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檢索
 
若欲搜尋佛法問答的內容,請至佛法問答的網頁搜尋

水月閣


閣主法師專欄

法務活動

衛視• 電台弘法時間

法海一滴


僧團共住理念

僧團影相館

沙彌教育

佛教兒童教育施行要點

通俗佈教


線上佛法問答

線上佛法開示

線上請訂影音法寶

線上請經書

線上請求師父晚課回向


線上法會牌位登記

覺性關懷——臨終照護

佛號下載

來電答鈴

世界佛教通訊

供養功德
 
【法海一滴】 天台學淨土學戒律學佛教史無量壽經會本經論選錄其他
 
 

天台學法華三昧懺儀輔 行集註序( 中)◎釋法藏

   
 

至於修懺之目的,就前三類懺法而論,固然是以「懺悔先罪」為目的,但對於天台系統或其他類天台系統的懺法而言,除表面懺己過失之外,尚具有明顯修慧的重點在。進而言之,理觀之前的事懺,雖以「事行」為主,但其中之運心觀想,卻在在與理觀之內容相應,這絕非前二類,單於誦唱中得事懺利益的懺法可比。今人不察此中差別,動輒以「經懺」二字,橫該一切修懺法門,抹殺了天台懺法的甚深內涵,也是不恰當的。

最後就方便與究竟說,若純就事懺以求罪業之淨化而說,修懺固然可稱為修學般若正觀的「前方便」。然就天台懺法的理懺而言,實則已由懺身、口、意罪,進到「端坐念實相」的境界。這「念實相」的止觀修持,應是「究竟」的法門,而非仍只是方便!再者,即便是事懺的部份,於天台懺儀中,在在皆有理觀的運想在(如禮佛時,當觀:能禮所禮性空寂云云),這豈又只是增上信願或福報的方便施設而已?因此,輕易地將所有懺儀,皆視為「正修」之前的「方便」施設,在解行深淺的角度上,有著俗化與貶抑的味道,似乎亦有失公正。

行法要略

以下將依上圖綱要所示,分科略述行法之要點,以為有心大德參考︰

初勸修方便門中,分三科,即懺儀中前三章是。第一章勸修懺法,大師於此首章中,引《法華經》〈勸發品〉及《普賢觀經》(《觀普賢菩薩行法經》之略稱)諸文,略示法華三昧之利益,並讚歎修持此三昧之功德,以勸導行人生信、好樂,而發心修持。第二章行前方便,大師自說修懺前準備工作之大要,所謂︰嚴飾道場、清淨身心、息諸緣事、調伏其心。並勸行者應事先觀自過罪、禮佛懺悔、熟悉儀文、誦經通利乃至發願專精等等。要在柔伏三業,堅固行願並熟悉行法。第三章修行方法,此則單就如何一心精進而做說明。所謂事中修一心精進,乃至理中修一心精進,詳如儀軌中說。要在身、口的進止、語默之間,心心相續,不雜異緣。以上三章,合為「勸修方便」所攝,乃修懺前之心理準備與心理建設,行者當攝心體會其中旨趣,則修法之身心方能漸次安定,以利正修之進行。

次正修門中,大科分二︰一者有相修,屬事懺;二者無相修,屬理懺。此即儀軌中第四章正修懺儀分十節行法攝盡。所謂「有相修」,乃是藉事顯理,於種種事行之中,如理作意。即身、口行禮拜、繞旋、啟白、唱誦等事行,心意則緣念聖境、思惟法華一實相理,要在事理相即、三業互應。略分有四︰

一者修前方便,此乃正入道場前之預備,以清淨三業為主,亦屬「正修」之一部份。此中分二節行之︰第一節嚴淨道場,前第二章之行前方便,只是觀念之建立,今則正屬事行。從嚴淨道場、安置法華經、安施旛蓋,乃至於入道場日的香泥塗地、種種供養等,為的無非是在種種的敬重事行當中,達到修敬淨心、招賢感聖的效果。第二節淨身方法,正入道場之前,必須洗浴潔身,著清淨衣,以表緣一實境而修空、無相、無願三昧,遣蕩無明、塵沙、見思等三惑。大師口授之《方等懺儀》中亦云︰「日三時浴者,不可闕也」可見此二節正屬「行法」的一部,不可省略!此外,之所以著新、淨衣者,《國清百錄》亦云︰「表寂滅忍,覆二邊醜陋也。」因此,以上二節的嚴淨道場與淨身著衣等,並不只是「莊嚴道場、洗滌形穢以表恭敬」的表面義涵而已,它尚有甚深法與修觀的用意在。一般人修懺,或獨行或共修,率多略去此二節之行事,但從「三業供養」(下一節)之唱誦修起,雖已相沿成習,然有違大師儀軌之善巧安排,卻是非常明顯的。望日後有心之大德,不以此二節為繁瑣、無謂而輕略之。

二者供養、禮敬等,以普同供養、讚歎、禮敬三處三寶(十方三寶、《法華經》中一切三寶、普賢大師等三處之寶),而積聚以下修行五悔、行道誦經乃至正修三昧等所需之修行資糧。此中分四節行之︰即儀軌中之第三節三業供養、第四節奉請三寶、第五節讚歎三寶、第六節禮敬三寶等。行者當於此中,運心觀想,於十方一一三寶前,悉有己身修廣大無礙,甚深微妙且無量無邊之供養、奉請、讚歎、禮敬等,廣如普賢十大願中所明。更運無緣大慈、同體大悲,願十方三寶攝受法界一切眾生,皆發無上菩提之心,同入我此供養、奉請、讚歎、禮敬等法界海中。復與我一同,正觀一實相境,於一一供養乃至禮敬等,不起分別,了知如是供養乃至禮敬等,悉從心生,無能無所,無有自性,而不壞緣起、感應道交,念念清淨、心不取著。

三者修行五悔,所謂五悔,即指懺悔、勸請、隨喜、迴向、發願等五門而言。此五法門所以皆稱「悔」者,因其能滅行者罪愆之故,《修懺要旨》云︰「初修懺悔者,所謂發露重罪也。何故爾耶?如草木之根,露之則枯,覆之則茂。故善根宜覆,則眾善皆生;罪根宜露,則眾罪皆滅。」又云「勸請則滅波旬請佛入滅之罪,隨喜則滅嫉他修善之愆,迴向則滅倒求三界之心,發願則滅修行退志之過。」而於正修三昧之前,修此五悔的原因,正是希望透過五悔的發露懺悔,來清淨心器、蠲除障礙,以便於行道誦經中,領納清淨一實相教法於心中,進而在正修三昧時,能如理作觀,離諸昏散乃至魔障等,因此《四教儀》云︰「外以五悔,勤加精進,助成理解。」正是指此。然而此乃就「事」懺的角度而說此,此五悔雖為事懺所正攝,但亦旁通於「理」,這是行者當預知的。何謂理懺?《普賢觀經》云︰「一切業障海,皆從妄想生;若欲懺悔者,端坐念實相;眾罪如霜露,慧日能消除;是故應至心,懺悔六情根。」因此所謂的「端坐念實相」,正是理懺的核心。可是理懺中,卻也不捨「至心懺悔六情根」的有相事行。換言之,上來五悔的事懺(用),亦不離實相理觀(體)的內涵!曰事、曰理,不過是就一往而分,實則事(懺)中有理(懺),理不壞事。因此《摩訶止觀》卷二上云︰「特是行人涉事修六根懺(義該五悔),為悟入弄引,故名有相(即事懺)。若直觀一切法空為方便者,故言無相(即理懺)。妙證之時(圓悟一實相理)悉皆兩捨。」正此之謂。

准此,則以下兩節行法,或理事並運(行道誦經)、或但修理懺(正修三昧),亦皆屬「懺悔」法門所攝,其道理也就很明白了,這也正是此三昧行法,之所以別名為「懺」儀的原因所在。依此而論,則懺悔法門,實則通於大乘一實相教的徹底修證!依天台大師的教說,只要是尚未徹底圓證法華一實相印的眾生,無論是凡、是聖,通須懺悔,以其圓理未明,必有業障尚待滅除之故。因此大師在《金光明經文句》懺悔品中曾言︰「當知懺悔位長,其義極廣,云何而言止齊凡夫?是故《五十校計經》(云),齊至等覺皆令懺悔,即其義也。」《四教儀》亦云:「下去諸位(指圓五品以後各位),直至等覺,總用五悔。」申而言之,凡是依於「圓教」理,以修一實相觀為目的,隨著所依經典的不同,而建立起來的各種不同行事、運想之三昧儀軌,皆有一「懺儀」的通名(如《大悲懺儀》、《占察懺儀》等等),也就不足為奇了。換一個角度說,所有天台系統的懺儀,率皆以圓悟一實相印的理觀三昧為目的,只是因所依大乘經典之不同,而有不同的事行與理觀方便罷了,在修證的本質上,它們是沒有太大差別的。這點是今後凡修持各類天台懺法的行者,所當認識和注意的。

然而,雖然五悔法門,具有理觀的內涵在,但畢竟仍重在「藉事顯理」的事行上。只是,一切事行,仍不可離開內心如理作意的正確導引,否則徒有事行,而不能如理作意以配合之,則一切事行不但形同虛設,甚至將因執著事行,而類同外道!(這也正是修懺法門,逐漸淪為徒具形式之通俗法會場景的主要原因。)因此,修五悔法門時,如理而專注地隨文作意,從而生起相應的覺受,應是修懺得益與否的首要關鍵。但如何而能深刻地如理作意,湧現內心應有的懺悔之情?欲達於此,「隨文入觀」固然必要,然而欲求懺悔之深刻化,則普運逆順十心,正是樞要所在!何謂「逆順十心」?即修五悔法時,行者當於內心深刻觀察以下逆、順各十類事實,即︰自身從無始以來,之所以輪迴生死、造諸惡業,乃至於一切眾生中起種種恩怨、惱害等,無不由於內在的 1 愛見無明、 2 外加惡友、 3 不隨喜他、 4 廣造眾惡、 5 惡心遍布、 6 惡心相續、 7 覆諱過失、 8 不畏惡道、 9 無慚愧心乃至、 10 撥無因果等,十種非理惡心的推動與造作而形成的。此十種惡心,逆於涅槃道而順於生死流,今當於修五悔中,另運十種善心以對治之。所謂︰ 1 正信因果,翻破一闡提(撥無因果)心; 2 自愧剋責,翻破無慚愧心; 3 怖畏惡道,翻破不畏惡道心; 4 發露懺悔,翻破覆藏過失心; 5 斷相續心,翻破常念惡事心; 6 發菩提心,翻破惡心遍布心; 7 修功補過,翻破縱恣三業心; 8 守護正法,翻破無隨喜心; 9 念十方佛,翻破順惡友心; 10 觀罪性空,翻破妄計我人心。行者當於五悔懺文之中,一一皆以此十念「逆」生死流「順」涅槃道之心,為作意運心之根本,一一翻破上來十種順生惡心。蓋此十惡心,乃一切生死造惡之根本,若得翻破,則必能滅去四重五逆之過。反之,若不能明白此十心之翻破對治,則如《摩訶止觀》第四中云︰「若不解此心,全不識是非,云何懺悔?設入道場,終無大益!是名懺悔事中重罪也。」非但懺悔不成,更又造新殃,豈不冤枉?望行者慎之。

由以上兩段的說明可知,此五悔法門,正是三昧懺法中,「事懺」部份的核心行法。而逆順十心的運想,更是此中修觀的重點!這是一切修天台懺法的行者,所當共同理解,並多加用心體會的地方。

事懺中的最後一項(第四項),是儀軌中的第八節︰行道誦經,由於前面(三項)七節的漸次弄引,由嚴淨道場乃至深修五悔之方便施設,行者內心已得清淨調柔、信願漸增而障礙漸減,此時正當行道誦經。而何以要行道誦經?原因有二︰其一,聖所親示故。如《普賢觀經》云︰「此觀功德,除諸障礙、見上妙色。不入三昧,但誦持故,專心修習、心心相次、不離大乘。一日至三七日……乃至三生,得見普賢。」由此可知,雖不坐禪正修三昧,然以專心誦持(心得清淨調柔後方能致此)之故,亦可滅除障礙,得見普賢上妙色身。其二,為下科正修三昧預做準備故。蓋誦經重在字句分明,隨文入觀而有所領解,行者或可依此諷誦經文所得而當下大開圓解,或可於下科正修三昧中,繼續深細思擇、體會玩味,此正是佛法修持中,由定發慧的重要修行常軌。依天台大師傳記之記載,大師在大蘇山,之所以證得法華初旋陀羅尼,也正是誦經之力所致。中國佛教千多年來,多有誦經之修持法門,正與此懺儀所揭櫫之修持方法,有著密切的關聯性。

或問︰既是誦經,何不但坐中誦經,而需「行道」誦經?其答有二︰一者,欲坐誦經亦得。大師於儀文(第九誦經方法)中自云︰「若意猶未欲坐禪,更端坐誦經亦得。」故知。二者,依經而做此行法。《法華經》勸發品云︰「是人若行、若立,讀誦此經。我爾時乘六牙白象王,與大菩薩眾俱詣其所。」故知行道誦經之法,有經為憑、非人師所撰。

以上有相修(事懺)說竟。

正修門中之第二大科——無相修,略分有二,其一,即懺儀中第十節︰正修三昧。前科誦經,正以誦文而緣文字般若,今則捨事(誦經)觀理,於靜坐中起觀照般若,正觀一實相竟︰或緣前境,思維經文義理;或正觀一實相境,如理思擇。法華三昧之正修、正觀,正在此時!這也正是天台系統之懺法中,所最切要與精到的修懺重點所在。一切天台懺法的修懺內涵,莫不皆以此「正修三昧」為懺儀之核心重點,而天台宗究竟一乘,三止三觀的修法精髓,也於此處表露無遺。因此慈雲懺主慨云︰「十科行軌(指本懺「正修」中之十節),理觀(即「正修三昧」一節)為主,儻一以誤,九法徒施。」(〈原本序〉)不是沒有原因的。四明大師對於前面九節事懺,與本節理懺的差別,亦有綱要性的指示,《修懺要旨》云︰「上諸觀想(指前九節事懺),雖皆稱理,而帶事修。蓋欲行人涉事之時,體事即理,心無倚著,功不唐捐,故如前施設。今之禪法,乃是正修,純用理觀。」望行者於此正修三昧中,多加用心,隨力而行,方符懺意而免徒施。

至於法華三昧正思惟之時,其所緣之理境為何?此有廣、中、略三者分別︰若「廣」說,則法華三昧之體,正是一部《法華經》乃至《普賢觀經》所詮之理;若「中」說,則如〈安樂行品〉所示之身、口、意、願四種安樂行;若就「略」論;則本懺法「正修三昧」一節中所謂︰「如菩薩法,不斷結使,不住使海,觀一切法空如實相」等,大師亦有詳示。行者於修懺之前,當就此廣、中、略三處之文,隨己根力多所思惟、領解,方能於正修中,禪觀不昧,趨證實相。大師於第十節之註文中亦云︰「行法相貌,多出《普賢觀經》中,及〈四安樂行〉中。行者若欲精進修三昧,令行無過失,當熟看二處經文。」。若能如此,將能一掃中國佛教近二、三百年來,盲修闇證或含混儱侗廢於禪觀的弊病,豈不痛快平生?所謂荷擔如來、弘法利生,捨此他求,皆非丈夫也!大師於此節中亦鼓勵後學云︰「如是心心相續,不離實相,不惜身命,為一切眾生行懺悔法(非但自利,亦兼利他),是名三七日中,真實一心精進修也。」願學者共勉。

然而,對於大部份不熟悉法華一實相境的初修行者而言,靜坐禪觀並非易事。緣於此,大師於本懺法中,對於不習慣禪坐修觀的初機之人亦有教示,第九節誦經方法中,大師云︰「若人本不習坐,但卻誦經懺悔,當於行坐之中,久誦經。疲極,可暫歛念,消(休)息竟,便即誦經,亦不乖行法。故云(大師引《普賢觀經》)︰不入三昧,但誦持故,見上妙色。」換句話說,對於初修之人,若禪觀一實相境尚未能得力,則可於五悔懺法完畢後,單修「誦經」(只限《法華經》或〈安樂行品〉)一行,以暫代禪觀,迨心念逐漸調順、專注後,即當進行禪觀之修習。因此《四明十義書》卷下云︰「若始習者,或兼修略觀,或但專誦持,亦名修行也。……據茲教文(上所引文),是開許新學菩薩一向誦經懺悔也。尚未習坐,何能有十乘內觀耶?大師原許始行隨依一種修行。」(大正 46 頁 843 中),由此可知,本懺法既使不修禪觀,最低限度亦必須修持誦經以輔助禪觀之不足。至於誦經之方法與用心,亦必須與止觀相應,否則如果只是急急忙忙地誦(背)過,或悠悠忽忽地念(讀)過,與止觀毫不相應,又如何能代替禪觀之修習呢?這也正是大師於第九節誦經方法中,所欲教示吾等的重點,願學者細細揣思文意而實行之。如此雖不能真修禪觀,其效果亦不相遠矣。

考察元、明以來,各種懺法之所以逐漸流於俗套、應付乃至名利交易,僧人的腐化與素質低落,固然是主要的因素。然而對於懺法(尤其是天台系統的懺儀)禪觀部份的輕忽與無知,以至後代的以訛傳訛,更是難辭其咎! 學人 自出家來的前六年歲月當中,常住每月固定拜大悲懺一遍,其他水懺、梁皇等(非天台系統,可暫不論)至少每年亦一到數遍,而其中大悲懺正是天台系統懺法中,今日流通最為廣遠者。而不幸的是,這六年之中,不但只能以「純法會」的形式進行(動輒二、三百人,雜沓難控,實在無法精修),法會當中所講求的,亦無非只是「唱腔優美」而已。不但對於一切事懺中的運心觀想了無所知(既使稍後注意到了,亦礙於法會的雜沓而難以落實),其至亦根本不知道有「理懺」這回事。更荒唐的是,民初以來所「重編」的懺儀法本,竟乾脆將懺儀的前文(勸修等)及當中有關正修理觀的說明部份全數刪除!而這份「法本」(《大悲懺儀合輯》)卻正是教內流通最廣的一本。這個事實正顯示了近代中國佛教,普遍的輕率與隨便,這是今後的漢傳佛教徒,需要多加注意與改進的。就像被署名「法燈」所刪改的《地藏經》仍被不少迷糊的僧尼所誦持一般,今日的中國佛教,似乎是在一片混沌、苟且乃至隨性擅改的大環境下,盲人騎瞎馬似地迷糊前進,而了無懼色。人之罪也,法有何咎?記得去年春際,筆者隨緣參加某西藏法王之閉關共修,雖場地簡陋等同難民營,而法本亦以影印方式將就用之,但觀其修法之慎重,決不受法會及場地影響。考其法本內容,則類於今日台家懺儀,唯只具事儀而少於理觀,以台家觀之,似亦無大奇特處。然彼法王等卻代代奉此修法為「天授」,不但極恭敬奉修之能事,而且閉關中亦一再對大眾強調︰「不可擅改一字、擅增一辭乃至私略一句。」其謹慎相承,如瓶水相傳一滴不漏若斯,何怪乎彼地佛法傳承不墜?又何怪乎我漢地佛法,如江河之既倒,一代不如一代?今日漢地佛教,有的是堂皇富麗的桂殿峻宇,若問佛法,則不是失之膚淺,就是茫無所知!自家有珍寶而不知珍惜守護,反怪古人未留善財,如此豈非既愚且逆?走筆至此,那能不擲筆而喟歎再三?

或問︰何以誦經後更當禪坐修觀?答曰︰其義有三。一者,依經所教故。《安樂行品》云︰「菩薩有時,入於靜室,以正憶念,隨義觀法。」又云︰「在於閒處,修攝其心,安住不動,如須彌山。」甚至亦明示所觀修之內容︰「觀一切法,皆無所有,猶如虛空,無有堅固、不生不出、不動不退,常住一相。」二者,正修三昧乃本懺之核心故。三者,定中修觀佛法常軌故。以上二義如前所明,不再重述。

無相修中之第二部份,即歷境一心正念。此即於一切正修行儀之外的時間堙A亦須隨緣觀照、即事見理、心心相續,於行、住、坐、臥四威儀中,遍起三智三觀而不散亂。此法雖未於儀軌中自成一節,然大師於正修三昧文中(第十節)自有開示︰「復次行者於三七日中修懺悔時,若行若坐、若住若出入,若大小便利、掃灑洗澣,運為舉動、視盷俯仰,應當心心存念三寶,觀心性空。不得於剎那頃,憶念五欲世事,生邪念心;及與外人言語論議,於逸眠臥,戲笑,視色聽聲,著諸塵境。起不善、無記、煩惱、雜念,乖〈四安樂行〉中說。……是名三七日中,真實一心精進修也。」因此,歷境一心而正念實相的無相修法,事實上在天台懺儀中是存在,而且被大師所強調的。

縱觀整個懺儀正修部份,若以有相、無相而分,約一往而論,正由四相攝盡︰修前方便、供養禮敬及修行五悔等三,屬有相中之有相修,以其純粹藉相(含觀想)顯理故。行道誦經,屬有相中之無相修,以行道、誦經事雖有相,內則隨文直觀一實相境,屬無相修故。正修三昧,屬無相中之有相修,捨前種種事行,但觀於理,故名無相;然獨取禪坐之儀,仍屬有相故。歷境一心,隨緣止觀,屬無相中之無相修,以捨一切定義,故無事行,為無相攝,又歷一切境皆念念三諦分明,隨緣止觀,觀亦無定境;三輪體空,則三昧遍一切處、時,故亦無相。

以上正修門,全部說竟。(待續)
   
   
  點擊此處或最上處“天台學”標題,即可回到天台學總綱
 



■萬佛寺:台南市楠西區照興里興北73之5號 電話︰06)5751800  傳真︰06)5751411 郵撥帳號:31552013 萬佛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