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檢索
 
若欲搜尋佛法問答的內容,請至佛法問答的網頁搜尋

水月閣


閣主法師專欄

法務活動

衛視• 電台弘法時間

法海一滴


僧團共住理念

僧團影相館

沙彌教育

佛教兒童教育施行要點

通俗佈教


線上佛法問答

線上佛法開示

線上請訂影音法寶

線上請經書

線上請求師父晚課回向


線上法會牌位登記

覺性關懷——臨終照護

佛號下載

來電答鈴

世界佛教通訊

供養功德
 
【通俗佈教】           僧伽雜感佛教科學論世間教育其他
 
  其他:青燈木魚總是緣◎慕蓮
   
 

一 佛緣初發

《法華經》云:「諸佛兩足尊,知法常無性,佛種從緣起,是故說一乘。」回首我的菩提路,是一環扣著一環的,漸入漸深,其中並無明顯的善知識引進,但總覺得,要改變人生的命運,全憑主動,內心恍惚有一種力量在推動著,究竟是如來藏功能的運作,抑或宿生種下的佛道種子起現行,那就不得而知了。

回想當年二十八歲,前往某大都市過年兼探親,親戚領我到一幢十多層樓的百貨公司參觀,內中貨品繁多,我獨為一尊陶瓷的羅漢塑像所吸引 —— 曲肱梵篋,一臉沉思,欣賞一會後,我們就回程了。幾天後,我要返回原居地,親戚問我:

「你想帶什麼東西回去?」

「我喜歡某百貨公司的羅漢像。」

親戚當天就滿足我的願,然後我就捧著羅漢像坐船回家。

在家中的寫字檯是靠牆壁的,牆壁上釘有一個木架子,我把羅漢像安置在木架內,位置在自己座位的頭頂上,在對佛法完全陌生的情況下,如是者朝夕相對了好幾年。

到了三十二歲那一年,我跟隨友人學習「外發動功」,不久發覺身體堶惘野t一個「我」在活動,這個「我」跟自己平時的表現不一樣,引致了日常生活的不協調,究竟是外靈的附身,還是精神上的幻覺? —— 兩者之間實無法分辨。為了挽救自己,我一方面多看一些有關心理輔導的書,以及儒釋道三教典籍;另一方面每天早上,到佛寺拜佛,正是「平日不燒香,臨急抱佛腳」,規定每一個殿叩一零八個響頭(要自己聽到)才上班,如是者過了半年,身體不正常的異動,才慢慢的穩定下來。

古語有云:「因禍得福。」透過這次的「難緣」,我涉獵了三教的相關資料,並從中作出了明智的抉擇,只有佛法才是究竟的真理,只有佛教才是真正的歸宿,從那個時候開始,我主動的去跑道場,借大量的佛書回家恭閱。

我當時的職業是水電,一次在敷設大樓牆外排水管的操作中,因鷹架的竹杆折斷,連人及所站的木板,凌空墜下,在還未到達地面之前,軀體僥倖的被卡在牆壁與鷹架之間,掉不下去,當時頭向地腳朝天,雙手被夾住,無法抓住鷹架脫險,只得大叫救命,在戶內恰有一同事聽到,馬上爬出幫忙,先將我的腰身抱住,慢慢再把身體拔出,再恢復頭上腳下站穩,此時我胸背均擦傷出血,但當時早已魂飛魄散,對痛楚全無感覺,只知心頭狂跳,渾身發抖。

在比買彩票中巨額頭獎還要低的機會下,我撿回了性命,下班後立即找結織不久的出家師父求三皈依,見面時並無提到當天發生的意外,只記得當時精神恍惚,談吐遲鈍。法師說下個月的彌陀聖誕,將舉辦半天普佛法會,並授三皈依,屆時來參加吧。

經過這一次刻骨銘心的無常夢魘,心神還沒有完全安定下來,沒多久又發生另一次的觸電意外,一日在一建築地盆內施工,在步行中踩到一灘積水,積水內有一電線的接駁口,故引起漏電,當時我一腳踏在水中,電力通過身體迴路,從另一隻腳入地,在電力傳到心臟的剎那,高度的膨脹感,令我感到骨肉銷融,死去活來!經上說「觀受是苦」,這種苦猶如天崩地裂,再者,娑婆世界的苦,是「苦海萬重波」,接連碰到二重波,我已受不了,從骨子堨肭_了對世間的出離心,完美的西方極樂世界,不正是等待著五濁惡世的凡夫求生嗎?

數月後,老板差我到一工廠大樓做「消防設備」工程,鐵管有大有小,從地下樓一層一層的接駁上頂樓,工作是蠻耗氣力的,工程進展了大半後,我突然感到咽喉不適,那是由於身體用力不當,把咽喉的微細血管逼破了,這不是休息三兩天就可復原的,只好向老板請假,說明原委。當時我是「王老五」身份,和父母住在一起,生活是輕鬆的,遂賦閒家中,勤翻貝葉,虔禮空王。

二 步入空門

一日,在家居門口碰到住在附近的舊友黃君,我聊及自己的近況。過了兩天,黃君來到家塈銣琚A說他上班多年的寺院,欲聘請文書一人,抄寫性質不用出力,問我要不要考慮?我心想,既然佛陀慈悲向我招手,說不定是我「轉運」的機緣到了,那就試試看罷!

隔日早上,黃君帶領我一同抵寺,頂禮過住持和尚後,老住持指示我,先寫一篇該寺需用的「重建大雄寶殿緣起」草擬文,我叩問了老住持一些寺院相關資料後,就回家把近代高僧的同類文體左抄右錄,再結合該寺的實際情況,彙成一文,交黃君上達老住持。翌日接到通知,寺方歡迎隨時上班。我樂於依教奉行,遂從此離開了一切講求效率的謀生行業,踏進了佛門的淨地,時年三十四歲。

這是一間面積約一甲左右的郊外道場,歷史約數十年,是當地有名的風光遊覽點,每逢假日,本土及鄰地的香客眾多,再加上寺院的一箭之遙處,是國際知名的凱悅酒店,來自世界各地的中外遊客,都會就近入寺參觀,或禮佛結緣,從早上九時到下午六時,人潮拖男帶女,川流不息。

我的工作崗位,主要是負責重建大殿的化緣及登記工作,當時採用一個權宜的辦法,就是打開電話簿的黃頁分類,對各行各業每一間店舖,都發出公開信,通知他(她)們本寺重建大殿的計劃,並附錄佛殿的功能和布施的功德,其中並無強索金錢的成份。憑藉本寺數十年來的良好聲譽,反應成果頗為充實,當時在不舉辦法會的情況下,順利的開始重建工程。供養在寺內的藏書,除了「續藏經」一套一佰伍拾巨冊外,尚有張曼濤老居士所編的「現代佛教學術叢刊」整套一佰本,我的上班生涯是「半工讀」,在寺中上下人等,沒有一人反對,這些都是佛光普照給我帶來的福氣。

到了第二年,寺方發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難緣」,事因本地新從外國調來一位衛生部門的高官,突然下令通知,本寺之齋堂設備不符合衛生規格,要限期停辦。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寺中上下陷入愁雲慘霧之中,未幾有一位不透露身份的女信徒來電話,說可由寺方直接寫信給旅遊司司長,陳述寺方目前的困境,試試看有沒有「轉機」。在抱著一籌莫展,姑且一試的心情下,我依教寫了一封信,上呈老住持過目後,投進了路邊的郵筒中。其內容意謂,政府每年撥給耶穌教教堂的維修費用逾億,但對於中國傳統性的佛教寺院,津貼全無。在種種困難的障礙下,我寺數十年來仍不斷建設,終年開放,對提高當地的文化生活品質,不無幫助,寺內的齋堂設施,只是方便遊客充飢,已有數十年歷史,一向並非牟利性質,但對寺方之龐大開支,亦有助益,且寺內長期辦有老人院,解決一些老人的晚年生活問題,亦屬社會福利設施,今政府一旦查封齋堂,今後寺內的全體住眾生活問題如何解決? ……

一星期後,政府派來兩位通華語的官員,送來一封由旅遊司司長親自簽署的公文,謂寺院的運作可依照原有的方式維持下去,齋堂可享有現行法令的豁免權。喜訊傳來,寺方的陰霾,頓時間一掃而空,正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三寶的感應實在不可思議。

三 脫白披緇

為了與佛陀靠近一點,我搬進了寺中居住,一方面節省了交通往還的時間,另一方面觀察自己,能否適應出家人的生活方式?古德有云:

蒿媟s墳盡少年,

修行莫待鬢毛斑,

死生事大宜須覺,

地獄時長豈等閒;

道業未成何所賴,

人身一失幾時還。

想起古今多少英雄人物,晚年紛紛棲隱空門,就路還家,我自己又是何許人呢?當時曾寫了一首自題詩,記得其中兩句云:

死心已無塵可逐,

禿頭惟有佛堪歸。

心中一直盤算著,在佛門已度過四個春秋,時間不算長也不算短,能夠繼續過一輩子這種「半工讀」的生活方式,「深入經藏,智慧如海」,前途是無可限量的,最好是理一個光頭,死盡偷心,志向將更為專一 …… 。

主意立定之後,首先徵求父母的同意,所得到的是斬釘截鐵的答案:不可以。如是者過了半年,我再舊事重提,局面並無改觀。在這段期間內,有一位居住外地的香客,先後兩次來到寺中結緣,言談間彼此頗為投契,他提到他年青時,是大陸常州市天寧寺的僧人,在一九四八年遊化四海,不到兩年就還俗了。在言談間他對昔年的出家生活極為懷念,對還俗的退志滿臉追悔,認為是此生最大的憾事,他的夫人在旁木無表情。眼前的一幕,猶如一支強心針,把我弄得徹夜難眠,想想自己的年紀已經三十八歲了,古代的高僧大德,不是大多數童真入道嗎?自己目前尚未有家累,只是有一點宿業的障礙,看來是可以排除的,只要立志堅定,義無反顧,一心祈求本師加被,定能扭轉乾坤。每讀到古德之開示:

今者幸生中國,得賴空門,脫萬丈之火坑,拋千重之羈網,如囚出獄,似鳥開籠,履布金積善之場,住七寶無殃之地 …… 。

心中無限嚮往,直感言言貫耳,句句入心,對眼前所選擇之光明大道,更無半點狐疑,我一方面稟白父母,說要到遠方遊覽觀光;另一方面拜候剃度上人,商量大事 …… 。

四 叢林參學

剃度的儀式從簡,場面冷冷清清,當天晚上入黑後,我提著簡單的行李,穿插在萬家燈火之中,心想既然宿生的福德因緣不具足,如今剃了頭,正是「忠孝兩難全」,為免刺激父母的心情,也就不妨先嚐試「一砵千家飯,孤身萬里遊」的行腳滋味吧!古德有云:「世間事,了猶未了,何妨不了了之。」兩天後,我來到了粵北的丹霞山腳,略作小憩後,一鼓作氣登山,進入別傳禪寺掛單。

「天下名山僧佔多」,這是一間位於名勝風景區的道場,使用面積不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傳統中國寺院的生活內涵,樣樣具足。每天早齋後,只要天不下雨,客堂立即打板出坡,住眾分頭到山上找一些枯樹,斬回來作燒炊之用,其中有一段必經的山坡路(五十公尺以上)甚陡,要握著鐵鍊才能上下,從上方把一顆樹運下來,是非常危險的,有一趟一位在家居士搬運期間,被枯樹碰撞到胸部,痛得在地上左右翻滾,即被送醫院療養近月。五觀堂有句云:「三心未了水難消」,在這間寺院喝一口熱茶,不是簡單的事情。除了斬柴外,下山挑菜又是另一種苦行,因寺院位於半山腰,山路儘是羊腸小徑,且石階處處,任何機動交通工具均派不上用場,住眾約五十人,再加上投宿的香客,食糧的需求量蠻多,運輸的艱苦可想而知。

這是一間禪宗道場,除了夏季以外(因無空調設備),長年打板坐香,禪堂是整個道場的靈魂,門口對聯上寫:

此是選佛場

心空及第歸

對於參禪一法,古禪德開示云:

向靜定處正念諦觀,知坐是心及返照是心,知有無中邊內外者心也,此心虛而知寂而照,圓明了了不墮斷常,靈覺昭昭揀非虛妄 …… 若也斂澄一念密契無生,智鑑廓然心華頓發,無邊計執直下消磨,積劫無明一時豁現,如忘忽記如痛頓瘳,即知自心外無別佛。

堂內的鐘板行儀,完全遵照古法。當年我參學心切,全程參加,如是者過了一個春季。堂內的禪客,來自五湖四海,流動性很大,表現大多默默無言,「有緣即住無緣去,一任青風送白雲。」通常白天的參予人數不多,夜間常住眾各人執事已了,大都把握機會,共聚窮心。

我本身在大眾中的職事是大殿香燈,日中禪堂放參後,我必須返回崗位,由於寺院位於名勝風景區,遊客絡繹不絕,在大殿中留守,有時會聽到一些怪論。有一趟,一名手提公事包的中年漢,手指三寶佛大放厥辭:「佛祖有手有腳有五官,跟人一樣,其實是人想像出來的,是精神上的烏托邦 …… 。」

這位仁兄的見解,和佛世時代的城東老母不相伯仲,今者是不見法身佛,古人是不見化身佛,同樣是當面錯失良機。佛教認為,佛像是象徵釋尊所參悟的內容,也即是人人本具、無欠無餘的真如本性,所以與一般的偶像崇拜完全不同。唐朝的如滿禪師,回答皇帝有關佛身的問題,獲得皇帝的讚許,禪師說:

佛體本無為,

迷情妄分別,

法身等虛空,

未曾有生滅。

有緣佛出世,

無緣佛入滅,

處處化眾生,

猶如水中月。

非常亦非斷,

亦生亦非滅,

生亦未曾生,

滅亦未曾滅。

了見無生處,

自然無法說。

也有一些結伴而來的年青知識分子,要求和我拍照,並詢問我一些為何選擇出家的問題,我的回答是:

「放眼世間的任何角落,都離不開痛苦,痛苦正是修學佛法的原動力,人生的苦,簡單的算有投胎之苦、夭折之苦、殘廢之苦、疾病之苦、仇怨之苦、愛別離之苦、孤獨之苦、貧窮下賤之苦、勞動之苦、牽連之苦、牢獄之苦、愚笨之苦、求不得之苦、邊地之苦、水火風災地震之苦、交通意外之苦、工業染污之苦等等。只要修學佛法,消除對五欲的執著,定能漸漸離苦得樂,這是我選擇出家修行的原因。」

年青人聽了,若有所悟,歡喜而去。

寺中的夜晚,通常是萬籟俱寂的,但有時也會應緣舉辦瑜伽燄口施食法會,一唱就是四個多小時,至深夜十一時許才結束。作為香燈師,是最為忙碌的,事前要在大殿搬桌子、椅子,佈置壇城,放置經本、法器、供品,還要把金剛上師使用的一盤撒米,每一粒唸一遍六字大明咒,且整場法會都要參加,身兼香燈跟侍者,法會圓滿後,一一物品歸位,裡裡外外忙得團團轉 …… 。

由於我會講流利的廣東話,而蒞寺的香客以廣東籍為絕大多數,由於語言上的便利,我的職事不久被調動為「照客」,除了打掃客房外,還要跟香客登記、安排房間、拿棉被、熱水瓶,分批領香客用齋。在來寺住宿的香客中,有一種是整批的,人數從六十至八十人不等,大部份居住在廣東省的南部,在當地組織起來,結伴朝山粵北南華寺、雲門寺和別傳寺,成員中大部份是上了年紀的女眾,一臉的風霜彫刻著苦難歲月的痕翩A眼神中找不到對人生的無奈,反而閃耀著對佛法信心堅定的光芒,這種信心正是時下一些佛教學者所缺乏的,對佛法的認識深淺,並不局限於文字上的理解,在現實人生的歷練上體會,更為切要。

一日,有一位住寺香客,到客堂求助,言她帶來朝山的父親 —— 患有失憶症候者,在房間內失瓷A家人已在寺內遍尋不獲。時當下午四時許,客堂馬上打板召眾,分二路全山搜索。因這個因緣,我把寺院以上的路徑,一一踏遍,這座山原居海底,遠古時代因地殼變動而聳成高山,沿途所見,奇峰矗天,懸崖插水,從山頂涼亭往下望,每一座星羅排列的山丘,形狀都像北傳的「僧帽」,無論遠觀近看,景色皆美,不遜於桂林陽朔。

相傳開山祖師上澹下歸和尚,在公元一六六二年來到山中,一見投緣,即著手創建別傳禪寺,自充監院,他老人家有記載留下:「此山三重,重重陟入,一徑獨上,旁無岐路。卑者更顯,高者更隱,奇而不危,曠而不露。若道場遂立,敢謂與曹溪、雲門鼎分三足,為嶺表梵剎冠冕。」

順此一提,上澹下歸和尚的詩文和書法俱佳,名重一時。在身後九十年,祖師所留下的反清復明言論,被當政的乾隆皇帝察覺。天子龍顏大怒,下詔把祖師的遺骨磨粉洩恨,並把當時在別傳禪寺內的數百僧眾,盡行殺害。

五 千里求戒

當年的福建省閩侯縣有一禪宗叢林開戒,寺方安排我和其他二位沙瀰前往受具。我想,剃頭的日子雖然只有幾個月,但生活在寺院的歲月已有四年多,今後人生的道路要怎樣走,是完全明確的,不需再作任何的觀察。於是先寫一封信給俗家的姊姊,代我徵求雙親的同意,雖然未能如法剃度,總希望能如法受戒。果然龍天感應,雙親的反應是,既然兒心如鐵,他(她)們尊重我的選擇,不再反對了。得聞此綸者,我頓感雲開見月,滿心歡喜。

對於受戒一事,古德讚云:

…… 教源肇於西天,法水流於東土,僧尼等眾,感沾恩澤,既出家而為沙彌,應受戒方成比丘,此乃如來利生之首務,賢聖修道之要階。三壇戒品,七證通關,或絕三途而直趨人天;或超有漏而意登覺岸。五乘運載,戒為軸轉;萬善克備,戒為本基,故云:「纔登戒品,便絕輪迴。」誠為出世之正因,渡脫苦海之慈航 …… 。

流轉在六道中,得人身而見聞佛法,進而披緇受具,此因緣千生萬世難成熟啊!

拿著寺方所開的證明,我們三人束裝北上,火車經過一日一夜的奔馳,到達福建省的南平市,我們下車後等候轉車。時當暮春三月,深夜寒風颯颯,但候車室的鐵門關起來,全部乘客只能在外邊吹風,守門人看見出家師父,馬上跑出來帶我們進去,候車室中已有另一位僧人在打坐。到了凌晨,我們搭上另一班火車,於清早抵達目的地 —— 閩侯。

下了火車後,再乘市公車到郊外下車,我們站在路邊,等候另一班公車上山,忽然有一輛大貨車停下,司機問我們去哪堙H我們說要到「崇聖禪寺」。司機說順路,請大家上車吧!接連二天在不同的時間和地點,分別受到優待,這說明了佛教傳來東土一千多年,所遺留下來的影響力是深遠的,回顧歷史,有「家家觀世音,處處阿彌陀」的鼎盛。歸納起來,民間對佛教的認識有下列數項:

一、相信三世因果: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

二、相信報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不報,時辰未到。

三、相信六道輪迴:六道輪迴苦,孫兒娶祖母,牛羊席上坐,六親鍋內煮。

四、相信懺悔滅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五、相信作善功德:一子出家超九祖、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六、相信佛力度亡:祖德流芳,感荷無髮膚之報;佛恩遺教,資冥有拔度之功。

七、相信修行歸宿:願將東土三千界,盡種西方九品蓮。

此外,佛教對中華的文學、藝術、科學、哲學、風俗等的貢獻和融合,至為巨大,作為中華兒女,在日常生活中,都會或多或少與佛法結緣 …… 。

到達寺院後,我們謝過司機,進殿禮佛後到客堂登記,當晚被安排在禪堂的閣樓上睡。到了夜半,我忽感到全身不能動彈,耳邊怪聲連連,知是魔障,難過了一陣子,但總算平安度過,從第二天早上開始,我實行「禁足」到戒期圓滿。

在禪堂隨喜了兩天,戒場正式開戒,首先由得戒和尚作獅子吼:

  「《華嚴經》上有一句話:『戒為無上菩提本。』學佛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受皈戒,若無皈戒,佛門弟子的身份是不能成立的,雖自稱學佛,也只是一個門外漢罷了。三皈僅是入道的方便,等如學生入學的註冊報名,納受佛戒才是正式步入覺路。三世諸佛在人間成道,全部都示現比丘相。凡夫要修行成佛,一定得通過求戒、學戒、持戒的階段,世間沒有天生的彌勒,自然的釋迦。佛教的戒律,便是教人學佛所學、行佛所行、證佛所證,應當要作的善事,稱為作持,如果應作而不作,便是犯戒;不當作的惡事,稱為止持,假如不當作而作,亦是犯戒。

  「戒律的制定,並不是對佛弟子的束縛,而是幫助修行人收攝身心,遠離欲望習氣,由戒生定、由定生慧,一方面自求解脫,二方面助人解脫,自利利他,離苦得樂,皆由受戒開始!」

得戒和尚的開示振聾發瞶,有若醍醐灌頂。

「開堂」後,我們三人被分配在「廣東班」,早、午、晚三時緊湊的演練和懺摩,隨即宣告開始。

中國是禮義之邦,已有著悠久的歷史,再加上西竺傳來的律儀,兩大文明古國的結晶,局限在一個月的時間內學習和模倣,有時候會感到手忙腳亂,顧此失彼。記得有一次中午過堂,排成一行的戒子,坐下一條容納十多人的長板筑氶A木板不堪負荷突然折斷,當場引起一陣哄笑,還幸無人受傷,在緊張的學習生活中,大家得到了意外的調劑。

因戒子數百,而戒子登比丘壇三人一組,故所需時日頗多,此段期間的晚上,都沒有共修活動。我與該寺之少數住眾,早在廣東結識,故於夜間闖其寮房,與一群來自不同地域的禪和子,共語靈異怪談、禪堂異事,不至夜深,決不散去、嗚呼!佛言祖語無心探討研究,齊東野語勃勃樂聞,凡夫習氣之難改,如油入麵!

十方聚會,共育聖胎,一場大轉法輪的三壇大戒佛事,終告圓滿,接下來的活動是在家菩薩戒,這是出家新戒子遊山的好時機。我跟隨二位來自同一寺院的戒兄弟,穿過一片水稻田,來到懺悔堂開山祖師 —— 上義下存禪師悟道的所在地。那是一間只有一分地左右的小廟,內埵酗@棵仿造的空心大樹幹,其中坐著一位禪師的塑像, —— 據說真身和原來的樹幹,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紅小兵搞掉了。小廟住著一位紅光滿面的出家人,正在拜《妙法蓮華經》,聽說已拜了很多年,木制的地板,因長期受下跪的膝蓋所摩擦,低下去有一英吋,其用功之深可想而知。拜經的法師自云本不識字,但現在已全卷能讀了,「深入經藏,智慧如海」,眼前即是一個見證。

六 回程參訪

翌日,在聽過得戒和尚的訓勉後,戒子們紛紛打包,各赴前程。我和同寺的一位戒兄,在午齋後乘公車下山,向福州市「湧泉寺」進發。這是一間很有傳統風格的道場,從山門到寺院,要沿著紅牆,走一大段長條的石板路,頗令人發思古之幽情。穿過天王殿後,見左、右鐘鼓樓,牆上題有《法華經》的名句:「若人散亂心,入於塔廟中,一稱南無佛,皆共成佛道」、「諸佛兩足尊,知法常無性,佛種從緣起,是故說一乘」,文淺意深,點出了住持三寶的殊勝功能。位於大殿後方的觀音殿,其石柱上的對聯深有禪機:「三十二應,八十隨形,誰是觀音本體?」其實這是一個參禪的話頭,能令讀者疑來疑去。把修行的法門融合於文化、藝術之中,古人真是婆心太切。寺院後山的石刻古蹟頗多,年代甚為久遠,足堪半天流連。

第二天,我們二人來到泉州市的「開元禪寺」。此寺之佔地甚廣,大殿前方百步之外,有東、西兩塔互相呼應,整體建築氣勢磅礡,料想從前定有一番輝煌的日子。寺內有一精緻的戒壇,每一尊戒神的名號及功能都有標明,一目了然。

離開泉州後,我們又抵達廈門市南普陀寺,由於客寮在整修,客堂安排我們在附近的小旅館「掛單」,白天回寺過堂,當時住眾三百人,遊客川流不息。寺內設有診所,我當時喉嚨發炎多天,竟一診立癒。

飽覽了寺方的殿宇及名勝後,我們乘坐輪船,由廈門返回廣州,再乘火車北上韶關,回到別傳禪寺,一一頂禮長老、上座及各級執事後,一場千里求戒的奔波,又返回到了原點。身體是安住在常住,但心神仍在沿路的晃動中 …… 。經上說:

  不空於外而內自空,不空於境而心自空,不空於事而理自空,不空於相而性自空,不空於空而空自空。

執破為佛,破執為法,要「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目標尚是遙遙無期啊!

七 燃燈供佛

住上幾天後,發覺寺中已換了新的香燈師,這位法師已屆中年,是新近才來寺討單,只見他滿頭都是疤痕,幾至頂無完膚,仔細一自,才知道是長期在頭頂燃燈供佛所造成的。

燃疤猶如燃指,目的是為了供佛,經文中有載:

  若欲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能燃一手指乃至一足趾以供養佛塔,勝過以國城、妻子及三千大千國土、山林、河池、諸珍寶物之供養。

凡夫對事物的執著,都是以「身執」作為根本的,把燒香疤視為終身奉佛的一種誓願,較之空洞地在口頭上依文做課宣誦,更具有刻骨銘心的體驗。特別是在頭頂燃燈,其危險性是蠻大的,頭部畢竟是全身神經線密集的中心 …… 。

一天,這位資深的供養菩薩比丘,邀我一同作「無上供佛」,我欣然隨喜功德,參加者共三僧。過程是先用七根燈芯,用縫衣服之細線綑成一束,放在油堮潤,另用新鮮龍眼肉,擦在準備燃燈的身體部位,使具黏性,再把燈芯放上,在大眾高喧「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的聖號中點火。高度的灼痛激起了我對佛陀澎湃的皈命感,內而身心,外而世界,彷彿消融在佛號之中,無二無別 …… 。

事後,一位住宿寺中的香客,問及我「燃燈供佛」的意義,我的回答是:

「燈火所在之處,就是光明的所在,以燈供佛,不但象徵佛光普照,亦象徵自己生命光輝的延續,和內心智慧的存在。生前用燈供佛,死後不會感生到幽冥世界。在經典中記載,世界排名第一尊佛的名字,是燃燈佛。燒疤供佛的意義,不在於求福報,而是希望因行為的造作,把佛法的光輝深種在腦海中,愈痛苦,印在腦海中的記憶愈深,以警惕自己的將來,不再過醉生夢死的無聊生活,人生所走的每一步,都朝向佛道的解脫。」

八 水陸法會

漫長的炎夏過去後,寺中為籌備在農曆九月份舉行的水陸大法會而忙碌起來。水陸道場是佛教法事中最隆重的一種,起源早,流傳廣,影響甚大。法會中恭請大德僧眾數百位,閱藏、拜懺、讀誦、修持、燃燈、奉食、互遍莊嚴,功德十分殊勝,能令諸佛菩薩生歡喜心,三寶龍天普降吉祥,所以水陸盛會法門廣大,利益宏深,不但使六道含識頓脫業縛,同獲勝益;也令三乘聖人速證菩提、圓成佛道。

除了忙於佈置內、外壇外,還要把禪堂改裝成「雲水寮」,安放一批上、下格的床舖,以提供來自四面八方,隨喜參加法會的僧眾住宿。不管人數多寡,寺方一律歡迎,結果,這一期水陸法會,共感得一百二十多位僧眾共襄盛舉,場面頗具規模。

根據佛經記載,如法的做超度佛事,功德是冥陽兩利的,若行法者持戒精嚴、專心一意地隨文入觀,則經文的內涵和音韻,可以直趨亡者的潛意識中,使亡者了知罪因都是從煩惱心而起,只要取煩惱心來跟隨懺悔、解脫塵情,發願永不再做惡業,罪障自然成空,當下即得超昇了!又佛法猶如栴檀木,片片皆香,明得一分義理,即得一分身空,了得一分身空,即增得一分福慧,不必要等待十分完成,才得到收益。

亡者除了可以得到誦經迴向的功德外,也同時得到家屬供養三寶、齋僧布施的功德迴向,促進超生佛土或投生善道的因緣成熟,古德有云:「今之供一佛、齋一僧、施一貧、勸一善,尚有無限功德,何況普同供養十方三寶、六道萬靈,豈止自利一身,亦乃恩沾九族。」

住在寺中已數十年的一位老法師,說出一椿陳年舊事:有一位常住僧人,發心到外面化緣供養常住,任務完成後,在回山的前一晚,夜宿破屋,在沉睡中道糧竟全被盜去,只得回山哭訴緣由。

老法師當時不接受解釋,把化緣僧痛斥一頓,化緣僧一時氣憤,竟上吊自盡。悲劇發生後,老法師經年接受「第三類接觸」的干擾,因自知事情的來龍去脈,故默然忍受。及後在一次大型的佛事活動中,老法師為此事打齋供眾,怨懟遂從此寢息。

按地藏經中說,給亡者做佛事,亡者只能得到利益的七分之一,其餘六分歸陽者自得。作為參加法會的信眾,藉此超荐的因緣,能從百忙中抽身住寺七天,從凌晨三時半打板起始,每日十多個小時中,隨僧眾一起游心於佛法大海,其間所得到的利益,是相當可觀的,其中不乏有人,因之從此步入菩提覺道,乃至出家。

九 弘法在僧

寺院內供奉有莊嚴的佛菩薩聖像,以及指導修行的法寶經卷,並由出家眾管理、安心辦道於其中,同時也負有接引在家信眾學佛的使命,如舉辦皈戒、法會、慶典、禪七、佛七、朝山、講座等等。寺院對佛弟子而言,是善知識往來的聚會所,修心養性的安樂場,去除煩惱的清涼地,懺悔業障的禱告站,常樂我淨的修學處,反省身心的明鏡臺,孕育法身慧命的寶所,使人步步趨向光明路。

經上說,弘傳佛法的責任在僧,僧眾就是整個寺院中的靈魂。在世間所有的宗教中,佛教的學問是最為龐大的了,一個人窮其一生的精力,還是不容易一窺全貌,更何況是付之實踐的行持呢!我等剃髮染衣,即預住寺三寶之數,以利生為事業,弘法為家務,真是任重道遠!作為僧伽的一員,除了能宣傳教理,判別邪正外,還需要懂得主持多種共修的儀式,以及組織現前的人力、物力,來舉辦不同的活動,大做夢中佛事。在家眾護持行者的色身,行者顧及在家眾的慧命,彼此間互盡本份,佛法就得以久住娑婆。

在每天的晚課上,僧眾是必發四弘誓願的,這四弘誓願就是整個修學佛法的總綱。要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必須經歷三大阿僧祇劫的漫長經歷,來廣積資糧,在生死的長流中,願力就是最佳的導航,至於何時能抵達目的地,端看種種因緣果報及自己的努力程度了。

南無阿彌陀佛。
   
   
  點擊此處或最上處“其他”標題,即可回到其他總綱
 



■萬佛寺:台南市楠西區照興里興北73之5號 電話︰06)5751800  傳真︰06)5751411 郵撥帳號:31552013 萬佛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