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檢索
 
若欲搜尋佛法問答的內容,請至佛法問答的網頁搜尋

水月閣


閣主法師專欄

法務活動

衛視• 電台弘法時間

法海一滴


僧團共住理念

僧團影相館

沙彌教育

佛教兒童教育施行要點

通俗佈教


線上佛法問答

線上佛法開示

線上請訂影音法寶

線上請經書

線上請求師父晚課回向


線上法會牌位登記

覺性關懷——臨終照護

佛號下載

來電答鈴

世界佛教通訊

供養功德
 
【通俗佈教】           僧伽雜感佛教科學論世間教育其他
 
  世間教育:也說1999 大劫難◎宗舜
   
 

近來,有關“ 99 年大劫難”的各種傳聞越來越多、愈來愈盛,這對於缺乏正信的人來說,原不足?奇。可奇怪的是一些學佛人也紛紛加入傳播的行列,把這股風吹得神乎其神,更攪得不明真相的信?心緒難寧。我們有必要對此依據佛法來作說明。

其實,劫是梵文“劫波”的省稱,是一個表示極長的時間單位概念。而且,對此的具體瞭解,非佛不能窮其底蘊,所以,在《華嚴經》中,有佛親說的“阿僧祗品”,廣講各種不可思議的數位,目的是令?生和如來廣大自在不可思議的心業相應,以圓滿差別智。我們之所以把劫作?災難的同義詞,是因?佛教中常講戰爭、疾疫、饑荒等災劫,而且到了末法萬年將盡時 ( 壞劫 ) ,就有火、水、風等災難發生,四禪天以下,一起都成?灰燼。所以,談到劫,大家就只知道災劫,而忽略了時間單位的本意。

本來,佛教所說的壞劫並不是在這個時代發生,大家也沒有“世界末日”就要到了的擔心。但是,隨著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大預言和日本人五島勉的解讀的傳入,大家的目光紛紛投向馬上就要到來的 1999 年 8 月 18 日。其實,預言由於本身使用的語言的模糊和態度的含混,怎?去用後來發生的事情去附會都可以。所以預言從來都是“馬後炮”,是“事後諸葛亮”,並不能起什?作用。妄言禍福,在佛教講,是“惑亂世間” ( 《楞嚴經》 ) ;在儒家講,是宣傳“怪力亂神” ( 《論語》 ) ;在世俗講,是妖言惑?,或者宣傳迷信。對於所謂大預言的批駁,我們選取了一篇請教過天文學專家而後寫的文章附在後面,供大家參考,對預言本身,這堣ㄔ畢h說。作?一個學佛人,我們要用一種什?心態對待這件事情,卻不能不討論。我們認?:

一、佛教沒有末日說,壞劫也不是一切都毀滅,四禪天以上就不會受影響,所以最好的“躲避”辦法,最低限度是修十善道和禪定,生到四禪天以上 ( 當然,如果往生淨土就更沒問題 ) 。而且,壞劫不是現在就發生,現在剛過末法一千多年。

二、在大家缺少正知正見的時候,宣傳這種怪異的災異和劫難說,縱然會使少數人發起精進勇猛心修學解脫道,但對大多數人來說,只能增長其對生命的悲觀與厭倦,甚至促使各種不負責任的短期行?的發生,加劇社會的不安定。如果一旦今年並沒有什?大劫難,會滋長大家對佛教的誤會和不信任。

三、末日說、劫難說往往被邪教利用,作?控制教徒、擴大影響、恐嚇大?、騙財魚色、危害社會的工具。不用說美國早期的人民聖殿教等,看看日本的奧姆真理教就非常清楚了。一旦災異不會發生,他們就會人?地製造災異來使自己的謊言“應驗”。現在的這些不正確的宣傳,弄不好,就會將將大家推向邪教的懷抱。

四、少數人樂衷於找“避難所”,說什?災難來了,哪座名山可以不受影響,要去其中躲避云云。如果相信因果就該知道,神通尚且不敵業力,如果果報成熟,哪里可以躲得脫?這種心態,又將成?別有用心的人利用的下手處。

那?,佛教信仰者該怎?樣認識災異?其實,佛經中早就說過,三界不安,猶如火宅。又說,我們現在處的就是“劫濁、見濁、煩惱濁、?生濁、命濁”的五濁惡世。在這種環境堙A哪一年沒有戰爭?哪一天沒有災異?加上人心的濁惡、環境的污染,生態的失衡,如果說人類面臨災異,並不需要什?預言家指出,稍作思維,就會得知。也正因?如此,佛才教我們勤求出離,修解脫道。

佛教認?,作?依報的天災,其實根本是人禍,是正報引起的。和平、安全、寧靜的生活,來源於內心的清淨。《維摩經》中說,菩薩欲淨其土,先淨其心。隨其心淨,則佛土淨。不從淨心的角度去努力,一切都是徒勞無功的事情。

佛教所說的壞劫,不是預言。因?時間不過是假名而已,末法壞劫的到來,也是定而不定的。如果大家修十善道,行菩薩行,把大乘菩薩的發心貫徹到日用之中,用佛法的智慧照破無明,那?,壞劫來臨的日子還會推遲。反之,如果我們縱情貪嗔癡,造十惡業,壞劫同樣會提早到來。

進言之,從娑婆世界的?苦?出發點,也可以激發我們對極樂佛國的欣樂之心。這種欣樂之心,不是一味求速死往生,而是生則隨力修淨土之福業,?淨化此五濁惡世盡自己之力。淨因自然感的淨土之果;死則仰憑諸佛大願作增上緣,堅定信願,求願往生,蒙佛接引,了辦大事。這才是淨土學人的本分事。

宗咯巴大師在《菩提道次第略論》中說過一個形象的比喻:

“然我等對佛之智,不及信一靈驗蔔卦者。卦者若雲,某知汝今年無忌。則心安而去。若雲今年有大災禍,此當作,此莫作者,則必勉力而?。倘未能辦,則思彼說我未能作,心必憂鬱。佛雲此及此應行,此及此不應行之制,其心依耶?若未能作,心生不安否?而反雲,法中雖如彼說,但以今日地方時代之關係,彼不能作,當須如是如是作。輕舍佛語,儘自所知而?前行耳。反心內察,可知上言,洵非誣也。” ( 卷二 )

的確,我們對佛陀教導的信任,是不是還不如相信一個預言家的話呢?每個佛子,都要“反心內察”一下的好。

1999 年 7 月 12 日于蘇州

戒幢佛學研究所無盡燈樓

 

附錄:

“1999大十字”

看 不 到

 

作者:新江 王強

( 選自《世界宗教文化》 99 年 2 期,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主辦 )

 

編者案:隨著 1999 年 8 月 18 日日益迫近,有關大災難的傳言不脛而走。在我國一向鮮?人知的法國神秘預言家諾查丹瑪斯也曾經預言過1999大災難而成?新聞人物,介紹諾查丹瑪斯神秘預言的圖書一時暢銷不衰,引起人們的普遍關注。這到底是怎?回事?“大十字”是不是真的要出現,並帶來大災難?作者對此作了調查。現發表報告如下:

 

1999 年 7 月

  恐怖的大王從天而降

  致使安哥魯摩阿大王由此復活

  在此前後,馬爾斯(戰神)以幸福的名義進行統治

  這就是近年來社會上沸沸揚揚的那首所謂 1999 年人類災難的預言詩,出自于諾查丹瑪斯 (Nostradamus ,或譯?“諾斯特拉達姆斯”等 ) 的《諸世紀》( 10 : 72 )。

神秘的預言家

  諾查丹瑪斯確有其人。

  諾查丹瑪斯 1503 年 12 月4日出生於法國普羅旺斯的一個猶太家族,自幼聰穎,希臘語、拉丁語、希伯來語、數學、占星術,無所不學,尤其對占星術頗有興趣,從小就受到猶太神秘主義的影響。 1522 年赴蒙彼利埃學習醫學,畢業後在法國南部行醫。據說他時常?當地的教士開一些長生不老的處方。 1529 年重新就讀醫學部,獲博士學位。 1534 年前後,與一位“身份高貴而極富魅力的美女結婚”。但好景不長,流行的惡疫奪去了妻子兒女的生命。 1538 年,諾查丹瑪斯又因出言不慎而被指?異端,?躲避迫害而流離失所達數年之久。其間,諾查丹瑪斯顯示了非凡的預言能力。傳說他曾預言一位年輕的修士將?“尊敬的教主”,該修士在諾查丹瑪斯死後果然成?教皇。 1554 年,法國南部流行黑死病(鼠疫),諾查丹瑪斯救死扶傷,作出過巨大的貢獻。之後,他在薩隆與一位富翁的未亡人結婚,生活才得以安定。 1555 年,他出版了預言集《諸世紀》的前三卷( 300 篇)和第四卷的一部分。其中似乎預見到了國王之死( 1 : 35 ),由此而名聲大震。 1556 年 7 月諾查丹瑪斯應王妃之邀前往巴黎,成?國王亨利二世的顧問,負責?其預測吉凶。但不久因“巫術惑?”而受到警方的追查,只得慌張返回薩隆。 1566 年 7 月 1 日,諾查丹瑪斯在長期痛風以及並發水腫的折磨中死去。

《諸世紀》法文原名?“ Les Centurises Astrologiques”( 從星相學的角度來看待今後的幾個世紀》,英譯本?“ Complete Prophecies of Nostradamus” (諾查丹瑪斯預言全書),共 12 卷,每卷大致有百首四行詩,共 1200 首,但到 1568 年版時已有缺失,? 965 首,此外還有若干首六行詩和一些“預兆”詩。《諸世紀》一書自出版以來,不斷翻印,據介紹,目前所知就有 26 種版本和 4 種?品。自該書出版以來,諾查丹瑪斯的預言一直?不同的人所利用,據稱,在 17 世紀法國的宮廷鬥爭中和 1789 年 7 月 14 日巴士底獄起義時,人們都利用了諾查丹瑪斯的預言詩; 1940 年,德國曾用飛機撒下大量“取自於” 諾查丹瑪斯的預言詩,宣稱希特勒必勝,英法則針鋒相對地進行了反宣傳。

不祥的大十字

  這是五島勉的一大發明。

  五島勉, 1929 年出生於日本北海道,畢業于東北大學法學部,但熱衷於占星術的研究。他將諾查丹瑪斯引入亞洲,介紹到日本。

  據東南大學出版社版“譯者序”介紹,“日本五島勉,曾傾注了多年心血,閱讀了原詩,搜集了世界各國的研究情況,寫成了《諾查丹瑪斯大預言》一書,共 5 卷。第一卷于已於 1973 年出版,當即在日本引起了震驚和重視,……其中第一卷自出版之日至 1988 年2月,竟已再版 425 次,發行量突破 500 萬冊。”

  五島勉在《諾查丹瑪斯大預言》中,除介紹了近年來人們對 1999 大災難預言詩的種種解釋,如大空襲說、洲際導彈說、人造衛星說、學彗星激烈相撞說、宇宙人襲擊說、超光化學煙雲說等以外,還將 1999 大災難與天體大十字聯繫起來。書中寫道, 1979 年 4 月 14 日,日本電視臺播放特別節目,公佈了世界著名火箭工程權威,原東京大學教授系川英夫博士用電腦測算出的最新結果: 1999 年 8 月 1 8日,太陽系的行星將排列成“大十字”。對於這種“不吉祥”的十字形,五島勉認?:“螢幕上顯示出罕見的異常現象,而且時間和大預言只差一個月(五島勉引用瑞士的富朗克 · 斯塔卡特的研究: 16 世紀的法國,使用陰曆,有閏月,因此諾查丹瑪斯說的‘ 7 月'即現在的陽歷 8 月)。系川的電腦科學運算,證明了諾查丹瑪斯的預言。……一個是從天而降的‘恐怖大王',一個是出現在空中的‘大十字' , 兩者都有很可怕。注意!大十字用法語講是‘可怕的大王'的‘大王',從發音到拼寫都很接近。這使我不寒而慄。”

五島勉又電話訪問了“鮮?人知的天才占星家”、神秘學研究家費尼卡斯 · 諾亞(筆名)。諾亞指出,這叫做“?示錄大十字”,“在我們占星術上,《聖經 · ?示錄》所描寫的大異變和大戰……至少是臨近 1999 年肯定要發生的情況”。《?示錄》的第四章中,天上有“像獅子”、“像牛犢”、“臉面像人”和“像飛鷹”的四個活物,分別代表“獅子座”、“金牛座”、“寶瓶座”和“天蠍座”四個星座,在即將來臨的大十字中排列成凶角,嚴重對立(因?獅子座屬陽性好強,寶瓶座屬陰性固執,金牛座極?積極,天蠍座極?消極)。 1999 年夏天,據說將有幾件事情發生,它們是:(1)獅子座的守護星太陽(含義是大國、聯盟、國王、領導人、世界權力等)進入獅子座,守護星進入被守護的星座,雙方的含義就會強加,在這種情況下,世界的權力和能量過度集中,某個大國就會使用極大的能量採取行動。(2)天蠍座的守護星火星(意味著戰爭、軍備、熱核武器、乾旱)進入天蠍座,雙方矛盾激化。(3)冥王星(也是天蠍座的守護星,意味著毀滅和死亡,悲慘的大災難和大異變)通過天蠍座,太陽如果意味著大國,那?,這個大國就將因乾旱、糧食危機、能源耗盡而滅亡,而且將以淒慘的戰爭?最後結局。(4)天王星和海王星進入寶瓶座。海王星是叛逆之星,它與好戰的火星形成 90 度,不是好兆頭;而寶瓶座的守護星天王星進入寶瓶座,雙方性格更加強烈,吉凶都很厲害;天王星具有獨裁與科學的重大含義,它暗示著有這種性格的大國蘇聯和太陽(指美國)形成都市 80 度的凶角,彼此互不相讓。(5)木星和土星位於金牛座;木星是幸運發展之星,暗示著豐碩的果實和儲備,但不幸的是它與土星(含義是損失、不景氣、考驗)幾乎重壘在一起,儘管只交叉了一下,這就形成很大的連接(大匯合),這樣一來,在木星的好運氣上投下兇惡的陰影,而且天王星與土星形成 90 度角,會?生科學方面的大獨裁國。......

“這是多?兇險的含義!”五島勉不禁歎道。

  然後,五島勉對 1999 大災難預言詩作了如下解釋:“安哥魯摩阿”就是“加克利”(當譯?“紮克雷—筆者”)的別名,是指西元 1358 年(法國北部)非常殘暴的大規模農民暴動。這媢w示人民大?在污染毀滅的頂點,對污染的元兇——汽車公司、噴氣飛機公司、原子動力聯合企業,舉行絕望的破壞性示威。屆時,馬爾斯(軍隊、軍國主義)藉口國家的幸福進行統治。而且還要考慮發生核戰爭的可能,人類毀滅後核武器仍在空中飛來飛去,這就是“在此前後,馬爾斯統治”一句中“後”的意思。

  但是,日本科學界一些人對這種牽強附會的說法卻不以?然,“認?,這一次的這種排列,並非異常,所以很難說有什?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五島勉不遺餘力地解讀諾查丹瑪斯預言,甚至還借諾查丹瑪斯之口推測,新文明的希望在東洋和亞洲,而其開拓者就是預言詩( 1 : 48 )中的“日之國”(日本)因?在東洋和亞洲的思想體系堙A有與過去統治世界的猶太深層意識即歐美白人的主導文明截然不同的新文明。其目的不是昭然若揭了嗎!

諾查丹瑪斯在中國

  中國因翻譯出版了五島勉的著作而知道了諾查丹瑪斯。

1988 年至於 1989 年,我國出版了一系列五島勉(諾查丹瑪斯大預言)的中文版,就筆者所知,大致如下:《 1999 年人類大劫難》(學苑出版社, 1988 年;同類書中的第一個中文版本);《諾查丹瑪斯大預言》(上中下三冊,其副標題分別?“ 1999 . 7 ,人類會遭滅頂之災嗎”、“兇險!?示錄大十字”、“解開 1999 年人類滅亡之迷”,東南大學出版社, 1989 年1-4月);《恐怖大預言—— 1999 年人類大劫難》(海南人民出版社, 1989 年 8 月);《恐怖的十字架——諾氏預言破譯之二》(廣西人民出版社, 1989 年 8 月);《大預言——一九九九年,人類會遭到毀滅嗎?》(山東文藝出版社, 1989 年 9 月)。

  進入 90 年代以後,該系列圖書的出版愈演愈烈,隨著 1999 年8月 18 日的迫近,有關的出版物又蜂擁應時而至,如 1993 年4月,西南交通大學出版社的《預言,還是謊言: 1999 ——巨大災難降臨人類》;《天禍》(中國城市出版社, 1998 年 10 月);《大預言家》(時代文藝出版社, 1998 年 11 月,此?中國人編寫的諾查丹瑪斯傳記,真假難辨);《中外大預言》(上下)(內蒙古人民出版社, 1998 年 11 月,包括《諾查丹瑪斯大預言》和《燒餅歌》、《推背圖》;《天地大毀滅——諾查丹瑪斯預言考》(青海人民出版社, 1998 年 11 月);以及以刊代書的《 1999 年人類大災難》 ( 西藏自治區總工會援藏委員會主辦的《主人》雜誌社出版,刊期不詳,刊號?: ISSI 1003 —— 8515 );《 1999 ,世界未日大預言》(海南省科技諮詢服務中心主辦的《科學時代》增刊,瓊出增字( 98 ) 006 號,刊號?: ISSI 1005 —— 250X );《 99 人類大災難》(《科普世界》 1998.9 ,《科普世界》雜誌社出版,無國際刊號,國內統一刊號: CN62-2286/Z ),等等(以上可能有盜版)。以上圖書雜誌在地攤上甚至正規書店堻ˊ瑼澈隉坐鶠芋A 諾查丹瑪斯也因此成?中國社會的新聞人物。但凡提起世紀末日,幾乎沒有不知道諾查丹瑪斯的。可以說, 1999 大災難之說在中國廣流行,《諾查丹瑪斯大預言》一書確?始作俑者。

這些出版社的共同點就是危言聳聽,蠱惑人心。如《天禍》封面上寫著:“ 1999 年,九大行星十字架大排列,這是“恐怖魔王”降臨人間嗎?”封底上寫著:“災難到來時,我們怎?辦?”“ 1999 年九大行星十字架大排列,這時,‘恐怖魔王'降臨人間,它是橫掃一切的惡魔。”“這是諾查丹瑪斯在 400 年前的恐怖預言; 6500 萬年前九大行星十字架大排列導致了神秘的恐龍滅絕; 6000 年前九大行星十字架大排列,造成了文明古國雅特蘭提斯的沈沒。那?樣 1999 年的災難將導致……我們可否躲得過這場空前絕後的大災難?到底是什?災難等待著我們?”《大預言家》封底上有:“對於每一個關注諾查丹瑪斯‘ 1999 年恐怖大王降臨人間'這一著名預言的人來說,‘世界未日'正以倒計時的速度一天天逼近。對於這一預言的真?的辯論也隨著時間的緊迫性而日趨激烈。本書作?一部完整描述諾查丹瑪斯神秘生涯的傳記文學,以破解諾氏隱秘而複雜的內心世界?途徑,首次解開了許多圍繞其著名預言的種種謎團。”《科學時代》增刊的封面上赫然印著:“今年無夏,明年無冬,後年無人煙——中國城鄉悄悄流傳的諺語”。《科普世界》稱:“更可怕的是,這個預言與現代化科技驚人吻合!”最近出版的《諸世紀:諾查丹瑪斯預言全書》(時代文藝出版社, 1998 年 8 月),則對《諸世紀》 100 章(卷)共 1000 首預言詩都一一作了注釋與解說,語言模糊、隱晦曖昧、怎?解釋都可以,其中除了“ 1999 年大災難”( 10 : 72 )、“ 21 世紀人類將在月球建築新的文明”( 1 : 48 )、“愛滋病不再成?不治之症”( 1 : 63 )等尚未實現以及少數實在無法附會者,按照注釋者說法,絕大多數預言詩都有了應驗,如“滑鐵盧之戰”( 1 : 27 )、“希特勒的滅亡”( 2 : 24 )、“電視媒介的發達和新聞節目的興盛”( 2 : 71 )、“挑戰者號失事”( 1 : 81 )、“印度獨立運動”( 4 : 51 )、“水門事件與尼克松大總統”( 10 : 76 )等等。總之 400 年來,世界上發生的許多重大事件都不幸被諾查丹瑪斯“言中”(五島勉聲稱“諾查丹瑪斯預言命中率達 99 %”)。

來自科學家的回答

  科學家明確反對這些毫無根據的牽強附會。

  所謂的“諾查丹瑪斯預言”在中國媒介和出版界的炒作與推動下,真是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這使我們不由想起了中國的神秘讖謠集《推背圖》。諾查丹瑪斯在西方就象中國傳統文化中傳說的神秘讖言的作者袁天罡、李淳風以及薑子牙、諸葛亮、邵雍、劉伯溫之流。千百年來,《推背圖》、《藏頭詩》、《乾坤萬年歌》、《燒餅歌》、《梅花詩》、《馬前課》等神秘預言讖言,一直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中國的政治與社會生活。不同之處在於,西方的袁天罡們不是政治家,中國的諾查丹瑪斯們大多?政壇名星。

  “諾查丹瑪斯”傳入國內後,曾經受到了國家有關部門的注意,也得到有責任感的學者的批駁,使諾查丹瑪斯預言的出版勢頭有所收斂。但是由於該題目能夠出現可觀的經濟效益,於是一些出版者便不顧社會影響,大肆炒作。其結果是什?呢?據有關單位做的街頭調查,參加調查者對諾查丹瑪斯的預言百分之百的“聽說過”或“好象有印象”,相信因此而來的“世界大劫難”的人竟達 30 %,他們當中有人之所以懼怕大災難,是因?覺得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失去了信心,加之缺少正確的科學知識,於是盲目地相信神秘主義。其後果是可想而知的!

  諾查丹瑪斯的預言與九大行星十字架大排列因?牽涉到科學,特別是天文學知識,一般人不太瞭解。?了搞清這個問題,筆者專程請教了著名天文學家、科普作家、《天文愛好者》主編,國際編號 6742 號小行星“卞德培星”命名獲得者卞德培先生。他是就此問題撰文最早、最多,批判最?有力者之一。早在 1999 大災難說傳入我國不久,卞德培先生就撰寫了《評所謂“ 1999 年人類大劫難”——兼談幾本有關諾查丹瑪斯的譯作》(《光明日報》 1990 年3月9日),《一九九九年人類會遭滅頂之災嗎?》(《科技日報》 1994 年 3 月 5 日),《 1999 人類在劫難逃嗎?——諾查丹瑪斯大預言真相昭揭》(華齡出版社, 1997 年 1 月)等文章與專著。他認?這種毫無科學根據的牽強附會本不值一駁,但對於廣大不明真相的群?來說還是有必要進行正面教育的。並一針見血地指出,五島勉“對科學一竅不通,卻妄想以假充真,以假替真,披著科學的外衣販賣?科學貨色”。 1999 年 8 月,日月行星“大體是在四個不同方向,說是成十字形只是一種粗略和近似的說法,似是而非”;“(天文學)天球只是?了研究天體的位置和運動而引進的一個假想的球體,它並非實體;星座也同樣並非實體,是?了認識星體的方便而假設的。五島先生不僅把它們看成實體,居然還要讓‘上帝'從星座派出相應的猛獅、毒蠍來到地球‘懲罰'人類。這樣牛頭不對馬嘴的聯繫和‘預言',豈不要把別人的牙都笑掉了!”這不過是“從早已破?的?科學——占星術中借來的‘法寶'”。“考慮了行星的方向、距離以及軌道交角之後再來畫圖,那該是個既七彎八扭、又參差不齊、七高八低什?都不像的圖像了”。卞先生十分肯定地說:“大十字”絕對不是天文現象, 1999 年 8 月 18 日,在地球的任何地方都看不到“大十字”。他還指出“大劫難”說對社會,尤其對青少年們,帶來了深遠的和有害的影響:(1)宣揚神秘主義,(2)散佈不可知論,(3)製造恐怖氣氛,(4)渲染悲觀前途,(5)灌輸宿命思想,(6)製造動亂因素,(7)大肆誣衊中國,(8)販賣?科學。

1998 年 7 月 15 日,《科技日報》又以“一九九九是‘大劫難'年嗎?”?總標題,組織了卞德培、李竟等科學工作者的系列文章,對“大劫難”說予以批駁。

  筆者認?,在當前社會轉型之時,面對各種神秘主義思潮的泛濫,首先擺在我們面前的就是應當加強科普工作,提高全民的文化素質,堅定不移地反對迷信。

  這是問題的一個方面。同時也必須看到,在許多科技教育水平較高的發達國家,神秘主義的預言同樣十分流行。“ 1999 大劫難”預言——這個聳人聽聞的洋讖言——是當前世界範圍的、借助於現代化傳播媒介、以現代巫術和宗教?主題的大?神秘主義文化的?物。這主要是因?,當代社會雖然科學技術非常先進,經濟高速發展,人類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但並沒有解決諸如戰爭與貧病老等問題,而且還造成了環境污染、生態失衡和能源短缺等一系列新問題。人類前途不容樂觀!有些人既然看不到未來的前途,只有將希望寄託於神秘主義。這是“ 1999 大災難”預言得以流行的根本原因。

當然,一些出版部門惟利是圖,也是該預言廣泛流行的重要原因。他們自己未必相信,卻?了所謂的“經濟利益”不負責任地大肆炒作,造成了極其惡劣的社會影響。 1999 年 8 月 18 日指日可待,“大災難”預言必將破?,屆時,真不知這些出版部門如何向人們交待。

(本文寫作中得到卞德培、郭正誼諸先生的指點和幫助,謹表謝意)

   
   
  點擊此處或最上處“世間教育”標題,即可回到世間教育總綱
 



■萬佛寺:台南市楠西區照興里興北73之5號 電話︰06)5751800  傳真︰06)5751411 郵撥帳號:31552013 萬佛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