩〞;復增加一〝慧辯才菩薩〞。不但次序顛亂,妄事增損,而復隨便改易菩薩之名,夏氏無事生事,用意何也?

  魏譯有列於法會諸大菩薩示現八相成道之文,共九百餘字,而夏本則刪改只剩四百四十餘字。簡則簡矣,其意義極不完備,何況所集文字,漢、吳、宋諸譯皆無。《無量壽經》現有五譯,縱有異同,皆是依據梵本,故有者不可刪,無者不可加。今夏氏未獲梵本,又不識梵文,而任意增刪,非妄改為何?

  此下夏本云:「爾時世尊,威光赫奕,如融金聚,又如明鏡,影暢表里,現大光明,數千百變」。五譯皆無此文。魏譯則云:「爾時世尊,諸根悅豫,姿色清淨,光顏巍巍」。漢譯云:「於時佛坐,思念正道,面有九色光,數千百變,光甚大明」。吳譯略同漢譯,惟多一〝色〞字。而夏本則將下文阿難讚佛之語〝光顏巍巍,如明鏡淨,影暢表面,威容顯耀,超絕無量〞數語,移至於前,復參照漢、吳二譯,妄易數字。實不知其用意何在?

  此下阿難見佛〝光顏巍巍〞,即從座起〝白佛〞之前,諸譯皆無阿難〝思惟〞一段文。而夏本乃妄加〝尊者阿難,即自思惟,今日世尊,色身諸根,悅豫清淨,光顏巍巍,寶剎莊嚴,從昔以來,所未曾見,喜得瞻仰,生希有心〞數十字。

  以下阿難白佛,魏譯云:「今日世尊,住奇特之法;今日世雄,住諸佛所住;今日世眼,住導師之行;今日世英,住最勝之道;今日天尊,行如來之德。去來現在,佛佛相念,得無今佛,念諸佛耶?何故威神光光乃爾?」而夏本妄改云:「世尊今日入大寂定,住奇特法,住諸佛所住導師之行,最勝之道。去來現在,佛佛相念,為念過去未來諸佛耶?為念現在他方諸佛耶?何故威神顯耀,光瑞殊妙乃爾?願為宣說。」而諸譯中,皆無如夏本之文意。

  按照夏氏觀點,直將康僧鎧法師視如幼兒,所譯之經,如幼兒作文,完全不通,而自視為老師,可以任意增刪改易。狂妄至此,真如孔子所云:「季氏旅于太山,八佰舞于庭」有何不同!

  夏氏任意改易經文,欲一一詳辨,頗費筆墨,今且舉其大端言之。

  一、世尊講述法藏因地時,世自在王佛前有錠光佛乃至光遠、月光等五十三佛名,諸譯雖佛名有增減,但皆列名,而夏本則一概無有。不知據何而削之也?

  二、法藏比丘未出家前為大國王,魏、吳二譯未言王名,唐、宋二譯未述及此事。而漢譯則云:「世饒……王聞經道,歡喜開解,便棄國位,行作比丘」。昔人於此注曰:「此處有脫文」。〝世饒〞即世饒王佛,是世自在王佛之簡譯,同本〝到世饒王佛所,稽首為禮〞等文可證。此下〝王聞經道,歡喜開解,便棄國位,行作比丘〞即是魏譯:〝時有國王,聞佛說法,心懷悅豫,尋發無上正真道意,棄國捐王,行作沙門〞之意。而夏氏乃貿然稱:〝有大國主,名世饒王,聞佛說法,歡喜開解。〞將佛名當作國王之名,以師名為弟子之名,如此魯莽滅裂,實屬罕見。

  三、法藏比丘讚佛偈,魏譯為四言二十偈,漢譯為五言二十偈,吳譯無偈。唐、宋二譯為七言偈,唐十偈半,宋九偈。夏本為七言十偈,其中有抄錄唐、宋譯文者,間有自撰者。如〝無明貪瞋皆永無,惑盡過亡三昧力〞;〝假令供養琩F聖,不如堅勇求正覺〞。如此等文,皆唐、宋諸譯中所無,完全出於夏氏偽撰。

  四、法藏比丘於佛前發願,期成佛道,佛為證明。據魏譯云:「佛為法藏比丘而說經言:譬如大海,一人斗量,經歷劫數,尚可窮底,得其妙寶。人有至心精進,求道不止,會當剋果,何願不得。」義理甚為精妙,而夏本特於此處刪去〝得其妙寶〞四字。夫〝妙寶〞者,乃是國王賜與之珠,龍女獻佛之寶,譬如妙覺之果。夏氏斷然刪去,則知其不解佛法也。

  五、法藏比丘於佛前所發四十八願,盡人皆知,今夏本改為二十四願,可謂驚世駭俗。夏氏意謂:五譯之中,唯魏、唐二譯為四十八願,漢、吳二譯止二十四願,而宋譯為三十六願,故不妨有所增損。豈知上述諸譯皆據梵本,梵本不同,則多者不能損,少者不能增,今夏氏不知有何依據,妄將四十八願改為二十四願耶?若抄錄漢、吳二譯,猶如說也。然今據漢、吳二譯勘之,都不相應,則知夏本全出私臆也。夏氏意謂:我雖改四十八願為二十四願,而可攝盡四十八願之義,願文雖少,而意義不缺。今據魏譯勘之,亦復不然。例如魏本第十願:「設我得佛,國中天人,若起想念,貪計身者,不取正覺」。夏本中無如此義。第十一願:「設我得佛,國中天人,不住定聚,必至滅度者,不取正覺」。夏本則將〝不住定聚〞改為〝遠離分別,諸根寂靜〞,其義不同。第十九願:「設我得佛,十方眾生,發菩提心,修諸功德,至心發願,欲生我國,臨壽終時,假令不與大眾圍繞,現其人前者,不取正覺」。此願會攝凡夫。而夏氏於此妄加:〝奉行六波羅密,堅固不退〞等文。〝奉行六波羅密,堅固不退〞乃大菩薩事,非凡夫所能,而夏本妄加此語,豈不將凡夫之修淨業者,峻拒之於淨土大門外乎!問:發菩提心與行六波羅密,同乎?異乎?答:不同。發菩提於前,行六度於後。發菩提雖凡夫亦可,行六度非聖人不能。如是種種難以俱論。又夏本云:〝我作佛時,國無婦女〞,乃至〝命終即化男子,來我剎土〞。據此文義,是此土女人,先已命終,於中陰中化為男子,然後出彼剎土。然尋淨土經論,都無此義,則其出於夏氏本人杜撰無疑。

  魏譯第十八、十九、二十願,被國內外佛教界淨土宗論為〝攝生三願〞。尤其是日本淨土學者有言:〝此三願詳明眾生三種機類,機有三,故願亦以三應之〞。又云:「此三願文及其成就文,在康僧鎧所譯之《無量壽經》,非常簡潔整嚴,文約而義豐,詞暢而理圓,明朗爽口,易持易記,非其他四譯所及。」至於後人所會集之本,似不知此三願的範疇,故會集之後,三願混淆,願文繁複,同時願文與成就文不能相應。此中言〝成就文〞者,乃魏譯本卷下開始的〝諸有眾生,聞其名號,信心歡喜,乃至一念,至心回向,願生彼國,即得往生,住不退轉,唯除五逆,誹謗正法〞等文,此文與十八願相應。蓋發願是因,而成就是果也。十八願〝至心信樂〞,乃〝明信佛智,信心回向〞之〝信樂〞;十九願〝至心發願〞,乃〝以疑惑心,修諸功德〞之〝發願〞;二十願〝至心回向〞,乃〝猶信罪福,修習善本〞之〝回向〞。十八願明信佛智,信心回向,故為化生,生於報土;十九、二十願則疑惑佛智,然猶信罪福,修諸功德善本,則為胎生,生於化土。而夏本全昧此義,純屬篡改,故不可從也。

  六、法藏比丘發願之後,魏譯有五言十一偈,宋譯有五言十三偈,唐譯有七言十二偈,漢、吳二譯無偈。夏本則為五言,其中隨意節取魏、宋二譯,或於此譯摘三四句或一兩句,或於彼譯摘三四句或一兩句,亦有自撰者,拼湊成十一偈,不知其用意何在?

  七、魏、唐、宋諸譯皆有十二光佛名,而夏本則不遵一譯,隨意摘錄三譯,湊成十二光佛名,不知其取捨之意?

  八、世尊講述極樂世界依正莊嚴以及三輩往生後,復說偈頌。魏譯為五言三十偈,唐譯為五言十二偈半,漢譯為六言偈,宋譯為七言偈,吳譯無偈。夏本為五言十七偈半。夏本除隨意摘取魏、唐諸譯及杜撰外,將魏譯〝若人無善心,不得聞此經〞之下十偈,全部刪除。

  九、夏本經末復有七言八偈,亦如前文,隨意割截唐、宋二譯,間以私撰,拼湊而成。偈頌如是,長行亦莫不如此。據夏氏看法:康僧鎧法師乃至漢支婁迦讖、吳支謙、唐菩提流志、宋法賢諸大德,悉皆無能,所譯諸經,皆須經夏氏增刪筆削,修改點綴,而後可讀。豈非狂悖之甚哉!

  十、魏譯三輩往生之後,即世尊說頌,並無〝往生正因〞之說。因為三輩文中〝捨家棄欲〞、〝發菩提心〞、〝一向專念〞、〝修諸功德〞、〝聞法歡喜〞等即是正因,毋須更說正因也。而夏氏於三輩文後,復列〝往生正因〞一章。所說修行十善、晝夜思惟、至心皈依、不驚不怖、心不顛倒,即是下輩生因。然亦必須發菩提心,否則即墮成胎生,經意甚明。而夏氏特於此處,顛倒錯亂,隨意增刪。於此足見夏氏昧於教義,不達經宗,故致如此。

  以上辨析,惟舉大端,不能詳說。設若不信吾言,疑為誣謗,但請據魏譯與夏本一一對勘,復參以漢、吳、唐、宋諸譯,則其篡改經文、壞亂經法之罪,昭然若揭。

  夏事以一介凡夫,閉門塞竇,造作膺品,此亦妄人也已矣,不睬即可。而某法師乃大事推銷,稱此膺品為〝非前人所及〞,且誣〝印祖如及見之,所慮或可釋然〞。印光法師所慮者,即〝慮以啟後人改經之端〞也。夏氏篡改經文,壞亂經法,不但啟人改經之端,而已正事改經,〝印祖如及見之〞,豈但〝所慮〞未能〝釋然〞,當嚴詞斥責,鳴鼓而攻之矣。

  妄人壞法,原本不足責。而某法師登高一唱,於是一盲引眾盲,幾致真經隱沒,膺品氾濫,如洪流橫決,莫可制遏。推其緣故,皆由吾教中人士,不讀真經,不具慧目,以致邪正不分,是非不辨,至於斯也。觀此現象,豈不令人揮賈生之淚,而作汨羅之歎也。為今之計,唯有倡導同學,精研教法,讀誦大乘,勸進行者,庶可濟耳。願吾教中人士共勉之哉!

   
   
  點擊此處或最上處“無量壽經會本是非”標題,即可回到無量壽經會本是非總綱
 



■萬佛寺:台南市楠西區照興里興北73之5號 電話︰06)5751800  傳真︰06)5751411 郵撥帳號:31552013 萬佛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