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檢索
 
若欲搜尋佛法問答的內容,請至佛法問答的網頁搜尋

水月閣


閣主法師專欄

法務活動

衛視• 電台弘法時間

法海一滴


僧團共住理念

僧團影相館

沙彌教育

佛教兒童教育施行要點

通俗佈教


線上佛法問答

線上佛法開示

線上請訂影音法寶

線上請經書

線上請求師父晚課回向


線上法會牌位登記

覺性關懷——臨終照護

佛號下載

來電答鈴

世界佛教通訊

供養功德
 
【法海一滴】 天台學淨土學戒律學佛教史無量壽經會本經論選錄其他
 
 

淨土學試述 廣化律師對彌陀淨土的信仰與弘揚廣化律師紀念專集編委會

   
 

  「持戒念佛」是 廣化律師一生修行的宗旨。 廣公對二者的關係曾開示如下:「『持戒』和『念佛』合之則兩美,分之則兩損。何以故?若持戒不念佛,來生以夙世持戒故,必定大富大貴。但是大富大貴的人,十分之九不願修道,所謂『富貴學道難』。富貴中人不知學道,他的生活必定趨向食、色、玩樂的享受,凡是過這種生活的人士,不難想像到他的將來,必定墮三惡道,這第三世他就受苦了。又,若念佛之人不持戒,臨終多被業力所障,不得往生,流入八部鬼神中去。這即是『持戒』和『念佛』,分之則兩損。如果能持戒又念佛,即得現前身心康樂,當來往生西方,見佛聞法證三不退,終至圓滿無上菩提也。」(《年譜》頁 349-350 )除此之外,又作「持戒念佛四料簡」云:『持戒又念佛,世世常福樂;念佛又持戒,往生多自在。有戒無淨土,第三世受苦;有淨土無戒,往生遭障礙。」(《廣化律師淨土集》以下稱《淨土集》頁 553 )可見在 廣公的信念中,「持戒」與「念佛」是居平等、相輔相成的重要地位,而其一生之修持亦在此雙軌道中平衡前進。

  有關 廣公持戒弘律的經過與成就,普為世人知曉與推崇,並且也為文略述過。然關於 廣公如何選擇彌陀淨土為其一生修學的歸宿,其開始之樞機與修學過程,則鮮為人知。今依 廣公親筆記載的《日記》與第一手資料所彙集的《年譜》,整理出清晰影像,讓讀者明白 廣公一路走來的腳跡,及其努力修持的種種經過,再對照日後 廣公功行圓滿、自在往生的種種瑞相,如是因,如是果,則更知所向學。謹將 廣公一生修學與弘揚淨土的過程略述如下:

  民國四十三年, 廣公三十一歲, 十月十六日 追隨 律航老人赴台中市,在台中蓮社,由 律老之介紹得識李炳南老居士,彼此一見如故;即與律老三人趺坐長談教益良多,相逢恨晚。此番聚談,為 廣公修學淨土的樞機(《日記》頁 182 )。後於 十二月五日 ,即參加嘉義天龍寺啟建之彌陀佛七法會,廣公曾購備素菜供養三寶;並將供養三寶功德,至心迴向在大陸的父母,生得安樂,死歸淨土。在佛前作此迴向時,誠敬懇切,聲淚俱下。當夜蒙佛力加持,得夢遊極樂國土,黃金宮殿。而於佛七期間少證一心的經驗,更是增長廣公學佛精進的原動力。而在佛七圓滿夜, 廣公步行返營,中途吐血,急以 律老所教授「併耳念佛」方法,記數念佛八千聲,抵達醫院,弗藥而癒(《年譜》頁 86 )。凡此種種經驗,對於初學佛法的人,真正是鼓舞向上及堅定信心的原動力。由以下資料顯示, 廣公從此以後,在自度度他方面皆是以「淨戒為因、淨土為果」作為努力的方向。

  民國四十五年夏三月, 廣公於南投龍泉寺成立定期念佛會,每月初一、十八兩日定期念佛(《年譜》頁 104 )。七月,於龍泉寺成立週六念佛會,此為 廣公南投宏法之第四大願。期間以「 華嚴 居士」之名,於念佛會講(念佛的功德)等主題(《年譜》頁 105 )。由於 廣公此時養痾於埔里陸軍療養二大隊七中隊,離中隊營房約一里許,有位楊政丹老先生,自己有一間小佛堂, 廣公自至埔里的第二日起,即每晚到 楊老 先生的小佛堂拜佛、做功課,除非有特別事故,從不缺課。這期間的念佛工夫又較前進步。如《日記》所載:「 …… 頗多餘暇修持佛法及研讀佛經,計先後研製〈八識規矩頌簡明表〉及研製〈往生論研讀心得圖〉二種。又半年來,每晚赴鯉魚塘楊政丹老先生處佛堂內作早晚課,風雨無阻,養成持恆習慣,而念佛工夫亦頗有進步。例如:秋間口夜,夜半醒來,作理觀念佛,因鄰床軿聲頓住,以忽一驚,念佛境界為之一變,萬緣頓息, …… 心生覺念,乃得不覺。」(《日記》頁 200 )同年 十月二十六日 , 廣公赴台中侍從 律老,在台中盤桓三日,承 律老授《淨修捷要》、《五念法門》及《坐禪要訣》,並請 律老印可其近日「追頂念佛」所得善境(《日記》頁 204-205 )。在念佛的路途上, 廣公已漸漸得到清淨法喜的訊息了。

  民國四十六年五月, 律老贈予 廣公《無量壽經義疏》,並題句云:「持戒念佛,弘法度生,了生脫死,滿菩提願。」語重心長。 廣公兼旬看完三遍,並作〈五重玄談〉備忘(《日記》頁 212 )。 九月十九日 , 廣公於慈善寺,依 律老披剃出家。 九月二十二日 ,即隨 律老至關子嶺大仙寺,為東林精舍蓮友講《無量壽經》, 律老方便大座, 廣公講小座,歷二十天圓滿(《日記》頁 219 )。這是 廣公出家後的第一次弘法,即講淨土宗的根本大經 —— 《無量壽經》,可見 廣公與彌陀淨土的因緣甚深。

  民國四十七年, 廣公隨 律老至彌勒內院,在汐止數十天(住慈老塔邊茅蓬),將《彌陀經》各家註疏看一遍、二遍不等,並作筆記,準備作為日後弘法的參考(《日記》頁 224 )。同年 四月十日 起, 律老講《無量壽經》,至 五月二日 圓滿, 廣公奉命講小座(第二次隨講小座)(《日記》頁 226 )。 農曆十一月十七日 為彌陀聖誕,慈善寺啟建彌陀佛七, 廣公主七,期間瑞相顯現 —— 佛七瑞應事蹟如下: 廣公在第二天大迴向時,即蒙觀音菩薩甘露灌頂,見青色蓮花於七寶池畔及見七寶欄楯等。又 劉貽端 居士,亦見佛放光明等等。慈善寺門前桂樹,從此次佛七起開花,接連至第二年觀音法會,花開不斷。此是佛法神力加庇示瑞,鼓舞行人(《日記》頁 232-233 )。

  民國四十八年元月四日, 廣公隨 律老至白雨生司令冢,見日本《淨土宗全書》,洋洋大觀,愛不忍釋。白司令睹狀,慨然惠贈。 廣公得此書,如獲珍寶,並下定決心將來也要編著中文「淨土宗全書」 —— 蓮藏(《日記》頁 234 )。 廣公日後雖也有著手進行,可惜礙於客觀因緣未能具足而沒有完成。

  由於 廣公秉承 律老「弘法度生」的大悲心願,而自己也立下「於無佛法處,建立正法幢」的菩薩行願,故於七月間開始遊化東部。除了在玉里華山寺講「彌陀淨土法門略說」,並與當地士紳合力籌備「台東佛教蓮社」(《日記》頁 240 )。 十月十八日 ,台東佛教蓮社正式成立。 十一月二十五日 ( 農曆十月二十五日 )起,每逢星期三、五,在蓮社開講《阿彌陀經》。實現 廣公以淨土法門引渡眾生的菩提心願。然而當時的東台灣交通阻滯,文化落伍,佛教亦冷落,人無善根,開辦道場,萬分困難。 廣公為貫徹「於無佛法處,建立正法幢」的心願,勉為其艱。嘗以「欲報佛恩」自我勉勵,有時遇到困難,輒以「忍辱波羅蜜」對治之。每自嘆此為菩薩精神,淚珠暗灑(《日記》頁 242 )。

  民國四十九年, 律老捨報往生。由於 廣公親侍目睹 律老念佛安詳往生之種種瑞相,因此更堅定 廣公「深信佛語,持佛名號,願生極樂」的淨土思想(《年譜》頁 152 )。 律老是 廣公學佛生涯中最具影響力的引導人。從 廣公初學佛法、介紹淨土法門,一路提攜,直至最後,又以「預知時至、無疾而終」的往生瑞相,鼓舞 廣公信願念佛、堅定 廣公求生西方的意志。

  廣公終生行持彌陀淨土法門,最終也果如其所願的往生極樂,其中的契機即在於 律老的影響。由此可知,修道人選擇依止真正的善知識,對於道業的成就是具有關鍵性影響力的!

民國五十年一月三十一日 ( 農曆十二月十五日 ), 廣公由台東返抵慈善寺,著手編訂《淨土全書》。從 農曆正月初一 日,發願在慈善寺,禁足半年修淨業,求生西方。 正月初九 日清晨齋天, 廣公夜夢三尊神人至其所,說為延壽若干年。此事見《日記》所載:「原於去年師父圓寂之七日,六月十九日夜,夢神人告於明年 六月十九日 當往生西方;次二十三日,又夢往生景況,鎮靜安詳。因此之故,今上半年在慈善寺禁足,專修淨業,求生西方,以期不負三寶厚恩,不虛耗信施也。今忽得延壽之夢,到期而不往生者,益信去年所夢非虛也。」慈善寺例年「春季佛七」, 廣公於此次佛七,發願少睡或不睡,一心將念佛功德迴向生西。起七前夕,見佛光瑩然,大殿忽然擴大,蓮邦現於殿內。第二天,見西方三聖於蓮池。第五天上午第二枝香歸位念佛時,覺有黑蛇長三尺,大盈握,從腰間下地,由門檻下出去(《日記》頁 265-266 )。 十一月十一日 , 廣公主持靈隱寺彌陀佛七。佛七期間第五夜唸大迴向文「願我臨終無障礙」時,祥光罩身;又夢觀音、勢至二大士從座而下,欣然起舞,樂融融也。從年立春日起, 廣公每天持誦《彌陀經》,是年一共主持了七個「念佛七」(《年譜》頁 157 )。

  民國五十一年, 廣公居俗 時的 老師 —— 李濟華 居士往生。(於台北念佛團講完「彌陀大意」之後,於大眾念佛聲中坐脫)(《年譜》頁 162 )。 廣公於〈 李濟華 居士傳略〉中言:「 …… 蓋預知時至,駛函告別焉。其人其事,影響所及,令不信佛教者,緣致信佛;信佛而不修淨土行人,於末後一著往生懷疑者,斷疑生信。是乃可謂:大作佛事,普利人天也。」(《學佛雜記》頁 135-136 )。並於〈 李濟華 居士遺集序〉中讚曰:「大哉濟老!現居士身而為說法,創寶島坐化之偉蹟,此非常人作非常事也。堪與肉身菩薩慈公老人媲美,一僧一俗,開台灣佛教史之新頁。「(《學佛雜記》頁 138 ) 廣公的僧俗師長 —— 律老與濟老,皆示現淨宗行人的最佳典範 —— 「預知時至、無疾而終」,這對 廣公一生堅持以彌陀淨土為其修行的歸依處,給予最大的鼓勵。

  同年 十月初十 日, 廣公於基隆興建的法航精舍落成。啟建第一個佛七,在佛七期間瑞相昭著,金蓮花現,大如車輪,光明四耀;又兩度見佛現金色身,相好莊嚴,世無倫比(《年譜》頁 165 )。

民國五十四年九月一日 ,慈明佛學院開學, 廣公於該院教《阿彌陀經》(六講此經)。 十二月二十五日 起,講《往生論》。是夜禮念間,厭離娑婆,欣仰極樂。 廣公憶及《往生論》:「佛光無礙之義,若身在佛光中」,忽悟得一切皆空,親證生佛一如之理(《日記》頁 298-299 )。

民國五十五年二月十四日 起,為慈明佛學院任講《十六觀經》。 二月二十一日 ( 農曆二月初二 日)為慈明寺佛七主七,發願七中精進念佛。第二天念佛堂中禮佛時,見無量壽佛黃金色身,珠寶莊嚴,光明晃耀,世間未見,俄頃而隱。第四天上午第二枝香止靜時, 廣公自述:「恍惚見佛殿樓下水池中有一船,坐多人,林翠松亦在船中,是三十六號。我上船執舵,叫聲『開』,船遂乘地面洪流(氣流)出山門去,得句云:「『揚帆順水西方去,大家同上大願船。』猛想『大家同上大願船』二個大字,遂醒。」(《日記》頁 301-302 )

  廣公在這一年中主持十個佛七,種種瑞相頻生,然 廣公謙稱:「凡此瑞相,皆佛菩薩示現,接引眾生,我自愧無德無修,何敢與焉!」(《年譜》頁 202 )

  民國五十六年 農曆二月初二 至初八日,為慈明寺例年春季佛七, 廣公在主七期中,以「坐佛光中之我,念我心中之佛」,作觀念佛,頗得受用,月餘仍少妄想(《年譜》頁 206 )。讀者至此,或許會納悶:「為什麼 廣公念佛成就很快,而我們卻沒啥消息?」這些疑問,可從 廣公當年對時人的解答當中得到訊息:「往年有一居士問我『如何得一心?』我以記數念、併耳念等等方法答之,他都說已念過,未得一心云云。見師(律老)自外歸,我以此相告,師云:『此是生死心未切,生死心切即念得一心也。』民國五十七年,我在護國寺患大病,初夜鬼來拉被,中夜夢到荒山墓旁找芳鄰。夢醒生大惶恐,懼墮鬼道,猛切念佛,遂獲善境。但得善境之後,遇有因緣,易得一心,如鐵受電,再次不難。昔有國王,見外道苦行,而比丘念佛,苦樂懸殊。心疑比丘修行,不能出離。比丘告王:『以修行不在身苦,而在心切與不切』。於是用死囚捧油缽遊行大街,而囚犯一心護缽而行。故事以喻比丘為生死苦,一心行道,念佛得一心。」(《年譜》頁 214-215 )「生死心切即念得一心」正是問題的答案。 廣公一生為病苦所折磨,又境遇多舛,其厭離娑婆、欣羨極樂的心,恐非一般常人所能理解,而這一點也正是 廣公念佛工夫成就的主要動力。

  民國六十年, 廣公大部分時間皆在辦《民聲日報 • 醒世週刊》,期間亦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收集到 律老遺著《百日念佛自知錄》,在《醒刊》分期刊出。刊畢之後,復與《念佛入門白話解》合刊,於秋初印行濟世,即《律航法師遺著第一輯》(《日記》頁 325 )。其用心則如〈律航法師遺著序〉所言:「 …… 書中『併耳念佛』法,實為排除妄想的妙法,其『痛切念佛』法,乃穩操往生的左券。是故無論新學老參,允宜人手一冊。至於《百日念佛自知錄》,為 師閉般舟關,精修念佛三昧的筆記,舉凡在關中的生活檢討、念佛行持、懺悔策勵、遣除魔障等等,一一翔實記錄,以資檢討改進,故名曰《自知錄》,蓋取『如人飲水,溫冷自知』之意焉。其實師之所懺悔自責者,正是我輩學佛人的一般通病,師發露而我們覆藏;師之惕勉策勵者,正是我們修行之目標,師惕勵而我們怠忽。師之行持經驗,如怎樣念佛才得一心,怎樣拜佛較為虔誠,觀想念佛的修觀次序,念佛見佛怎樣才不會著魔,凡此種,皆可作修道人的良師益友,不可不讀。」(《學佛雜記》頁 148-149 ) 廣公悲心切切,除了紀念並發揚 律老弘法利生的心願,更願淨宗行者在修學過程一帆風順,此是 廣公不辭辛勞將之彙集出版的苦心。

  民國六十二年, 廣公歷經人事遷變(離開南光佛學院、《醒刊》被迫停辦),又加上舊疾復發,遂決定掩關淨修,依慈雲懺主修訂的《淨土懺本》行之。閉關目的在修淨土,只是淨土禮懺境界愈善,病苦及諸魔障就愈大(《年譜》頁 238 ),終致平地一跤,跌斷左腿,為治病而被迫出關。雖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但由於 廣公精進修持,將宿業轉成「重報輕受、後報今受」,若以菩提道上的長遠眼光來看,或許是「不受後有」的徵兆吧!

  民國六十五年,  廣公之 教授阿闍黎 道源尊宿,於台北志蓮精舍宣講《觀無量壽佛經》,適值 廣公在中國內學院亦正講授此經,( 廣公自言參考書有十種,而以《妙宗鈔》、《四帖疏》、《靈芝義疏》三部為主,深入淺出,應機宣講)故每晚恭詣座下諦聽。有感 道老見解高超,有時言前人之所未言, 廣公於法喜充滿之際,遂發心將 道老所講筆記成書(即《佛說觀無量壽佛經講記》),流通於世,普利有情(《淨土集》頁 181 、 182) 。

  民國七十一年九月, 廣公於雷音寺再版倡印《觀念法門》、《 李濟華 居士遺集》。並於 農曆十月十一日 , 廣公帶領弟子、信眾北上土城承天禪寺,拜見當代高僧 廣欽老和尚。 老和尚自言見 廣公的行持已到達某種程度,故對 廣公開示「實相念佛」之理(《年譜》頁 277-279 )。

  民國七十七年, 廣公辦南普陀佛學院第三屆,在這一年結夏期間, 廣公因腦水腫入醫院開刀,曾人事不省昏迷三天。於昏迷中,旁人卻只見老人口中在唱讚不已,似乎與另一時空之眾生在開示一般。醫生對其病症亦頗不樂觀,咸認難有存活之希望。不料,三天後甦醒過來,身體卻奇蹟般的日復一日康健。事後 廣公向弟子透露,彼神識在昏迷中,曾到過西方極樂世界邊境,親睹極樂世界依正莊嚴之現量殊勝景象。於初到之際,即聞空中有聲傳入耳內,謂云:「此乃極樂世界也!」就在內心踴躍歡慶莫名之時,想起辦學之願未了,不可進去。轉念之間,境失識返,遂清醒過來。極樂世界數分鐘之遊,卻已歷經人間三天之光陰矣!(《年譜》頁 306 )

  民國七十八年結夏期間, 廣公病況似有往生徵兆,然又感於大眾之請求及辦學育僧之心願未了,故疾呼「阿彌陀佛救我!」果然感得彌陀慈父之加持而康復(事見上期文稿所載)第二天,有同學請問 廣公:「為什麼有的人念佛有感應,有的人念佛沒有感應?昨天老和尚一念就感應,原因何在?」 廣公回答:「這是有秘訣的,第一:對阿彌陀佛要有信心,相信阿彌陀佛大慈大悲、神通廣大、有求必應,我念他,他一定會聽到,一定會來救我。第二:要誠懇發願,願意要往生極樂世界。第三:要一心實行,老老實實念佛,不夾雜、不間斷。」(《見賢思齊》頁 247-248 )這一段開示正符合淨土二力法門的特色,也是對淨宗行人須具足「信願行」三資糧作最淺白的解說。

  民國八十一年仲夏, 廣公俗家兒子彭長光來台探親, 廣公令其書寫《阿彌陀經》,並撰〈書後語〉云:「 …… 緣起性空之事相,彰顯而易見;緣起性空之理性,幽微而難明。淨土行人能知緣起性空之理,猶能念佛,將來往生蓮品必高。而不明緣起性空之理者亦無妨。只要每天誦經、念佛,不夾雜、不間斷,將來往生西方,花開見佛,彌陀親為說法,何愁不開悟者哉!是故,無論利根鈍根、上智下愚,但有緣遇此《阿彌陀經》,皆應發歡喜心,誠敬受持。平日早晚課誦《阿彌陀經》一卷、阿彌陀佛聖號萬聲,至誠迴向發誓往生西方,若遇難緣,加誦《普門品》。如此修持,決定現前蒙諸佛菩薩加庇,消災除障;將來往生極樂,圓滿菩提。」(《年譜》頁 314 )此正說明淨土法門三根普被、利鈍全收,豪傑無下抑之羞、庸愚有仰攀之益,慈門廣大,普度無遺。

  民國八十五年, 廣公率領南普陀佛學院師生及寺眾,舉辦一場深具歷史意義的三壇大戒會。於第二壇傳過比丘 ( 尼 ) 戒之後,老人家自言心願已了,遂捨報往生。大眾助念時,有人見到阿彌陀佛現丈六金身、放光接引,有人則聞老人家身上散出蓮花的清香。甚至為了讓信眾有瞻仰老人家遺容的機會,遂用冷凍棺柩暫厝在涅槃堂內。十五天內出現種種不可思議的瑞相:如老人家遺體在零下一度的棺柩內,臉色竟漸趨紅潤,比平時還莊嚴;頭七之後,頂門中央現出肉髻相;二七的佛七圓滿迴向時,二、三十位信眾親眼目睹西方天邊遠處出現兩朵大蓮花;十五日後舉行封棺儀式,老人家遺體柔軟且鬚髮漸長,整個額頭、頂門更是顯得殷紅異常。這種種殊勝的瑞相都是超乎常情的,在在證明 廣公已經往生西方無疑了。

  廣公以「娑婆最後身」將淨土行人對淨宗教、理、行、果的篤信切行,終致往生極樂作了最圓滿的示範。值此信仰崩潰、正法不興、名師難遇的末劫濁世時中, 廣公提倡「持戒念佛」的修行宗旨,正是後輩學人菩提道上的指路明燈,千萬不要鄙視「念佛法門」而誤了自己向淨土的回歸。曾有人問 廣公:「什麼人好念佛?」老人家回答:「男人有雄圖大略,最好念佛。因偉大事業,莫過於正覺成佛,利物濟生;女人天性寧靜,最好念佛。因要求清淨逸樂,莫過於念佛得一心不亂;老人嚐遍人生滋味,最好念佛。因求生西方,才是人生的真正歸宿處;少年人初入社會,最好念佛。因佛教哲理,乃是指導人生的方針;軍公教人員生活安定,最好念佛。且念佛可陶冶品德,砥礪忠貞;農人耕作不須應用腦力,最好念佛。且念佛可感應佛力保佑,田禾豐收;工人工作時間最好念佛。因念佛可以提神醒腦,增加工作效率;商人生活清閑,最好念佛。且念佛的人注重信用,可助商業發展獲致巨利。」(《淨土集》頁 488-489 )此一問答,與蓮池大師〈普勸念佛文〉同具悲心,無非在說明「世間無有一人不堪念佛,及普勸世人火急念佛。」進而證得「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的境界。

  「弘揚淨土」是 廣公出家的十大願之一,在出家近四十年當中,不斷的主持佛七、演說淨土經論,自身更因念佛而往生極樂世界,為弘揚淨土法門交了一張最令人喝采的成績單,除此之外,也留下許多淨土方面的著作,如:《佛說阿彌陀經講義》(錄音帶並附習題)、《佛說觀無量壽佛經》註解、《佛說觀無量壽佛經》講記(記錄)、《佛說觀無量壽佛經》要義摭鈔、《佛說無量壽經》彙釋、《往生論》講義及單篇著作、講詞甚多,俱收於《廣化律師淨土集》中。

後記:

  《廣化律師紀念專集》編委會所撰作一系列有關 廣公生平事蹟的文章,將於此告一段落。文中述及一切感應事蹟,乃 廣公觀察可說之時節因緣而說, 公之心意在「自慚業重尚蒙佛菩薩加被、護法龍天護佑」,勉勵後學應依 佛陀之教誨而行,絕非以我慢貢高之心傲人。此用心不同於世間一般無慚無德之人士,為貪求名聞利養而自吹自擂,乃至假造種種附佛異象,以欺瞞無知無辜之凡僧愚民,這一點是編委會必須說明的。

  世尊在《十六觀經》中說:「 …… 欲生彼國者,當修三福 —— 一者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二者受持三歸,具足眾戒,不犯威儀。三者發菩提心,深信因果,讀誦大乘,勸進行者。如此三事,名為淨業。 …… 是過去、未來、現在三世諸佛,淨業正因。」回顧編委會所載諸文,從 廣公對世間法的完成 —— 履踐孝道、精進修行、辦學育僧、持戒弘戒,一直到最終出世間法的完成 —— 回歸淨土,老人家所表現的這一切,真正是「淨業三福」的寫照。 廣公一步一腳印的證明 佛陀的教誨、經典的訓示真實不虛,也展現了他身體力行的實踐結果 —— 終於邁向解脫之彼岸,這在 佛陀綸音已為人淡忘或扭曲的今日,廣公老實修行的精神,帶給我們的啟示應是具有重大意義的。編委會以管窺天、以蠡測海,僅將誠心所掬取的這大海一滴水,供養有緣見聞的行者,願共勉隨學,同生極樂,同成佛道。

   
   
  點擊最上處“淨土學”標題,即可回到淨土學總綱
 



■萬佛寺:台南市楠西區照興里興北73之5號 電話︰06)5751800  傳真︰06)5751411 郵撥帳號:31552013 萬佛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