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檢索
 
若欲搜尋佛法問答的內容,請至佛法問答的網頁搜尋

水月閣


閣主法師專欄

法務活動

衛視• 電台弘法時間

法海一滴


僧團共住理念

僧團影相館

沙彌教育

佛教兒童教育施行要點

通俗佈教


線上佛法問答

線上佛法開示

線上請訂影音法寶

線上請經書

線上請求師父晚課回向


線上法會牌位登記

覺性關懷——臨終照護

佛號下載

來電答鈴

世界佛教通訊

供養功德
 
【閣主法師文集】閣主法師———法介介法師簡介法影法語文集
分享: facebook 噗浪 Plurk twitter delicious MyShare Windows Live yahoo google FunP 推推王 黑米 HEMiDEMi 加入此網頁到:YouPush
 
 

從 廣公到 海公 --- 記一段南普陀的蛻變因緣(一)

   
 

前 言

住在 台中南普陀 僧團的三年半,是 學人 出家生涯中,一段非常珍貴,而又令人難忘的美好經驗!在這三年半的歲月中,個人雖稱不上有什麼建樹或成就,但與大眾同甘共苦的成長經歷,卻是這一生中非常寶貴的記憶與修道資糧。相信在未來,它仍然會繼續影響著自己,乃至任何一個曾經一起共住過的同參道友。就算已離開 南普陀 多年了,但在 南普陀 的共住經驗,似乎才正逐漸地發揮出它的作用,並一直支持著大家的道心與道念……。懷著一份深沉的憶念,希望在自己仍記憶猶新的時候,能整理、記錄一下,這段與諸位長老、法師、常住同參及學院同學們,所共同成就的道跡歲月,藉此以表達對三寶的一份深深孺慕與感恩。同時也可因此而鞭策自己的未來;懷念並感謝所有一切在那個時期中,所曾經提攜、成就 學人 的長老(尤其是  上 廣 下 化 和尚及  上 道 下 海 和尚)、法師及同學們。

只是這三年半的生活,值得記錄的內容實在太多了,限於篇幅,本文只擬就 南普陀 從  廣 公和尚過渡到  海 公和尚的這一段蛻變因緣進行記述。一方面固然是因為兩位老人,乃是影響當代台灣佛教之戒律宏揚非常深遠的大德,二位老人先後主持 南普陀 ,其道風與行事,必然有非常多值得吾人學習與借鏡之處。另一方面,以一個持戒念佛的十方男眾道場而言,它如何從  廣公和尚的圓寂,過渡到禮請  海公入主,並進行道場人事、制度與硬體之變革的調整與成長過程,也是非常值得後人加以理解和參考的。所謂法不孤起,待緣方生,今日 南普陀 的道風與面貌,乃是前人無私投入與努力的結果。當時的 南普陀 ,從  廣公傳戒前,到老人入寂後禮請  海公入主的最初半年期間,可以說正是蛻變最大的一段時期!在這段時期當中, 南普陀 經歷了怎樣的轉變與調整?這些改變背後的思惟與用心是什麼?其所面臨的困難與解決方法為何?等等,對 南普陀 的後續發展來說,都是非常具有關鍵性影響而值得給予記錄的。因為記錄下當年這些關鍵性的變革,方能使後來者透過對道場歷史的認識,而與道場產生更深刻的修道鏈結。也唯有透過這樣的連結,才有機會讓我們從傳統的繼承與尊重中,再繼起佛法新一代的興革與弘化吧!

蛻變前後的鳥瞰

若問 南普陀 在蛻變前後,有著怎麼樣的內涵與風格?這似乎很難用 一兩 句話就說清楚,在此則不妨先從幾個面向,來鳥瞰一下當時 南普陀 僧團的主要相貌:

首先就和合共住面說,當時的 南普陀 ,在  廣公和尚圓寂前,道場主要以佛學院為主體,所有的管理與主要幹部,也都以佛學院的方式行之。 老和尚以下,主要的寺務行政與教育管理等權責,幾乎都集中在教務主任或副院長身上( 老和尚為方丈兼院長之職,但並不直接管理行政)。常住雖設有「當家」之職,但在「辦學為重」的方針下,主要是配合學院的運作需要,而行使類似於學院「總務主任」的職能。此外,為了道場住眾之觀念與解行的一致性以利於辦學的推行,當時 南普陀 除了外聘的出家師長外,並不接受非 南普陀 佛學院畢業的外來僧之入住。所以,常住中的「清修眾」,除了早年  國強 法師時期即已安單的老比丘外,清一色皆是本身佛學院的歷屆畢業僧,為了繼續親近 老和尚而留下來的。但因為 老和尚的寬廣心量使然,除了對於  廣 公所立下的「持戒念佛」之道風基本未曾改變以外,歷屆的教務主任或副院長(此職不一定常設)的辦學理念與教育方法,其實都是各有特色和偏重不同的。因此,當歷屆的畢業僧齊聚一堂,或任幹部或為清眾,其彼此間的解行知見與行事方式其實並不完全一致,從而不可避免的,會造成道場中若隱若顯的對立或衝突,卻也是事實。 學人 後來打算接任第六屆教務主任時,就有比丘好心「提醒」可能存在的整合困難,原因即在此。然而 老和尚卻能在老、病纏身的當時,一方面以身作則精進用功以感召大眾,二方面又以廣大胸懷的民主方式來領導大眾,而達到異中求同、同中存異的和合共住之目的,可說非常難能可貴!

只是,這樣的平衡,在 老和尚圓寂之後,就漸漸地失去了支撐點,而可能存在的衝突,也有了隱隱欲發之勢。這是 南普陀 在  廣 公和尚入主以來,所面臨的一次最大的挑戰,同時也是它正要進行蛻變的轉機!所幸的是,在 老和尚長期無我身教的薰陶之下, 南普陀 當時雖然正處在興革變動的關鍵時期,但大眾和合的共識卻仍然是很一致的,也正因為是這樣的精神與共識所支持,才有可能使得 南普陀 在當時各方都不太看好的情況下,有辦法一路進行優質的蛻變之旅。當然,僧團在那段蛻變的過程中,並非沒有人我是非的困擾乃至危機衝突的發生,但那些小小的不順,如今看來,其實也只不過是一小片段的,人際摸索的學習過程而已。以一個後來最多曾經住到超過百人的男眾十方道場而言,沒有強制而繁瑣的規定、沒有強力而威權的領導核心,而卻能一切運作正常:學院部門上課、勞務,一切皆隨課表進止,依戒律行事;常住部門則上殿、職事、鐘板一切井然,上下無諍、僧倫有序。對現在這個時代來說,這樣的道場確實是非常特別而不容易的。

其次就道場風格面說,在  廣公和尚圓寂前,佛學院與常住清眾、幹部等全部人數,約四十人上下。而硬體方面,一直到傳戒前,學院大樓並未正式啟用(大抵已裝潢好了),整個常住的生活與修行空間,基本上都是  國強 法師(本寺開山)時代的舊格局,而寺前的松竹路也才正在進行開挖當中。道場的風格如前所述,主要是小型的「學院化常住」型態,雖以寺為名,但主要是以「佛學院」的方式在運作的較多,常住的運作相對是比較不明顯的。一直到傳戒開始,則無論是佛學院與常住,由於本來住眾就不是很多,因此幾乎都轉而以「專業的」傳戒道場之模式而運作,全寺人員皆投入傳戒的工作中。這樣的運作模式,到了  廣 公圓寂、戒會結束之後,基於現實與佛法教育上的種種考慮(下會專節說明),才在 學人 的導引之下,將之改成學院與常住平等並行制。同時為了貫徹「十方」的精神,也在  海 公晉山數月之後,徵得  海 公老人的同意,建立了不在 南普陀 進行剃度的制度(這是為了避免有人可能會因為是在 南普陀 出家,而自認為是 南普陀 當然的「主人」或「擁有者」,從而造成自私與排外的心理。如此則有違十方叢林無私無我之原則。也有違  廣 公與  海 公一向的教育風格)。到了  廣 公圓寂,第六屆佛學院重新招生並開始上課,而 南普陀 也改成學院與常住並行制後,當時它有平均學生人數三、四十人(最多曾至五十餘人)的「佛學院部門」,一切依學院的計劃式解行課程進行,過著幾乎是純學院式的戒律生活。另一方面它也有平均二、三十人(結夏時最多亦曾至四、五十人之譜)的「常住部門」,而且還以隨時對外開單的方式,展現著十方叢林的格局。雖然有  海 公長老的住持,但一切管理及運作,無論是常住還是學院,幾乎都是由十方來的衲子分別擔任(此則大大不同於一師多徒制的權威家廟式管理)。  海 公老人家以無為而治的精神領導方式,卻能使得長期維持在六、七十人的十方混合型(有學院及常住二部門)男眾道場,對內能夠成就安僧辦道,凡事依戒律、依羯摩法而行的自利功德;對外還能發揮著冥陽兩利的弘化利他功能,這在今天台灣男眾道場普遍難以經營,或雖有所經營而難免侷於一端的情形下,則又是更難能而可貴了!

這當中尤其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在這 學人 入住的三年半中, 南普陀 更經歷了一長串有史以來,最大的興革與改造:首先是前任住持  上 廣 下 化 老和尚所發起的,半年為期、純男眾的三壇大戒之開壇,戒會中  廣 公和尚更以心願已了故捨報圓寂,不但合寺大眾及傳戒會於一夕間頓失依怙,亦因此而拉開了 南普陀 興革與蛻變的序幕。在一片失去精神領導的混亂與不安中,從禮請  上 道 下 海 和尚的入主 南普陀 開始,到佛學院預科部第六屆的重新招生,正科部第一屆的創立,以及寺院制度由純佛學院的一元化型態,改制為學院與常住二部並存的新制度,乃至常住內部建築的全體大整修……等等變革。無論是硬體、軟體,人事、制度,管理方針與寺院型態等, 南普陀 可說在這半年多中,幾乎由內到外、由上到下、由人到事、由組織到建設、由硬體到軟體,都做了一次大規模的變更與脫胎換骨!這當中唯一不變的,大概就是  上 廣 下 化 老和尚一生所提倡的,「持戒念佛」這四個字了。也正是依於這樣的道場根本精神之感召,才使得 南普陀 在當年那麼複雜、多元,而又都同時在進行的多項改革中,能平順而如法地一步步走過來。更應該一提的是,在  海 公上人入主 南普陀 的精神領導下,共同推動與成就這些興革工作的,不但有多位  廣 公和尚的弟子協助,更有不少來自十方的,受到  廣 公及  海 公兩位老和尚精神感召的學生與戒子等,亦一同無私無我、自動自發地投入興革的工作。 南普陀 當年的轉型成功,固然值得大書特書,但更值得後人注意的,卻是它那據以成功的,完全依於戒律和合無我精神的十方僧團運作模式!這在近代的漢傳佛教中(尤其是近五十年的台灣佛教),確實是非常少見的。

回想當時,  上 廣 下 化 老和尚剛圓寂未久,於上下一片悲傷情緒的氣氛中, 學人 身為佛學院的新任教務主任,在一切人事皆不熟悉的窘境下,還聽到了諸如「 南普陀 將要走入歷史」之類的外界傳言,當時內心確實也有些許的茫然與無力。所幸就在 老和尚弟子們的信任與合作下,以及  海 公上人的慈悲答應入主 南普陀 ,才使得危機漸漸地化為轉機。如今多年過去了,遙想著 台中南普陀 還屹立於教界中,內心總是油然地,充滿著許多的感動與回憶。以下 學人 擬就個人當時身歷其境的一些經歷,來為 南普陀 的這段蛻變歷史,留下一些見證。一方面為自己,再做一番成長的回顧,二方面也可以給後來的人,提供一些參考。

入南普陀的因緣

第一次認識(或者說知道)  上 廣 下 化 老和尚,是在大學時代初學佛時(約民國七十二年前後),讀到一本精簡版的《戒學淺談》,當時對於 老和尚的持戒精嚴、對僧伽的教育提攜及對教團的悲心,就印象深刻。第一次見到 老和尚,則是在大三時, 學人 於 高雄澄清寺 舉辦南區大專學佛營(禮請  懺 公為導師,同時也是被  懺 公指定辦理這次活動)。那時  廣 公和尚已行動不便,由一位居士陪同,專程自 美濃 趕來見  懺 公老人。當時  懺 公由 學人 單獨侍從,至大殿下方客堂,印象中 懺 公與 老和尚晤談了近半小時, 老和尚請教了一些修行感應上的事,  懺 公一一皆做了簡要的回答。當時見到老人家身體如此孱弱,而卻仍為法忘驅若此,絲毫不把自己的病體放在心上,心中確實非常驚訝和感動。

四年後,剛好就在 學人 於 太平清涼寺 出家前, 老和尚也第三度入住 南普陀 ,當時雖多少有耳聞,而且兩寺相距亦不太遠,但卻一直無緣拜見老人家。直到 學人 住山期間(在近 谷關 的崑崙山上),《僧伽》雜誌社的主編 願海 法師因 南普陀 要開辦史無前例的,純男眾、半年為期的三壇大戒,邀吾作陪一同前往採訪,這才促成了出家後的第一次正式拜見 老和尚。顯然 老和尚非常重視那一次的訪問,在我們到達之前,已事先要求學院的幹部們(也是後來傳戒的引禮師),就雜誌社預先傳真過去的問題,做成了回答的共識。雖然那是出家後的第一次拜見,但感覺上似乎與 長老很熟識了似的。在做完訪問之後的閒聊中,老人家還很客氣地說,他也常在雜誌上看到 學人 寫的東西,並且也「找」 學人 很久了云云。當時在場的,尚有副院長 會宗 法師、訓育長 仁清 法師、教務助理 淨化 法師、知客 如圓 法師及侍者 淨航 沙彌等共五人。臨拜別前,老人家突然提出要 學人 至 南普陀 任課,並擔任此次戒會尊證師。「才第一次見面,不太好吧?」心埵p此想著,因此有些猶豫。但在其他幾位法師的強力遊說下,當時也只得以不敢答應,亦不便拒絕的態度而告別了 老和尚。只是在後續的日子堙A其他法師的電話催促,以及 會宗 法師的誠意來到 埔里 造訪,似乎再推托已成了「不近情理」,因此就這樣在 南普陀 開啟了講課的因緣。而自己住山的清閒安適,也只得適當地調整了。說實在的,當時確實多少有一點「自投羅網」的感覺……。但因緣一啟動,似乎就停不下來了,就在幾次上課後,突然間, 老和尚又透過職事法師轉告,要 學人 擔任學院「教務主任」一職。本來對住山自修的既定計劃來說,擔任教職已是非常突然的外緣了,如果再擔任教務工作,豈非住山就得提早結束?擔任的意願固然是全無,若就能力而言, 南普陀 的清譽與教育重任,又豈是素與 老和尚沒有任何淵源的年輕後輩所能承擔的?因此在幾次與職事法師的商談中,都誠懇地婉謝了 老和尚的抬愛。這當中,由於先母 法妙 師病重,學人 在住到 埔里 照顧老菩薩期間,還蒙 老和尚親自打電話來(之前 會宗 法師、 仁清 法師及 淨化 法師皆已來過 埔里 談到此事),透過侍者 淨航 師的翻譯,才知道老和尚甚至要 學人 帶老母親住到 南普陀 的偏寮,為的還是希望 學人 能往為任職。當時心想:如此讓 南普陀 為 學人 破例怎麼可以?因此還是狠下心來,誠懇而又難過地婉辭了 老和尚的提議。可以感受到的, 老和尚確實有點失望,但老菩薩重病乏人照料 學人 也實在別無選擇。經過這次電話中當面的婉拒,老人家算是體諒後學者的困難,而未再提起此事了。

事情之所以急轉直下,還會擔任教務主任一職,主要是後來在一九九六年初,老菩薩往生的告別式(在大樹 光雲寺 )當天。在事先毫不知情的情況下, 老和尚竟要求 南普陀 寺全體師生大眾,於一大清早即搭遊覽車,來參加老菩薩的告別式(據說這樣做是當時幾位職事法師及曼殊學堂 王 居士的「提議」)。同時亦親筆寫了一封字跡顫抖的信函(更由另一位侍者 淨中 師,「翻譯」了一封),由侍者於休息時交給 學人 ,內容為何可想而知, 老和尚的隆恩厚誼,霎時令 學人 感動與慚愧不已。尤其那麼多從來未曾外出應酬佛事的學院職事法師及學僧,連早齋亦來不及在常住用的情況下,趕來為老菩薩的往生佛事誦經迴向。此情此景,實在也已經找不出、講不出再推辭的理由了,在默默地接下 老和尚親筆函的同時,也接下了 南普陀佛學院 第六屆的責任。 (待續)

   
  按此至【下一頁】
   



■萬佛寺:台南市楠西區照興里興北73之5號 電話︰06)5751800  傳真︰06)5751411 郵撥帳號:31552013 萬佛寺■