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檢索
 
若欲搜尋佛法問答的內容,請至佛法問答的網頁搜尋

水月閣


閣主法師專欄

法務活動

衛視• 電台弘法時間

法海一滴


僧團共住理念

僧團影相館

沙彌教育

佛教兒童教育施行要點

通俗佈教


線上佛法問答

線上佛法開示

線上請訂影音法寶

線上請經書

線上請求師父晚課回向


線上法會牌位登記

覺性關懷——臨終照護

佛號下載

來電答鈴

世界佛教通訊

供養功德
 
【通俗佈教】           僧伽雜感佛教科學論世間教育其他
 
  其他:略說廣化律師的精進精神 編委會
   
 

  「精進」,乃修道之根本,是斷惡修善、去染轉淨之修行過程中,不懈怠而努力向上的動力。故俱舍宗以「精進」為十大善地法之一,唯識宗以其為十一善心所法之一。而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正道亦必待「精進」而成辦眾事。「精進」更是菩薩志求無上菩提的重要善根。 廣化律師以「持戒念佛」為其修行宗旨,並且一生成辦,其成功的主要原因,唯「精進」二字而已!筆者不揣愚陋,願將 廣公於修道過程中所表現的「精進」精神及圓滿菩薩「精進波羅蜜」的事例,略說於下,以供所有見聞者,作為修學菩提道的資糧。

  菩薩示現人間,必定要示現與凡夫同類,然後由其行徑去教示如何轉凡入聖的軌跡,其中最大的區別是菩薩身上所流的是「精進」的血液,當他去染轉淨時的那種堅決與果斷,正是對治凡夫因循怠惰惡習的最佳良藥。 廣公在未出家前,雖任軍需之職,看似武官,其實年輕時代的 廣公,曾是一位吟風賞月、飲酒賦詩的倜儻才子。在職軍官喜好飲酒,本來是很平常的事,但是要讓一個喜好飲酒的人戒酒,則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了。然而 廣公他卻示範了「戒酒」的秘訣。如《五戒相經箋要集註》頁 148-149 中所說:「 …… 又有人說戒酒不容易,其實是沒下決心而已!我可以告訴大家戒酒的親身經驗:以前我愛喝酒,若論酒量不大也不小, 一兩 瓶高梁喝下去,臉不紅,神不亂。後來在大陸要離開家鄉時,母親很擔心我這個愛喝酒的毛病,她說:『我剁一集小指頭給你,以後你看到這隻小指頭,就要想到母親,不要喝酒,好不好?』我急忙說:『不要不要,我改便是!』但是後來當兵仍未改掉。有一次和工兵連連長去喝酒,回來寢室後吐了滿地,吵得別人一夜沒睡。清醒後看著滿地穢物,心中很後悔,便下定決心,說了一句:『我從此不再喝酒!』此後便未再沾一滴酒。由此可知,戒酒不難,有沒有下決心而已!」這種「下定決心」便斷然改過的行為,正是「精進」的表現。由於 廣公宿具此「精進」的因子,所以當其日後進入佛門,不論是在自我解脫的修持上,或是度眾化他,乃至令正法久住的努力,更是「精進」力量發揮到了極致,所以成就了道業。以下先就 廣公奉行三十七道品中「精進」的事例,列舉一、二,以見老人家信於道法,矢志精勤之一斑:

一、二課不斷:

  朝暮二課從不間斷,看似平常,其實真正不容易。一般人難免生病或辦常住事務太繁忙,能找一些藉口不上殿就不上殿。 廣公卻以為二堂課誦正是回向信施及救拔眾生的最基本功課,由於常懷慚愧,念念不忘「信施難消」,所以 廣公無論怎麼生病,生什麼病,只要他還能動,都一定要隨眾上殿作課。大眾僧見他老人家已經病成那樣子了還要上殿,都不忍心會勸他休息,而他就是拼了命也要與大眾一同作課。倘若真正病得不能上殿,老人家也會請侍者法師向維那師請殿假,如果有一天不見他老人家上殿作課,又沒有請假,那就是病況危急的時候了。 廣公這種念念在道,並且常行不退的毅力,令所有見聞者深深生起慚愧心,又怎敢不克服惰性,見賢思齊呢?

二、定課不斷:

  菩提道上的行者,若想成就道業,除了要發堅固的道心,還要有長遠心,持之以恆的往目標前進。每日的定課,正是自己依自己根器所定的每日必行功課,依此法水洗滌心靈上的積垢,日以繼日,必有迥脫根塵、靈光顯耀的時刻。但是,這每日看似容易完成的定課,又有幾人能慎始慎終的數十年不間斷呢?老人家做定課的毅力和恆心,更是少有人能及。第一屆學僧三力法師回憶他親近 廣公時的情景是:

  「我們佛學院通常下午六時做晚課,自七時起到九時,集合學僧在教室裡自修 │ 溫習功課。這二個小時,雖是屬於課外自修,但 廣公也不讓你虛度光陰,於是他老人家即在講台上看書,或檢閱筆記,時時都在注意學僧們的動作。到了九時,班長即搖鈴解除自修,然而尚不能休息,大家都要到大雄寶殿去精勤修持。由於我們佛學院已教授過淨土三經 │ 《阿彌陀經》、《無量壽經》、《觀無量壽佛經》,因此,同學們特別依教奉行,受持三根普被的淨土念佛法門,做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資糧。

  當時 廣公教導我們學僧,每晚至少須修持《佛說阿彌陀經》一遍,往生咒二十一遍、或四十九遍、一百零八遍;然後持名念佛,念「南無阿彌陀佛」至少一萬遍;禮拜「南無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最少須拜四十八拜(取四十八願之意),或一百零八拜以上。最後靜坐、回向,這樣才算結束一天的自修。

  廣公為了觀察學僧的修持起見,特別安排在九時四十分左右才進入佛殿,以莊嚴清淨無比的身口意,慇懃恭敬的修持淨業。學僧們看見他老人家「以身作則」的行持,自然必恭必敬的響應修學。然而說來慚愧,始終卻沒有一個同學能夠陪他老人家做到修持圓滿。因為 廣公每天須修持到半夜才休息。學僧的定課已經須要相當多的時間才能完成了,那老人家的定課還要加上每日必誦《比丘戒》和《菩薩戒》,不用說也要做到半夜才可能完成。尋常學院的生活即如此,若有事出外去辦,耽誤了做定課的時間又該怎麼辦呢?老人家的做法是:犧牲睡眠,定課照做。如第二屆學僧慧律法師的描述:「有一次,我和老和尚為三寶事外出,回南普陀已經晚上十一點,老和尚一樣照所訂功課精進不懈,持咒、念佛。凌晨兩點,我醒過來走過老和尚客堂,見他老人家還在用功。靠近老和尚,老和尚對我說:『年輕人修行,要下一點真功夫,以期在臨終生死自在。』」

  甚至到了晚年,羸弱的身軀被病魔摧殘得愈形不堪,老人家依然每日教學度眾,依然每日定課照做,依然要到深夜時分才能去休息。 廣公這樣的工作量和定課,一般年輕體壯的人都還恐無法承擔呢!但是老人家卻日日行之,從未間斷。若問:何以 廣公能如此精進呢?這股原動力發自何處?或許我們可以從 廣公《親筆日記》中去找到訊息:在《親筆日記》裡, 廣公記載了數次證悟的境界,似已達身見泯滅、明心見性的境地。老人家由於用功修持而得證悟,亦由此證悟之力量,推動老人家更精進不懈,相互為因果,而得以完成一己之解脫道業。原來修行成就的人與流轉生死的凡夫,最大差異的地方就在這裡啊!

  無疑的, 廣公對於三十七道品中的「精進」支分,確實奉行圓滿。然而,菩薩弘護正法、饒益有情所修習的「精進波羅蜜」,才真正是 廣公的精神面貌。老人家一生「不忍眾生苦、不忍聖教衰」所做的種種努力,即使身經萬種疲苦,也無怨無悔、不退不沒,直至成辦其事。正如《大智度論》卷八十一云:「菩薩住精進生諸波羅蜜,精進雖是一切善根本,離精進則無善法可得,但以精進力多生五波羅蜜故,名精進生。菩薩常行三種施,未曾捨離,財施、法施、無畏施,是名檀波羅蜜;菩薩善身口正業,直向佛道,不貪二乘,是名尸羅波羅蜜;勤行精進,有人來毀壞菩薩道,能忍不動,是名羼提波羅蜜;菩薩雖行種種餘法,心不散亂,一心念薩波若,是名禪波羅蜜;有二種精進:一、動相,身心勤行;二、滅一切戲論故,身心不動:菩薩雖勤行動精進,亦不離不動精進,不動精進不離般若波羅蜜。」這種由「精進力多生五波羅蜜」的六度相攝情形, 廣公徹底奉行的事實亦略說如下:

一、布施所有親近過老人家的僧俗二眾都知道,廣公一生不喜歡拿金錢,所有的供養都轉成照顧學僧的費用或是承辦三寶事,自己身邊還剩多少錢都不知道,老人家的喜捨精神少有幾人能及。然而最令大家感恩懷念的,卻是老人家那無有邊際的慈悲心力,不疲不厭的鼓勵初學佛的人,撫慰怯弱無助的心靈,指引正路令迷途者知返,栽培學僧令能獨立擔當如來家業,不斷的提攜後進,期能教化一方, … 所有的一切,深深感動著親近過老人家的僧俗二眾。 廣公的「無畏布施」完全是內在修證所自然散發出來的力量。

二、持戒這一度可以說是 廣公生命的精華。從未出家時嚴持菩薩戒,直至出家受具足戒,發願「將來若得住持叢林,當盡心弘戒、傳戒,以報三寶於萬一」,為了貫徹這一心願, 廣公積極講戒、培育弘戒僧材、自己以身作則帶領學戒、持戒的風氣,歷盡艱辛,百死不悔。真正做到如《大智度論》卷八十一文中說:「分別諸戒相輕重:有殘無殘、因緣本末、或遮或聽等,是心精進;能如戒法行,有犯則下意懺除,是名身精進。以是持戒精進,不求天王、人王,乃至不求小乘涅槃,但為戒是菩薩道住處故;持戒能修集五波羅蜜,是名精進波羅蜜。」最後終於圓滿心願,舉辦了一堂劃時代、深具歷史意義的三壇大戒會,為教界留下正法種子,自己則念佛往生西方去了,為後學闡明了「持戒念佛」的真實意義,並且留下典範。

三、忍辱:  廣公在「忍辱」方面的工夫,可以說是已經進入三昧狀態了,何以這樣說呢?早期物資缺乏的年代裡,為了保持出家人的風骨, 廣公堅持不趕經懺、不收女徒的原則,除了讓自己生活受盡苦難折磨,更受盡譏諷謗毀,老人家逆來順受;到了晚期生活安定,住持叢林,信眾仰護,老人家依然如如不動,視名利如浮雲。然而,讓老人家一生吃盡苦頭,考驗「忍辱」工夫的境界,卻是那一生都揮之不去的病魔。老人家以超乎常人的耐力、毅力和心力忍受各式各樣的病苦,幾番生死掙扎而又起死回生,為的又是什麼呢?只為了留住殘軀來弘法利生,圓滿續佛慧命的心願啊!病苦磨盡了老人的身子骨血,然而老人家卻因此更圓滿了「忍辱波羅蜜」。

四、禪定如前所述,老人一生受盡病苦的折磨,但是他依然講戒著書、辦學育僧、教導信眾,廣行一切弘護正法、饒益有情的如來事業,這種能量的源頭,來自老人的甚深禪定力!除了念佛成佛的意志不受外界干擾,老人家念佛三昧工夫的深度,已非常人所可測知,這些都可以在老人家的《親筆日記》中找到實事證明,於此不再贅述。

五、般若:  廣公早年接觸佛法時,即深好研究《心經》,並為信眾講解。由於「般若」的薰習,老人家隨著日積的工夫加深,「精進」的狀態已渾然成片,愈顯得身心一如、動靜不二,所以在那種健康情況之下,還能擔負如來家業,弘法利生,絕非偶然。

  由於精進力的推動,使得 廣公的誓願都得以完成,並且圓滿了「精進波羅蜜」,一步一腳印的證明了佛陀的教誨、經典的訓示,展現了他身體力行的實踐結果。也由於精進力的堅固,使得 廣公在一切逆境考驗之中,愈是困頓艱苦,愈能顯發老人家生命光輝的燦爛亮麗。最後,引《大智度論》卷十五「精進」偈文,作為 廣公一生精進行持,成就道業的寫照:

人有不惜身,智慧心決定,如法行精進,所求事無難!

如農夫勤修,所收必豐實;亦如涉遠路,勤行必能達。

若得生天上,及得涅槃樂,如是之因緣,皆由精進力。

非天非無因,自作故自得,誰有智慧人,而不自勉勵?

三界火熾然,譬如大火焰,有智決斷人,乃能得免離!

以是故佛告:阿難正精進,如是不懈怠,直至於佛道。

勉強而修持,穿地能通泉;精進亦如是,無求而不得。

能如行道法,精進不懈者,無量果必得,此報終不失!

   
   
  點擊此處或最上處“其他”標題,即可回到其他總綱
 



■萬佛寺:台南市楠西區照興里興北73之5號 電話︰06)5751800  傳真︰06)5751411 郵撥帳號:31552013 萬佛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